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第 11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穆迟离开了, 整个密室瞬间安静了下来,林初云带着几分茫然的站在密室中,还没从找到哥哥的事实中反应过来。

一旁的封奚行也不说话, 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牵着自家师尊的衣袖, 一来一回的轻轻晃着,像是被忽视的小朋友, 又不敢吭声,只能用这种方式讨自家师尊的注意。

“好了好了, 知道你在。”林初云回过神, 转过身摸摸封奚行的发梢,顺手又抱了这家伙一下, “不委屈了。”

封奚行的表情肉眼可见的缓和下来,牵着衣袖的指尖也光明正大的牵上了林初云的手,却还是嘴硬道, “弟子没有委屈。”

林初云怎么看不出这家伙的口是心非, 自己刚刚因为太激动,直接扑到了哥哥的怀里,这小醋坛子当时就打翻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林初云却是伸手扯了扯封奚行的衣袖,“你的头发沾了叶子。”

封奚行茫然的试图抬手, 却被林初云制止, 林初云温和的开口, “低头。”

他下意识的听从了林初云的话,往下垂了垂头,然后就被林初云趁机在唇边亲了一下。

封奚行怔住了, 呆呆的盯着林初云看了半晌, 林初云被他看的耳根发红, 险些就要炸毛,“看什么看!我亲我家道侣不行吗!”

“咳。”封奚行摸了摸鼻尖,默默的移开了目光,舌尖却是忍不住在唇角探了探。

等到穆迟把穆摮和林江月带回来,就发现封奚行不知为何又把自家崽崽惹炸毛了。

“走吧,”穆迟率先往前走,推开了那唯一一扇有些破败的木门,“走这边。”

几人跟在他身后,却是进入了一个明显要大上许多的房间,房间里的光线也比外面要亮上许多。

众人看了一圈,倒是也没挑剔什么,纷纷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宋一长呢?”林初云也猛然意识到,他们好像都忘了一个人,“他没有跟你们一起吗?”

林江月摇了摇头,“当时情况太过突然,我只来得及抓住阿摮,至于宋一长估计是被人群直接冲散了。”

“宋一长?”穆迟隐约感觉自己似乎听到过这个名字,“这人是谁?”

林初云三言两语将宋一长和玄冥的事给穆迟讲了讲,穆迟一直安静的听着,一直到林初云说到宋一长是鬼王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自己为何会觉得这个名字耳熟。

当初他被妖主打成重伤,眼看就要被妖主击杀的时候,巨大的妖力使得他身边开启了一道裂缝。

穆迟也听说过关于鬼界的传闻,知道如果进入鬼界,很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逃脱,甚至会慢慢被鬼界同化。

但他当时已经没有余力与妖主抗衡,只得强行进入鬼界。

因为身上的妖气与血腥味,穆迟在刚刚进入鬼界的时候,每一天都在被鬼修追杀,几次险些就此陨落,幸好后来他夺得了一件可以伪装气息的鬼器,才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而在他偷偷养伤的时候,便曾听到过关于宋一长的传闻。

鬼界的鬼王很少会告诉别人自己生前的名字,然而宋一长却不一样,他似乎对自己的名字非常喜爱,甚至会因为别人对他名字一口随便的称赞,便放过了那名鬼修。

然而令穆迟注意到这人的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因为那些鬼修暗地里说的——

“宋一长……吞噬了其他鬼王?!”林初云惊愕的看着穆迟,他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向穆摮和林江月,才突然发现一个问题,“爹爹怎么不说话?”

穆摮看了他一眼,却是轻哼一声,转过头看向一边。

林初云茫然,还以为是自己哪里惹得爹爹生气。

一旁的林江月无奈的拍了拍自家夫君的手臂,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儿子,小声解释道,“当初阿迟离家出走的时候,你爹一时气急,下了狠话,若是阿迟不主动认错,他是绝对不会再跟阿迟说话的。”

林初云还真的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一件事,不由回过头看向自家哥哥。

穆迟对着林初云微微一笑,语气却很坚定,“我本就没错,又为何要认错?”

“……”林初云无语,这一种小朋友吵架,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林初云无奈的看了看自家爹爹,又看了看自家哥哥,最后只能先拽着穆迟走到一旁,声音压低却又保证另一边三人能够听到,“哥哥,你不是说自己很想爹爹的吗?”

穆迟眨眨眼,并不接话。

“我去救爹爹的时候,爹爹差点就没出来。”林初云小声道,穆迟虽然没说话,但表情明显变了变,“爹爹当时让我去芷城找你。”

穆迟表情沉默了下来,他回过头看了一眼穆摮,但还是没有吭声。

“其实爹爹一直都在关心哥哥,只是他不说而已,哥哥之前偷跑回妖殿,爹爹其实也知道的。”林初云看着穆迟,表情带着几分难过,“哥哥真的打算永远不跟爹爹说话了吗?”

