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第 11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在四人刚刚踏入鬼城的一刻就轰然炸开。

封奚行眉头瞬间皱起,刚想上前一步护住林初云,就被林初云按住了。

林初云目光微微扫过四周, 发现周围的人似乎对这声爆炸完全不在意, 该走路的走路,该站着的站着。

“别急。”林初云低低的开口, 压制住了封奚行。

自家小徒弟哪里都好, 就是很容易对他保护欲过强,这里的一切都还是未知,若是他们表现的太过异常, 很有可能被其他鬼修发现。

封奚行指尖握紧了拳,一点点站了回去,目光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在四周转了一圈,见真的没有危险才放松下来。

鬼城跟修真界的城池倒是有些相似,不过两侧的店铺都很破烂, 整个街的两侧都零星坐着一些鬼修,这些鬼修的身前都放着收购或者贩卖的牌子, 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将物品真的摆放出来。

几人在入城口没有过多逗留,就继续往城中走, 路上遇到的鬼修彼此都很警惕,哪怕是熟悉的人也会有些顾忌,几人在察觉到这点后, 也飞快的分成了两组, 这才没有引起周围鬼修的怀疑。

越往城中走, 鬼修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看起来也越来越与普通人无异, 林初云也松了口气, 不再紧紧抓着封奚行的手。

“……”封奚行有一种自己被师尊用过就丢的错觉,默默的主动握住了林初云的手。

林初云无奈的看着莫名开始闹别扭的小徒弟,倒也没有继续说什么,几人在鬼城中并没有游荡太久,就找了一个看起来鬼修比较多的客栈住了进去。

这一次的客栈完全没有鬼王开的客栈那种压迫感,鬼修之间彼此也并不友善,林初云根本没有在大堂多呆,开了两间房间后就直接上了二楼。

进了房间之后,林初云一连布下了三四层结界才停了下来。

“呼……”林初云揉了揉眉心,“休息一下,然后出去寻地图。”

封奚行看着林初云眉间的疲惫,忍不住皱了皱眉,开口道,“要不……师尊和两位前辈在客栈休息,弟子一个人出去就好了。”

林初云不满的扫了封奚行一眼,语气带着几分幽怨,“你是故意的吗?”

“?”封奚行一头雾水的看着林初云。

“肯定就是故意的……”林初云超气恼的嘟嘟囔囔,“明明知道你不在我根本睡不着,还故意这么说!”

封奚行愣了半晌,失笑的摸了摸林初云的发梢。

不过四人商量了之后,还是决定分头行动,让穆摮和林江月在客栈多休息一会,之后可以去周围的酒楼或者其他地方打探一下消息,林初云和封奚行则是去寻找能得到地图的方式。

而随着他们在鬼城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林初云也慢慢明白为什么一开始,城中发生爆炸的时候,那些鬼修会如此的淡定了。

