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第 11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云飞快回转过身, 表情警惕的看着刚刚进门的男子,宋一长和之前并无差别,脸色依旧苍白, 甚至似乎比起之前还要白上几分。

他对于屋内几人的态度并不在意,转身将木门关好后, 才抬眼看向几人。

“这个地方倒是不错, ”宋一长看了看屋内,又看了看众人, “你们忘了去寻我,我便只能自己找来了。”

穆摮起身,将其他人都护在身后, 因为太过警惕,双目已经变成了兽瞳,他微微眯了眯眼,看着宋一长的目光带着几分怀疑,“那些鬼王当真是你所杀?”

“是我。”宋一长承认的很快, 甚至可以说是毫不在意。

“你为何要这么做?”穆摮的目光露出几分杀意。

“不是与你们说了,我要离开鬼界。”宋一长掸了掸身上的长袍,自顾自的在一旁坐了下来。

穆摮微微眯了眯眼, 却是并不相信宋一长的话,想要离开鬼界的方式虽说很少,却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 “还有呢?”

“哎, 怎么就是不信呢。”宋一长深深的叹了口气, “离开鬼界的方式其实只有两种, 一种便是运气, 只要运气好, 便可以从有鬼客栈离开。第二种,便是通过打开裂缝,从通道离开鬼界。”

“但是……只是鬼王的力量,并不足打开鬼界。”宋一长看着自己苍白的指尖,当他还在妖界的时候,虽然身体也没什么血色,却也不会苍白的如此可怕,“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林初云的目光微动,像是想到了什么,飞快的闪过几分惊愕。他飞快的转过头,看向一旁的穆迟,语气迟疑还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哥哥,你为何会跑到静默之城?”

“因为……被人追杀。”穆迟略微迟疑,还是继续道,“那些鬼修蒙着面,也从不开口说话,我并不知晓究竟幕后之人是谁,但想来,我进入鬼界之后得罪的也就只有那一位了。”

“冥河主,熠星辰。”

说到这,穆迟的表情难得带着几分低沉。

“……或者,也有可能并不是因为他。”林初云顿了顿,抬眼看向宋一长,语气第一次冰冷,“你说的天时……是双月之夜?”

宋一长微笑着点了点头,“双月之夜,天地鬼气暴动,是整个鬼界最为不稳的时刻。”

“……人和,是指你已远超鬼王的鬼气?”

宋一长依旧点头,不过这一次,他却微微皱着眉叹息,“原本是想着将那些鬼王都吞噬掉的,只是那有鬼客栈实在太难寻,也只能放弃。而冥河主接了我一掌,还是让他逃回了冥河之底。”

穆迟脸色一变,飞快开口问道,“他受伤了?!”

“你应该问,他还活着么?”宋一长语气很淡,明明说着安抚的话,却令人心底生寒,“放心,那家伙虽然受了我一掌,但应该性命无忧,只不过估计要养个几百年的伤了。”

穆迟听完这话,手紧紧握紧,看着宋一长的目光带上几分杀意。

宋一长看了看穆迟,眼底带着几分奇特,“说起来那家伙平时冷冰冰的,天天躲在冥河底不出来,我也没想到,你不过与他相识数月,竟是能与他关系如此之好。”

“……那些追杀哥哥的人,是你派来的?”林初云语气很轻,然而穆迟却是不由一怔。

宋一长微微点了点头,“冥河之水乃是无根之水,哪怕是一片叶子落入其中也会沉没,就算是我也不敢肆意踏入,所以也只能想办法将人引出来了。”

“数月之前,便有传闻冥河主的本命鬼器——定心镜被人骗走了,然而冥河主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派人一路跟随保护那人。”宋一长道,“虽说只是个传闻,但我苦恼于如何将其从冥河中引出已经许久,现下有了办法,试一试倒也无妨。”

“所以你派人追杀哥哥,引得冥河主出手,自己趁机想要吞噬掉冥河主。”林初云深深的叹了口气,“只是你没想到,哥哥竟是一路跑到了静默之城,而我们为了寻找哥哥,也要来静默之城。”

“你怕事情有变,便找了借口一路跟着我们过来。”林初云看着宋一长,目光轻的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只是我不懂,你为何没有直接杀掉我们,以绝后患?”

宋一长扯了扯嘴角,“我若是杀了你们,玄冥知道了定会生我的气。”

“你……”林初云一时语塞,他现在已经不知能不能相信宋一长的话了。

整个房间都彻底安静下来,封奚行伸手,将林初云微微颤抖的指尖握住。林初云依旧低着头,封奚行没办法看到他的表情,心里不由带上几分担忧。

自家师尊平时接触的大多都是和善之人,虽然也有些小人,却也没有被人这么三两次欺骗的,师尊现在……怕是要气炸了。

“最后一点,”林初云慢慢回过神,开口问道,“所谓的地利,是指静默之城?”

“啪、啪、啪。”宋一长抬手,给林初云鼓了三下掌,“不得不说,你很聪明。”

“鬼界的极阴之地虽多,却从未有过任何一处,像静默之城一般滋养出了如此巨大的阴物,这里的阴气可要比什么乱葬岗、古战场还要凶煞许多。”宋一长抬手看着手心的纹路,“而且,这静默之城的鬼物,本身便有着空间之力,正是形成通道的极好材料。”

“等到双月之夜,我只需轻轻一掌,便可打开通往修真界的通道。”宋一长说到这,还很和善的对林初云笑了笑,“正好,等到时候你们便可以跟着我一起回到修真界了。”

这话听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然而林初云却根本不相信宋一长的话了,他仔细的将宋一长的话来回想了想,只觉得哪里似乎不太对,却又说不出来。

封奚行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家师尊的发梢,自己则是抬起头,看向宋一长,“这种方式打开的通道,当真还能关闭么?”

