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第 1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封奚行护着的林初云半点没感觉到周围气息的诡异, 或者说,他的确感觉到了温度下降的有些古怪,但他非常习惯性的往自家小徒弟怀里缩了缩,感觉到小徒弟的气息围绕在周围, 就继续安心的睡着了。

一觉睡醒, 灵识上的疲惫消了大半, 林初云浑身都放松了下来。

他下意识的抬手想伸了个懒腰,才发觉自己被另一个人紧紧的抱着,别说抬手伸懒腰, 连动一动都很艰难,林初云飞快的睁开眼, 稍稍一抬头,就看见封奚行的睡颜在他眼前。

睡着的小徒弟软软乖乖的, 神情看起来有些疲惫,在睡梦中眉眼依旧皱着, 薄软的唇紧抿, 就算睡着了也很认真的把他护在怀里。

林初云心里刚刚浮起来的羞涩,转眼就变成了满满的心疼。若不是为了陪他找哥哥,封奚行哪用跟着他跑到这鬼界吃苦,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回到修真界。

他抿了抿唇, 小心翼翼的抬起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封奚行的眉心, 一直到封奚行舒展开眉眼, 嘴里才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小小年纪, 怎么看起来老气横秋的。”

“……”封奚行刚睡醒就被自家师尊来了个迎面暴击, 眼里的笑意瞬间顿住了, 他失落的垂下了眉梢,额头轻轻抵在林初云眉心,故意把林初云又往怀里搂了搂,语气委委屈屈,“师尊是嫌弃弟子太老了吗?”

林初云也没想到这句话会被封奚行听到,难免有些心虚,飞快的眨了眨眼,“没有没有,为师只是……”

“只是什么?”封奚行又低了低头,声音带上了一丝压迫感。

林初云抿了抿唇,视线开始乱飞,声音低的根本听不清,“为师只是在心疼……”

剩下的声音消失了,林初云呼吸瞬间一滞,唇上传来的细软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的抓紧了封奚行的衣角。

封奚行得到了自己心心念念了一夜的吻,心满意足的弯了弯眼眸,心底的躁动被安抚了下来,声音也不再那么充满压迫感,“恩,弟子知道了。”

林初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成长许多了,至少这次他没有脸红,虽然除了脸颊,整个耳根和脖颈都已经通红,他摸了摸鼻尖,飞快的翻身下床,语气非常“镇定”,“我、我去看看爹爹和娘亲。”

“等……”封奚行没能拦住,就这么看着林初云跑出了门,表情不由带上了几分无奈。

若是他没记错,妖兽对于气息的嗅觉是最灵敏的,小师尊刚刚才从自己怀里出去,还被他仔仔细细亲了半天,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跑过去,肯定会被两位长辈发觉。

——更别提小师尊那明显一副慌慌张张的表情了。

果然,等到封奚行收拾好东西,走出门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师尊脸也彻底红了,低着头看都不看他,之前对他态度好了些许的穆摮,又开始不断对他散发冷气。

封奚行摸了摸鼻尖,轻咳一声,沉默的走到了林初云身边。

穆摮凶狠的看了封奚行一眼,就被自家夫人强行转回了头。林江月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夫君,摸了摸崽崽的发梢,又对着封奚行点了点头,伸手挽着穆摮往走廊外走了过去。

林初云默默的跟在爹娘身后,指尖趁着穆摮没注意,偷偷摸到了封奚行的手腕,然后就被等待许久的封奚行给捉到了。

两个人在长辈身后偷偷牵着手,莫名的有一种紧张的感觉。

走廊上又恢复了平静,两侧的房门依旧紧紧关闭着,就像是昨夜的百鬼乱舞是错觉一般,然而当林初云走到一间房门前的时候,却是不由发出了一声疑问。

那间房门竟是打开的,里面空荡荡的,像是房客已经离开了一般。

“奇怪。”林初云小声嘟囔道。

封奚行目光在房中扫过,这房中被打扫的异常干净,连一点鬼气都没有留下,但他莫名有一种感觉,这间客房中原本住着的,很有可能是昨夜试图把他骗出去的那只恶鬼。

四人下到一楼,客栈老板居然没有在,几人面面相觑了几秒,就听到身后的厨房侧门传来了脚步声。

回过头看去,只见客栈老板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从厨房走出,就好像他刚刚吃了一顿大餐。看见几人看向他,客栈老板又是那副笑眯眯的和善模样,甚至比起之前态度还要和善一些,“要走了?”

“……嗯。”封奚行看着客栈老板,微微眯了眯眼,问道,“房钱怎么算?”

