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第 11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静默之城……”

封奚行看着地图上那血红阴冷的字迹, 不由皱了皱眉,表情带上些许凝重。

前世魔将在进攻鬼界之后,似乎也曾说过关于鬼界的七大不可靠近之地, 若是他未记错, 其中包括四位鬼王的沉眠之地, 两处极阴之地以及——一座城。

这座城便是静默之城。

当初攻打鬼界的魔将几乎将整个鬼界踏平, 却独独没有能进入静默之城, 回来之后对于这座城也一直讳莫如深, 闭口不言, 所以连他都不知道那些魔将在静默之城中遇到了什么。

“而且……”林初云抿了抿唇,继续道,“哥哥并不是一开始就在这里的。”

他清楚的记得当初在点星宗探查的时候, 穆迟的位置和现在有很大的差别, 以他对哥哥的了解, 若非万分危急的时刻,穆迟绝对不会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

除非……他是为了躲避更加危险的人。

“不行,我们要快点去救哥哥。”一想到哥哥现在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林初云根本坐不住, 收起地图就要往外走。

穆摮跟林江月对视一眼, 却是上前轻轻拍了拍林初云的肩膀,温柔却又坚定的将林初云重新按回了椅子里,安抚道, “放心,那臭小子可没那么弱。”

毕竟是他穆摮的儿子。

见林初云还想反驳,穆摮伸手飞快的揉乱了林初云的头发, 然后趁着林初云还没反应过来, 开口转移话题道, “而且,我跟夫人打听到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

林初云愣了一下,脸上气恼的表情不由一顿。

“鬼界最近可能会有一场劫难。”穆摮表情严肃下来,“你们还记得这几日看见的双月么?”

林初云和封奚行微微点了点头,那两轮妖月还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按照鬼城内的那些鬼修的说法,双月之夜并不是一直都有的,上一次出现双月还是几千年前。”穆摮语气凝重,“双月代表着贪婪与杀戮,对于鬼修的影响会随着月圆逐渐加深,等到月圆之夜……”

“便是鬼界又一次□□之时。”

林初云的脸色微微一变,鬼界本就很混乱,若是再受到双月的影响,他几乎可以想象到时候的鬼界会多么可怕。

“更麻烦的是,那双月对妖兽竟然也有影响。”穆摮眉头紧锁,这才是他最担忧的一点。

现在的双月还未月圆,就已经能够引发他心底的杀戮和暴虐,若是等到月圆之夜他们仍旧呆在鬼界,他也无法保证自己到时候能不能在双月之下维持清明。

“距离月圆之夜还有多久?”林初云问。

林江月叹了口气,“我跟阿摮怕暴露身份,也不敢细问,不过看那些鬼修的态度,恐怕最多也就只有一个月了。”

“呼——”林初云却是松了口气,他们原本定下的便是在三个月内找到哥哥,再想办法带他回去,现在也不过是将时间再缩短一点罢了,“这样好了,我们在鬼城再呆三日,想办法多打探打探消息,双月之夜存在这么久,总会有些可以躲避的办法。”

下一次进入鬼城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索性这一次将该打探的事情都打探清楚。

其他三人自然也没有异议,冷静下来的林初云看了看手里的地图,才猛然想起来自己也有件事要跟爹娘说,“我跟小徒弟好像又遇到鬼王了。”

穆摮:“……”

鬼界一共也就只有七位鬼王,四位常年陷入沉睡,剩下的三位行踪成谜,然而他们这才进入鬼界不到一个月,居然就已经遇到了其中两位。

也不知道该说是运气太好,还是说运气太差了。

“而且……”林初云有些苦恼迷惑的看着穆摮,“那位鬼王好像认识玄冥。”

穆摮不由一愣,问道,“玄冥?”

林初云点了点头,仔细的将幽鬼王的外貌描述了一番,“他说他叫幽鬼王,还有一个名字好像是叫……宋一长?”

“宋一长?!”穆摮这下是真的愣住了,语气带着浓浓的惊讶。连一旁的林江月都好像是知道些什么,转过头看了过来。

林初云眨眨眼,乖乖的点了点头,“应该是这个名字……爹爹你知道他?”