就在他们出门不到半个时辰里,整个鬼城里发生了三场争斗,第三场打斗的甚至是两个相当于元婴期的鬼修。

而鬼城内虽然对于鬼修的争斗并不制止,但却也有所抑制,似乎是在这里的鬼修,身上的鬼气都会压制两三个阶段,所以才没有发生大规模的伤亡。

至于在争斗中被毁掉的房屋——活下来的鬼修必须赔偿,否则就会被鬼城城主的阴兵抓起来,至于抓到那里就不知道了。

毕竟抓去的鬼修,还从没有一个能逃出来。

所以鬼城中虽然混乱不堪,到处都是危险,却也被压制在了某一个限度内。

以上,都是在第三次争斗的时候,两人围观听到旁边的鬼修讨论得出的,说起来这里的鬼修不仅看起来跟人修相差不大,连凑热闹的性格都很相似。

而那几个鬼修的话语中,都提到了一个叫“鬼语楼”的地方。按照他们所说,这鬼语楼就相当于鬼界的拍卖会,因为背后站着的是几大鬼王,所以没人敢在鬼语楼撒野。

只不过,和修真界的拍卖会不同的是,鬼语楼可并不管之后的事,只要你走出了鬼语楼的大门,那你是死是活就不归他们管了。

“去鬼语楼吗?”两人走到了没人的地方,封奚行才开口问道。

林初云也有些犹豫,按理说鬼语楼的确是最适合的地方,但那里实在是有些危险,他们毕竟不是真的鬼修,就算身上有伪装,真的遇到了厉害的鬼修也很容易被识破。

“先看看再说。”林初云看了一眼旁边,正巧看见前面一家破旧的店铺,门口放着一个摇摇椅,店主人就躺在摇摇椅上,脸上盖着一本黑皮的书,看不清楚模样。

两人走到那店门口,店主人也没有动弹的意思,林初云扫了他一眼,才上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店里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无数造型古怪的鬼器就那么随意的丢在墙上,还有几件连他都能感觉到危险,林初云愣了几秒,却是瞬间反应过来,拽着封奚行转头就要往外冲。

“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店主人沙哑的声音响起,手一挥就将门给关上了。

林初云停住了脚步,心底的警惕拉到最高,他面无表情的回过头,看向店主人。

店主人还是躺在摇摇椅上,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搬进屋里来的,对林初云冷冰冰的目光无动于衷,反倒问了一句,“玄冥呢?”

“……”林初云眉头忍不住皱了皱,一旁的封奚行突然表情一变,他飞快的在店主人身上扫过,果然看到了店主人另一只手里拿着的那根玄冥鸟的翎羽。

是他们一开始用来引诱鬼修,带他们到鬼城的那根。

见封奚行发现了翎羽,店主人也没什么动静,而是依旧安安静静的等着。封奚行迟疑了片刻,才上前一步开口道,“玄冥前辈还在妖界。”

“妖界啊……”店主人深深叹了口气,“还真的是远呢。”

封奚行没有接话,身上的灵力一直在警惕着,林初云也一直紧紧盯着店主人,随时准备着带着小徒弟逃走。

店主人似乎对两人的态度并不在意,而是继续问道,“这翎羽是你从他身上拔下来的?”

林初云忍不住皱了皱眉,这店主人对玄冥也未免过于在意了,但偏偏这种在意根本分不清是善意还是恶意,他顿了顿,才开口道,“不是。”

却也不愿再多说了。

店主人轻笑一声,倒是没那么冰冷了,“放松放松,我又不会吃了你们。”

他抬起手,将脸上的书拿了起来,终于露出了真正的面容。

店主人大概三十左右,气质温文尔雅,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倒是看起来很友善,只不过他眼角明显有一道抓痕,若是他们没有看错,那分明是玄冥鸟的爪痕。

封奚行心下一沉,手心的万仞雪马上就要召出来了,店主人察觉到了封奚行的举动,无奈的叹了口气,却是一挥手直接将封奚行手心的灵力打散了,“都说了,放松。”

见店主人的确没有对他们动手的意思,林初云抬手将封奚行护在身后,语气冷漠的问道,“您……到底是谁?”

“唔……”店主人像是被这个问题问住了,回忆了半晌,才终于吐出了一个名字,“宋一长。”

这个名字他们谁都没听过,两人不由面面相觑。

见状,店主人笑了笑,继续道,“那是我还活着的时候的名字了,至于现在……他们都叫我七鬼王。”

七鬼王——幽鬼王,算是鬼王中最古怪的一个,很多鬼修都曾见过他,有的鬼修活下来了,有的鬼修却被他吞噬,没人知道他的规则,就好像一切都是随他的心意。

心里的猜测被证实,林初云反倒淡定了下来,他们现在面对鬼王根本打不过,实在不行就只能逃,“久仰。”

宋一长摆了摆手,目光落在封奚行身上,“你身上还有玄冥的气息。”

封奚行沉默了一下,将玄冥当初留下的翎羽全都拿了出来,宋一长的右手轻挥,翎羽就一一飞到了他的手心,将几根翎羽好好的收了起来,宋一长才抬眼看向两人,“我也不白拿你们的东西,说吧,想要什么?”

林初云狐疑的看着鬼王,总感觉这只鬼王奇奇怪怪的,他想了想,试探性的开口道,“您这里……有鬼界的地图吗?”