穆迟抿了抿唇,沉默半晌却是微微闭了闭眼,唇边浮现几分无奈。他伸手摸了摸林初云的发梢,语气无奈,“崽崽就知道欺负哥哥。”

明明知道他对自家崽崽容易心软。

深深叹了口气,穆迟转过身,刚走到穆摮面前,刚要开口,却被穆摮抢了先,“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

“……”穆摮口中的话瞬间被憋回去了。

“但是你当时的想法的确太过幼稚,妖界对于半妖的态度已经定性,就算你是妖主的儿子也不可能轻易撼动妖兽的态度。”穆摮语气非常强硬,“稍有不慎,妖界那些失踪的名单里就会有你的名字。”

穆迟抽了抽嘴角,一旁的林初云心里不由哀嚎一声,很想扑上去把爹爹的嘴捂住。

“不过……”就在气氛越发冷凝的时候,穆摮却是叹了口气,“为父也要承认,你做的不错,是我眼界狭隘了。”

穆迟不由愣了,连一旁的林江月都有些惊讶。

“看什么,本王难道就不能错一次吗?”穆摮气哼哼的道。

林江月的表情柔和下来,眼里明显带着笑意,看着自家傲娇了的大猫,上前主动给穆摮顺毛,“当然没有,只是我们的儿子太过优秀了。”

这话听的穆摮心里舒服多了,一旁的穆迟也回过神,看着穆摮沉默了半晌,终于在时隔数百年之后,说出了那句话,“不,是孩儿太过顽固了。”

明明知道当时爹爹也是为了他好,却为了争一口气而离家出走,若不是崽崽将爹爹和娘亲从极北冰原救了出来,那他这一辈子都再没有机会和两人见面了。

林初云站在一旁,看着爹爹和哥哥终于冰释前嫌,也不由松了口气。

房间里的氛围终于彻底暖了起来,林初云也不再跟封奚行气恼,乖乖的坐在封奚行身边,听着穆迟继续说关于宋一长的事。

“鬼界的鬼王平时都会呆在自己的领地,也很少会去跟其他鬼王争斗,每个鬼王的力量相差并不多,若是两相争斗反而可能会让其他鬼修钻了空子,然而就在我进入鬼界前不久,鬼界突然出现了一个传闻。”

“鬼界共有七个不可靠近之地,其中便有着四个鬼王的安眠之地,所谓的安眠之地,其实不过就是鬼王的领地。这些鬼王平时都是沉睡在领地中,任由自己的手下为自己寻觅宝物或者完成任务。”

“然而有几名鬼王的手下,发现自家鬼王已经许久下达命令,便去了自家鬼王的安息之地,试图寻找自家鬼王,然而那些鬼修到了之后却发现,不仅鬼王不见了踪迹,甚至连安息之地上的鬼气都被吸收的一干二净。”穆迟表情严肃下来,“除此之外,连那两处极阴之地的鬼气,也被人彻底吸收走了。”

“也就是说,只剩下……静默之城了?”林初云语气凝重。

穆迟点了点头,“正常的鬼王若是陨落之后,吸收了他的鬼气的鬼修便会成为新的鬼王,然而这一次,这些鬼王明明已经陨落,却并未有新的鬼王诞生,那就只意味着一件事——消灭他们的人,本身就是鬼王。”

“除去那四个鬼王之位,就只剩下有鬼客栈、冥河以及宋一长。”穆迟道,“有鬼客栈的老板曾下过鬼誓,永生永世只得困守有鬼客栈,而有鬼客栈每次出现的地点都是随机,连他都无法控制,所以他不可能去杀掉另外几个鬼王。”

“冥河底的那位……”穆迟却是顿了顿,伸手揉了揉额角,“我之前不是说我曾拿到了一件可以隐匿气息的鬼器,便是从那位手里骗来的,那人身上的鬼气虽然可怕,但却并不像吸收了其他鬼王。”

封奚行看了穆迟一眼,虽然穆迟的语气还算正常,但他莫名的感觉到有几分不对。穆迟虽然是只大妖,却也不可能抗衡一名鬼王,又怎么可能在鬼王的手里骗到鬼器,要知道鬼王可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存在,没有所图怎么可能会吃亏。

“那就只剩下宋一长了。”林初云顿了顿,没注意到封奚行的目光,依旧在认真思考,“宋一长曾说过,他之前寻过有鬼客栈,但因为无法找到客栈的落点,最后只能放弃。”

然而除了有鬼客栈之外,其他的那些鬼王所在地,却是明确标注在地图之上,只要有心去寻便可以寻到,若是真的是宋一长吞噬了其他鬼王,林初云语气不解,“他为何要这么做?”

“……既然如此,不如直接问问本人如何?”一道苍白的声音在几人身后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