穆摮回过头,跟林江月看了一眼,才语气有些古怪的点了点头,“算是认识吧……没想到他竟然成了鬼王。”

“所以他真的是玄冥的好友?”林初云问道。

穆摮抽了抽嘴角,摸了下鼻尖,“如果按照人修的习惯,应该说……玄冥是他的养父。”

“……啊?”林初云彻底呆住了,他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养……养父?”

林江月伸手摸了摸林初云头顶的乱发,解释道,“当年玄冥从修真界捡回来了一个人类的幼崽,因为幼崽的爹爹姓宋,哭的声音又特别特别的长,就随便取了个名字叫宋一长。”

林初云完全想不到像玄冥那么跳脱性子的人,居然还养过幼崽,可是……现在的宋一长是鬼王,也就是说当年的他并没有能活下来?

“那后来呢?”

林江月叹了口气,“那孩子小时候身体还好好的,成年后却莫名其妙的开始虚弱,哪怕玄冥到处求灵药,也只是让那孩子多活了十年罢了。”

“后来玄冥偷偷把那孩子埋葬在了修真界,就一个人回到了妖界,从那之后就很少会在妖殿见到玄冥了。”林江月叹息道,“玄冥一直觉得,是因为自己把宋一长带到了妖界,才让宋一长年纪轻轻就死掉了,所以……他不敢去见宋一长。”

“只是没想到,宋一长竟是会成为鬼王。”林江月不由看向穆摮,“也不知到时能不能请他帮忙,送我们离开鬼界。”

穆摮微微皱了皱眉,宋一长已经死了几百年了,一个在鬼界呆了几百年,甚至已经成为鬼王的鬼修,就算活着的时候再怎么纯良无害,现在也已经变成了一匹恶狼。

但——相对于其他鬼王,宋一长对他们至少还有善念。

“等到时候再说吧。”穆摮看了那地图一眼,撇撇嘴,“那地图上有那家伙留下的鬼咒,估计等到我们要离开的时候,这家伙会自己寻着印记来找我们的。”

林初云惊愕的看着手里的地图,他完全没想到那看起来还算坦诚的鬼王,居然在这里坑了他一下,怪不得师尊在他进入鬼界之前一直在提醒他,不能相信任何一只鬼的话。

甚至林初云现在都开始怀疑,宋一长是真的对玄冥念念不忘,还是故意装出来给他们看的,但若是故意装出来的话,那他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

“不用想那么多。”穆摮摆了摆手,“那地图上的鬼咒对其他鬼修也有着威慑的作用,有着这个地图在,至少接下来的路上不会有鬼修来阻挠了。”

“……”林初云无语,鬼王分明就是预料到鬼咒会被发现,故意用了些手段,让他无法将这地图随意丢弃。

“师尊不用担心,”封奚行上前,仔细的将林初云被揉乱的头发理顺,开口安抚道,“有弟子在。”

林初云抿了抿唇,轻轻点了点头。

之后的三日里,几人一直在鬼城里打探消息,不过无论是林初云还是穆摮,都没有主动去靠近宋一长的店铺,在这个鬼修遍布的地方,与一位鬼王走的太近可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时间很紧,但几人还是打探出来了不少的消息。

上一次出现双月是千年之前,那一次整个鬼界的鬼修十不存一,甚至连鬼王都陨落了三人。不过同时,也有着一个原本低阶的鬼修,在双月之夜成功存活下来,还吞噬了好几只大鬼,最后一跃成为了下一任的鬼王。

至于如何能够躲避双月之夜,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低阶的鬼修越发浮躁,鬼城之中的争斗也越发的频繁,而几处极阴之地也开始不再平静,甚至连一处鬼王的沉眠之地,似乎都有了些许动静,不知是不是那位鬼王已经苏醒了过来。

而关于静默之城,倒是也打听到了一点情况。

所谓的静默之城,原本也只是一座普通的鬼城,只是不知从何时起,进入静默之城的鬼修再也没能出来,也因此这座城渐渐的被鬼修所遗忘。

一直到千年之前,一个鬼王误入了这座城。没人知道那鬼王在城中经历了什么,只有鬼王之位在一个月后空了下来。

自此之后,静默之城便成为了第七个不可靠近之地。

而就在林初云他们打探完消息,第四日一早打算离开的时候,却有人来敲响了他们的房门。林初云看着门外的影子,声音警惕,“谁?”