宋一长挑了挑眉,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这群人修,连鬼界的情况都没调查清楚,竟然就敢擅闯鬼界。”

莫名被训,林初云摸了摸鼻尖,对于宋一长发现自己跟小徒弟的身份,林初云倒是并不惊讶,只不过算了算自己跟小徒弟遇到鬼王的这个速度,林初云都快有一种自己变成了天命之子的错觉。

宋一长看向门外,虽然大门紧闭,但依旧能够透过窗户看到街道上偶尔闪过的鬼修,“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寻到的鬼城,但对于每个鬼修来说,鬼界的地图从鬼怪恢复思维的瞬间,便刻在了脑海里。”

“鬼王的领地,鬼城的入口,七大不可靠近的死亡之地等等……”宋一长语气很轻,“所以鬼界从没有地图。”

“也算是你们运气好,先问了我,否则……”宋一长抬眼看了两人一眼,“你们若是问了其他的鬼修,便会立刻暴露身份,到时候便是整个鬼界无穷无尽的追杀。”

林初云看着宋一长,心底却是疑惑丛生,“那您为何要帮我们?”

“恩……”宋一长想了想,开口道,“算是还人情吧。”

人情?谁的人情?

想到宋一长对于玄冥的翎羽的在意,又看了看宋一长眼角的伤痕,林初云默默的把口中的疑问咽了回去。

宋一长在一旁的架子上翻出了一张古旧的纸,指尖在纸上轻点,一道黑色的鬼气闪过,整个纸张上浮现出了一道道路线,那些黑线很快将纸张布满,片刻后,宋一长才收回了手。

“这地图能维持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便会自动销毁了。”宋一长将纸张递给了林初云,最后又多警告了一句,“虽然不知你们进鬼界做什么,但……鬼界可不是这么好进的,最近几个月鬼界里并不平静,你们也最好小心一些。”

这话也是善意,林初云点了点头,接过了地图。

等到林初云将地图收了起来,宋一长却是突然又开口问道,“你们想好离开鬼界的办法了吗?”

林初云瞬间沉默下来,虽然宋一长一直以来都很友善,但他可没忘记自家师尊当时叮嘱自己的话,对于宋一长他依旧抱有一丝怀疑的态度。

对于两人的沉默,宋一长倒是并不惊讶,不过这也说明,他们的确知道离开鬼界的办法。宋一长的目光不留痕迹的在地图上扫过,却是并没有再多问什么,摆了摆手,店铺的门就主动打开了。

对于宋一长就这么放了自己和小徒弟,林初云心底疑惑越来越重,不过见宋一长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林初云果断带着封奚行飞快的离开了。

两人从店铺出来,才发觉彼此手心都是冰凉,幸好这条街上的鬼修不多,倒也没人察觉到他们的异常,两人没有在街上过多停留,飞快的回到了客栈。

然而等到他们到了客栈,才发觉穆摮和林江月已经出门还没回来。

“先确定哥哥的位置。”林初云回到房中,取出了地图、

这份地图虽然画的并不算详细,却也将大部分的江河山川都画了出来,还有零星的几座鬼城,以及鬼王的领地。

至于那七大死亡之地,则是用的深红色的血字标注,仔细闻仿佛都能闻到血腥味一般。

林初云闭上眼,将灵力小心的注入吊坠之中,很快他便在脑海中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光点,记住两个光点的方向和距离,林初云睁开眼,在地图上迅速的定位着。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穆摮的敲门声。

封奚行见林初云还在地图上仔细寻着,便主动起身去开了门,和穆摮对了之前定下的暗号,封奚行才抬手将门打开。

相对于他们两个,穆摮和林江月的神情要轻松许多,见是封奚行来开门,穆摮往房中看了过去,一眼就看见在地图上寻着的林初云。

“你们找到地图了?”穆摮语气带着几分惊喜。

封奚行微微点了点头,让两个人都进了房间,他刚想开口将之前发生的事讲一下,就看到林初云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师尊?怎么了?!”

穆摮和林江月也察觉到了林初云的异常,心底不由都是一沉。

林初云呆呆的看着地图,却是闭着眼又抓着吊坠注入了一次灵力,然而无论他怎么去探查,两个光点的位置都没有任何变化。

而按照光点和地图,他找到穆迟所在的地方,却是在一片血红的红字之下。

“静默之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