谁知客栈老板随意摆了摆手,“不用了,本……我还要感谢你们,若不是你们来了,我还不知要继续饿多久呢。”

这话说的林初云瞬间毛骨悚然,看着客栈老板的目光瞬间变了。封奚行微微皱了皱眉,将林初云护在身后,表情露出几分警惕,“你果然是……”

“嘘……”客栈老板打断了封奚行的话,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却反而显得有些诡异,“我的身份不可说,你们的身份也不可说,既然大家都有秘密,那便不要说了,这样对大家都好不是么?”

封奚行眯了眯眼,却还是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四人没再过多逗留,直接离开了客栈。等到最后一个人也踏出客栈的门的瞬间,周围又浮现出了诡异的白雾,伴随着白雾,客栈一点点的消失了。

“那老板……应该是某位鬼王。”封奚行似是知道林初云心底的疑惑,主动开口解释道。

穆摮也点了点头,“昨夜那只恶鬼的修为不弱,却被彻底压制,而且……”

早上那客栈老头从后门走进来的时候,身上满是鬼气,明显是刚刚吞噬了一只鬼修。以昨夜那只恶鬼的能力,能够这么轻易将他吞噬的,除了鬼王不作他想。

“……额。”林初云眨眨眼,又眨眨眼,最后语气特别乖巧的问道,“什么昨夜?”

穆摮无语的转过头,看向自家没心没肺的崽崽,“昨夜那么大的动静,你居然都不知道?”

林初云轻咳一声,目光突然开始飘忽,看着自家崽崽突然红起来的耳根,穆摮突然想到早上林初云来的时候,那一身满满的属于封奚行的气息,表情又瞬间黑了下来。

虽然已经知道自家崽崽已经被这个人修叼走了,但当穆摮真的在林初云身上闻到属于封奚行气息的时候,穆摮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暴躁。

“咳。”封奚行飞快轻咳一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跟林江月一人一只的把两人拉到一旁。

林江月对于自家夫君这别扭的性子也很了解了,她踮了踮脚尖,伸手摸了摸穆摮的发梢。穆摮虽然心里还在气恼崽崽被叼走,但还是下意识的弯腰低头,让林江月可以轻松的碰到自己的发梢。

“好了好了,你小心崽崽生气,不理你这个爹爹了。”林江月温柔的“哄”道。

穆摮脸色迅速一变,语气非常不满,“他敢!”

“恩?”林江月浅笑看着穆摮,“你要是又把崽崽惹哭了的话……”

穆摮默默的咽了咽口水,摸了摸鼻尖,不再说话了。

另一边,看着林初云红透了耳尖,封奚行失笑的摸了摸他的发梢,将昨夜的事给林初云讲了讲,趁着这个时机,林江月也跟自家夫君好好的“谈了谈”,等到穆摮再走过来,终于不再对封奚行放冷气了。

对于随意留宿一个客栈就遇到鬼王,四人心里也很惊讶,也更加谨慎。

毕竟这次也算是他们运气好,这只鬼王对他们没有太大的恶意,万一若是遇到对修士憎恨的鬼王,恐怕他们就没这么容易脱身了。

鬼王的事在众人心底闪过后,便都不再关注,穆摮的目光看向封奚行,开口问道,“如何?翎羽现在在哪?”

封奚行微微闭眼,迅速的追踪到了翎羽的方向,却是与昨日那鬼修跑的方向偏了大半,“西南方向。”

穆摮微微点了点头,却还是有些迟疑,“那鬼修该不会已经死了吧?”

毕竟玄冥鸟的翎羽,可不是那么弱的一只鬼修能够守得下来的。

封奚行的语气带着几分冷漠,“无所谓,反正无论是谁,抢到那翎羽定会第一时间往鬼城的方向去。”

玄冥鸟的翎羽上鬼气很强,却又无法吸收,只能制成鬼器。无论是谁拿到,都只能尽快赶到鬼城,只有在鬼城的鬼气之中,翎羽的鬼气才不会那么引人注目。

速度太慢的话,就只能成为其他人的目标。至于中间会死多少个鬼修,便与他无关了。

穆摮看着封奚行,眯了眯眼,虽然他早知封奚行并不是普通的修真者,但每次看到封奚行如此冷漠的时候,他心里总忍不住担忧,自家崽崽真的能……

林初云开口,“那我们要快点追上去了,不然到时候翎羽进了鬼城的话,很有可能追踪术就失效了。”

封奚行脸上冷漠的神情瞬间消散,侧头看向林初云的时候表情已经变得乖巧,他弯了弯眉眼,点头道,“恩。”

一旁的穆摮看着封奚行飞快变脸,莫名的有一种很眼熟的感觉,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细想,身边的林江月就又浅笑着转头看了过来。

穆摮脸上的表情瞬间柔和下来,伸手将林江月护在怀里,可能是因为身体还没完全好,林江月的手一直都很凉,“夫人,冷吗?”

林江月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握住穆摮的大手,对着身后的两个崽崽挥了挥手,“走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