“……我。”门外响起的赫然是宋一长的声音。

林初云跟封奚行对视一眼,心里还在迟疑着,一旁穆摮和林江月的房门却是已经打开了。见状,林初云也不在多想,起身将房门打开,门外果然站着宋一长,“什么事?”

宋一长的目光在穆摮和林江月身上扫过,最后落在林初云的脸上。他仔细端详了林初云许久,表情突然缓和下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来你是妖主的孩子。”

穆摮微微皱着眉,宋一长身上的鬼气比其他鬼修都要浓厚,而这些鬼气之中很大的一部分充满了血腥之气,想到当年那个瘦瘦弱弱的孩子,却变成了如今的模样,穆摮心底也有些叹息,“你有什么事?”

“你们是要去静默之城吗?”宋一长也不含糊,语气直接的问道。

穆摮倒也不算太惊讶,瞒一瞒其他普通鬼修也就罢了。鬼王本就知道他们的身份,只需要让几个小鬼去问一问,就会知道他们这几日一直在城中打探静默之城的消息了,他微微点了点头,“没错。”

宋一长眉头紧锁,语气带着几分不赞同和担忧,“静默之城极度危险,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你究竟想问什么?”穆摮却半点都不上他的当,依旧不肯吐露半个字。

宋一长见没办法问出众人的目的,沉默半晌,只得开口道,“我想跟着你们回到修真界。”

穆摮表情微微一沉,盯着宋一长眯了下眼,语气带着冷漠,“你去修真界做什么?鬼修离开鬼界,便会慢慢因为失去鬼气而消散,就算你是鬼王也不可能在修真界存活下来。”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宋一长淡淡道。

两边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林初云分明感觉到宋一长身上传来了冰冷杀气,不过很快,杀气被宋一长一点点压制回了体内。

宋一长的确并不愿意与他们交恶,这些人与玄冥的关系很好,若是他出手伤了这些人,玄冥定会很生气,“我可以保证,离开鬼界之后,绝不会做任何对修真界不利的事。”

另一边,在穆摮跟宋一长对峙的时候,林初云和封奚行早就被林江月给护到屋里,远远的看着门口的三个人。

林初云对宋一长的态度很复杂,一方面他总感觉宋一长是真的很在意玄冥,但……手里的地图又明晃晃的提示着他,在宋一长手里已经吃过的亏。

“奇怪……”封奚行突然喃喃道。

林初云抬头,看向封奚行,“怎么了?”

封奚行盯着宋一长,眉头紧锁,他总感觉宋一长身上的气息很古怪。

“总感觉……他不像是一个鬼修。”封奚行道,“反倒更像是一个将死之人,但偏偏他身上的确充斥着鬼气。”

虽说将死之人也差不多快要死了,但毕竟还没有真正的死去,而能成为鬼修自然必须是已死之人。更何况宋一长身为鬼王,怎么可能还是个活生生的人类?

一旁的林江月听到封奚行的话,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宋一长看了半晌,试探的问道,“你的母亲是一名鬼修?”

“夫人?”穆摮一愣,回过头看向林江月。

宋一长明显愣住了,他没想到林江月居然这么快就看破自己的身世,他犹豫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没错,我的母亲是上一任的幽鬼王。”

林江月表情复杂的看着宋一长,“怪不得……”

封奚行也像是想明白了一般,只剩下林初云一个人,还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

“他是鬼修与人类生的孩子。”封奚行轻声给林初云解释道,“所以他体内本就有着鬼气。”

“所以他没有死?”林初云惊讶的问道。

封奚行微微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目光看向宋一长,“我曾听人说起,鬼修之子会成为半人半鬼,在成年之前与正常的孩童无异,然而当成年之后,体内的鬼气便会活跃起来,若是无法获得鬼气,便会逐渐虚弱。”

“恩。”宋一长点了点头,看了封奚行一眼,“你说的没错。”

他的母亲便是上一任的幽鬼王,原本是鬼界最凶残的鬼王之一,然而——却偏偏喜欢上了一个误闯进鬼界的修真者。他父亲一开始并不知道他母亲的身份,只以为母亲是被他牵连才会误入鬼界,所以一路上对他母亲呵护备至。

