第107章 第 10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给老子站住!”

一道怒斥声突然打破了鬼界的平静, 一个白色身影在前方不断的逃窜着,而在他身后,三个凶神恶煞的鬼修紧跟其后。

那道白色身影似乎受了伤, 逃窜的速度越来越慢,很快就被那三个鬼修抓住了。

那三个鬼修抓到那个白衣人之后, 并没有第一时间将其吞噬,而是目光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见没有其他人,才偷偷摸摸的离开。

然而他们似乎并未发现, 就在三人不远处的一个废墟下,一双眼睛将一切都尽收眼底。

“这样……就可以了?”林初云一边被封奚行“抓”着往前走,一边忍不住小声问道。

从背影看起来, 林初云就像是被封奚行束缚着, 但其实都是障眼法罢了,而刚刚那一出, 便是他们四个人演的一场戏。

封奚行微微侧过头, 看向那躲在废墟下的鬼修。

那鬼修的境界并不算高——也因此鬼修无法看透他们四个人的伪装, 鬼修的目光带着一丝野心,还有一点点勇气, 不多却也足够了。

这个鬼修明显不满足于自己的境界,甚至会为了提高境界而铤而走险,也许他敢做的并不多,但对于封奚行他们来说便已经足够了。

——路, 他们都已经一一铺好了。

果然,就在他们离开后没多久, 那个鬼修就悄悄的跟在了后面, 因为不知道他们这些人的境界, 那鬼修并不敢靠的太近,也因此还差点把林初云他们跟丢了。

而林初云他们呢,一方面要装作没有注意到那只鬼修,另一方面又要不留痕迹的让鬼修跟上来,穆摮脸色越来越沉,要不是有林江月压着,他都有可能直接掉头去把那鬼修揍一顿。

——所幸他们要去的地方并不远。

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洞。

跟在后面的鬼修见四人进了山洞,表情流露出几分疑惑,若是他没有感应错,这山洞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鬼界最普通的山洞罢了,这些人要去的地方居然是这里。

难不成是他猜错了?

鬼修心里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在一旁的角落躲了起来。

其实这鬼修想的并没有错,这的确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山洞,因为这本来就是林初云他们路过随便找的一个山洞。几人进去之后,根本都没有再往里面走,而是直接在洞口停住了。

林初云趁着这山洞周围有结界,鬼修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大着胆子往外看了一眼,这才看清了那只鬼修的全貌。

那是一只被利刃砍死的鬼,脖子上明显有一道被刀砍过的疤,不过除此之外,那鬼修看起来倒还算正常。

林初云松了口气,又多看了那鬼修两眼,锻炼自己熟悉他的样貌。

——毕竟接下来,他们可能就要跟这个鬼修同路了。

“开始吧。”就在林初云探头探脑的时候,一旁的封奚行却是突然开口道,“时间差不多了。”

穆摮抽了抽嘴角,无语道,“你不是说至少要等一炷香的时间,这连半烛香的时间都没有吧?”

“时间差不多了。”封奚行垂下眼眸,解释道。

穆摮却是大手一挥,直接点破某人的小心思,“吃醋就吃醋,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崽崽过来别看了,你再看一会,某人估计都要把自己泡醋坛子里去了。”

林初云猝不及防被点名,像只被突然揪了耳朵的小猫崽一样,目光里满是呆愣。他看了看自家小徒弟,封奚行默默的转开脸,却没有否认穆摮的话,林初云的耳根慢半拍的红了。

“咳。”林初云摸了摸鼻尖,小声道,“我只是……想着先适应一下。”

虽然话这么说,但林初云还是默默的走回到封奚行的身边,乖乖的坐了下来。封奚行身上原本紧绷的气息就这样消散了,甚至都没用林初云再多哄几句。

四人在山洞中又等了片刻,封奚行才又抬头看向穆摮,这一次穆摮点了点头。

封奚行站起身,一手却是拿出了一根纯黑色的羽毛,那羽毛上充斥着古怪的气息,像是鬼气又像是妖气。

“真没想到,你们居然会有玄冥的羽毛。”

穆摮看着那几根黑色的羽毛,忍不住为自己的属下担忧,他若是没记错,玄冥当年曾被幽冥鬼火烧过,身上的羽毛本就所剩无几,现在该不会已经都秃了吧。

洞外的鬼修等了半晌,心底却是越来越没底,他本以为那个白衣人抢了这三个鬼修的宝物,才会被追杀,但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根本没有宝物。

就在鬼修开始打退堂鼓的时候,那几人进入的山洞中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地面仿佛都颤动了几下,鬼修被漫天的灰尘糊了一脸,好不容易把脸抹干净,就看见那山洞已经彻底炸开。

而那四个人——不,现在只剩下三个人,正一对二的站着,那单独站着的人手里拿着的东西,令鬼修心都颤抖了抖。

玄冥鸟的翎羽……

虽说玄冥鸟的归属一直存在争议,但无人可以否认,玄冥鸟的翎羽是最适合做鬼器的材料,若是他能够拿到这翎羽,绝对可以去鬼城打造一把天阶鬼器!

至于以自己的实力,究竟能不能受得住如此宝物,那鬼修却是根本想不到了。

鬼修的眼睛开始发红,满满都是贪婪,因为离得太远,他根本听不清那些人在说什么,只是看见几人说了几句话之后,便直接动手打了起来。

那个拿着翎羽的鬼修虽说略胜一筹,却终究寡不敌众,被那两个人打了一掌后,竟是匆匆忙忙的逃向了他这个方向。

鬼修紧张的手都僵硬了,他看着那鬼修踉踉跄跄的躲到一旁的树洞之中,随后布下了结界,那两个鬼修根本没有发现树洞,直接从他头上飞掠了过去。

这是唯一的机会——

鬼修小心翼翼的站起身,走到树洞边,他身上的鬼气一直在警惕着,若是树洞中的人攻击他,他便会直接掉头就跑。

但树洞里始终没有声音,鬼修终于鼓起勇气看了一眼,只见那人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而玄冥鸟的翎羽就在离树洞不远处掉落着。

鬼修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他甚至感觉心口处,那颗早已腐烂的心脏都开始砰砰砰的乱跳着。

抓住玄冥鸟翎羽的瞬间,鬼修运起全身的鬼气,头也不回的向那两个人相反的方向逃走了。

鬼修没能看见,就在他逃走的瞬间,那昏迷在树洞中的鬼修,猛的睁开眼,目光平静的看着他逃走的背影,没过一会,另外两个人也回来了,剩下的一个人则是从树后出现。

哪怕躺在树洞里,封奚行依旧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可惜林初云压根没注意这家伙的“孔雀开屏”,顺手把人从树洞里拽了出来,目光看向那鬼修逃走的方向,“现在追吗?”

“不用。”封奚行摇了摇头,“那人现在不过是慌不择路,等到他冷静下来,才会向鬼城的方向走。”

而那根翎羽上早就被布下了追踪的秘法,就算那鬼修跑的再远,他们也能找得到。

“那我们……现在就等着?”林初云看了看四周,鬼界无论是哪都是一个样子,荒凉的令人心情压抑。

封奚行迟疑了一下,刚想开口,四周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像是一串铃铛被风突然吹响了。

四人表情瞬间变了,他们之前明明将这附近都探查了一遍,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有铃铛的地方才对。

铃铛声传来的地方似乎是在身后,众人回过头去,林初云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他们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浓雾,雾气中慢慢出现了一个破旧的客栈。

客栈的牌匾已经破的不成样子,甚至还有些歪了,客栈的大门松松垮垮的挂在那,被风一吹就微微晃动,而在大门的两侧便挂着两串小小的铃铛,风一吹便发出了声响。

“这客栈……什么时候出现的?”林初云下意识的降低了音量,小声问道。

封奚行皱着眉,轻轻摇了摇头,这客栈出现的特别诡异,就好像是瞬间出现在了他们身后,没有丝毫的征兆。

“要进去吗?”穆摮看向封奚行问道。

这鬼界他们其实已经转了大半天——因为鬼界一直都是灰蒙蒙的天色,所以他们也无法知道确切的时间,但按照时间来说,的确马上就要到夜里了。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鬼界的黑夜是什么样子,但想来绝对要比白日危险的多,他们原本是打算去找一个安全的山洞呆一晚,但若是能有客栈住的话……

“进。”封奚行点了点头,这客栈虽然出现的诡异,但给他的感觉却并没有特别危险。

住在山洞里,也有可能会遇到孤魂野鬼,林初云虽然一直说自己不怕,但封奚行还是不愿自家师尊受太多惊吓。

相对而言,客栈绝对要比山洞安全的多。

见封奚行已经点头,穆摮也不再犹豫,他认真的把林江月护在身后,向客栈的方向走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