但谎言终究有被戳穿的一日,他的父亲一心想要离开鬼界,然而幽鬼王作为鬼修,离开鬼界就只有灰飞烟灭的可能,作为鬼修的贪婪和控制,根本不可能让他的母亲放弃自己的爱人。

中间两人经历了什么,宋一长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最后出生在了修真界,有着慈爱的父亲和母亲,以及在他五岁那年,父母在同一天离开了他。

宋一长原本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以为自己是个普通的孩子,然而当他十八岁成年的那一日,他却突然觉醒了,像一个刚刚出生的鬼修一般。

“所以你十八岁之后,身体开始莫名其妙的变弱,其实是因为无法获得鬼气,才一点点虚弱下去?”穆摮看着已经进到屋里的宋一长,自己往后靠在椅背上,上下打量着他,“那你当时的“死亡”是怎么回事?”

宋一长叹了口气,倒也没再瞒着这么一点事,“那只是演的一场戏罢了。”

可以说,宋一长的确是鬼修之子,完全继承了他母亲对于在意之人的贪婪,一想到若是他去了鬼界便会无法与玄冥相见,宋一长宁愿一直呆在妖界直到消散。

然而——看着玄冥为了自己的身体奔波求药,每一次明明担忧的不行,却又安抚着他的时候,宋一长的理智和本能开始不断拉扯。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在吸收着玄冥身上的妖气。”宋一长闭了闭眼,那段时间玄冥的身体也突然开始变差,一开始两人都并未在意,然而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真的开始好转起来。

可能是身体自主的求生意识,让他的身体开始不受控的吸收着玄冥身上的妖气,玄冥鸟作为鬼界与妖界边境的妖兽,体内的鬼气虽然稀薄却也的确存在着。

也是到了那一刻,宋一长终于放弃了,他演了一场戏,就此回到了鬼界。

“你为什么不告诉玄冥?”穆摮不解的问道,“玄冥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

然而这一次,无论他怎么问宋一长都不再开口,只是道,“我现在已经是鬼王,就算离开鬼界也不会消散,只是会因为鬼气不足而有些虚弱,所以……”

“所以你想回去找玄冥。”林江月看着宋一长,却是突然问道,“那你打算怎么跟玄冥解释你死而复生的事?”

宋一长张了张口,却在林江月温和却认真的目光下,沉默了下来。

“你要清楚,玄冥也许性子大大咧咧,但却是个很细心的人。”林江月声音很柔和,然而宋一长却感觉一字一句都敲在自己心上,“撒了第一个慌,就要用第二个谎言去弥补,但谎言总有被拆穿的一日,如果玄冥知道你一直在欺骗他……玄冥鸟的能力,你不会不清楚。”

若是玄冥真的要躲开他,就算他是鬼王,也不可能再找得到他。

见宋一长沉默下来,林江月也不再多言,房间里安静了半晌,宋一长才低低的开口道,“我知道了。”

林江月看着宋一长,心里也是微微叹了口气。不过当她转头看到自家崽崽跟封奚行两个人的时候,表情却是柔和下来,对着两人招了招手,“来。”

林初云乖乖的走了过来,看着宋一长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心里又忍不住有些同情。

“娘亲。”

林江月摸了摸自家崽崽的头发,转头对着宋一长道,“其实,想要让玄冥原谅你也很简单。”

宋一长瞬间抬起头,瞳孔紧紧盯着林江月,若不是穆摮在一旁盯着,恐怕他都要动手追问了,“什么方法?!”

“恩……”林江月把林初云往身前推了推,笑眯眯道,“这是我跟穆摮的小儿子,叫林初云,也是妖界的小少主。”

宋一长看了林初云一眼,目光带着几分狐疑,“然后呢?”

“玄冥可是很喜欢我家小初云的,你若是能讨的我家崽崽的欢心,让他帮你在玄冥面前说说情,没准玄冥就不生你的气了呢?”林江月笑眯眯的说道。

林初云闻言不由无语了半晌,虽然玄冥好像、的确、是很喜欢他这位少主,但……

见宋一长满脸不相信,林江月也只是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那就没有办法了。”

“……”宋一长看了看林江月,又看了看一旁的林初云,最后磨了磨牙道,“我知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