对啊!

林初云心中一惊,以往鬼界的通道,都只是鬼王之间争斗时,偶然出现的不稳定的通道。但现在宋一长所谋划的,和那些通道可是完全不同。

宋一长看着封奚行,脸上的笑意逐渐淡了下来,最后彻底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他静静的盯着封奚行,目光里偶尔浮现几分杀意,却在看到他和林初云交握的手的时候,还是硬生生的按捺了下来,“这与你们便没有关系了。”

“这几日,便劳烦几位在这屋子里休息,”宋一长站起身,最后瞥了封奚行一眼,脚下虽然没动,身子却往后缓缓飘着,“等到了时机,本王自会带你们离开。”

话音落下,宋一长的身影便彻底消失了。

林初云都顾不上害怕了,他磨了磨牙,看着宋一长离开的地方,语气肯定,“那通道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关闭的!”

“甚至,应该是永远都不会关闭。”穆摮叹了口气,让林江月在一旁坐下,“之前我便有些奇怪,就算他身为半人半鬼之身,在鬼界呆了这么久,身体也早已被同化了,怎么可能在离开鬼界之后还能一直活下去。”

“所以……他想要彻底打开鬼界和外界的通道?”林初云喃喃道。

穆摮点了点头,“应该是了,而且肯定会是修真界,鬼门大开之后,鬼气和鬼物虽然会肆虐修真界,但修真界与妖界可是有着结界隔着,这些鬼物根本不能靠近妖界。”

到时候,修真界被鬼界彻底占领,而若是想要去妖界,也只需要通过结界罢了。

“……真是,可怕的人。”林初云叹了口气,起身推了推木门,果然那门已经被彻底封死,根本无法推动。

而穆迟手心的阵法,也彻底被束缚住,他们这次是真的被困在了这里。

“难道只能等到他打开鬼门了吗?”林初云皱着眉,语气很是着急。

就算几人心里再怎么着急,也无法推开木门,更无法离开密室。在这几天里,林初云倒是把关于那个熠星辰的事给问了个清楚。

当时穆迟被鬼修追杀,一路慌不择路便逃到了冥河边,穆迟并不知道眼前这条河有那么恐怖,但他身后的鬼修已经马上就要追上,只能一咬牙就跳了下去。

等到跳下去后,穆迟心里便是一凉。

周身的水仿佛有万万斤重一般,压着他往下不断下沉,就算他可以憋气许久,也无法让自己上升一丝一毫,迟早会被淹死在这水中。

就在这个时候,他碰巧撞到了……一个人。

“其实,当时我以为那是个尸体。”穆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毕竟那水里那么冷,而我碰到的那个手臂跟水的温度几乎没差别。”

冥河里一片黑暗,穆迟撞到尸体的瞬间,却感觉到自己下落的速度突然一顿。他飞快的反应过来,趁着那“尸体”被水流推走之前,直接就整个人抱了上去。

“之后……”穆迟顿了顿,目光飞快偏了偏,“我就晕了过去。”

林初云怀疑的凑上去,盯着自家哥哥看,一直把穆迟看的耳根彻底红了,被恼羞成怒的穆迟一巴掌给按回了椅子里,才心满意足的跟封奚行眨了眨眼。

自家哥哥当时绝对没有晕,而且,很有可能还很努力的把那人抱住了。

“反正之后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便被救到了冥河鬼王的宫殿之中。”穆迟飞快转移话题,“那鬼王也不知为何,并没有杀掉我,反倒任由我在宫殿之中住了下来。”

只是那宫殿虽然高贵华美,却连一个鬼修都没有,穆迟在里面住了不到三日,就感觉到一股空寂孤独,也不知那熠星辰是怎么在河底住了那么久的。

“之后,我便想了个办法,从河底跑了出来。”穆迟轻咳一声,“再之后就被追杀了。”

所以他才一直以为,自己是被熠星辰追杀的。想到宋一长说熠星辰那家伙受了重伤,穆迟脸上的表情也淡了下来,眉间明显带上几分担忧。

林初云撇了撇嘴,只觉得自家哥哥实在是过分,他要听的是这些吗,他要听的明明是哥哥怎么把定心镜从冥河主手里骗到的!

这可是本命鬼器,就相当于他的青木剑和小徒弟的万仞雪,怎么可能会轻易给陌生人看。

只是见穆迟打定主意不肯再开口,林初云也只能放下心里的好奇,转而问道,“定心镜还在哥哥这里吗?”

穆迟点了点头,动作非常小心的从怀里取出了一面小巧的镜子,那镜子看起来也就巴掌大,四周的镜框刻着奇奇怪怪的符号,而在镜子正中却并不是镜面,而是一个像是繁星点点的夜空。

林初云探了探头,星辰倒影在他的眼眸,仿佛给他的眼睛加了一层星光,“好漂亮。”

然而——

穆迟却是默默的把镜子往自己怀里藏了藏,在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后,又顶着通红的耳尖——直接把镜子收起来了。

“……哥哥。”林初云无语的看着穆迟,“过分了!”

穆迟轻咳一声,默默的抬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说起来,也不知什么时候是双月之夜。”林初云倒也没跟哥哥继续胡闹,而是往后也回到了封奚行的怀里,这里看不到外界的天色,根本无法判断具体的时间。

一直闭着眼打坐的穆摮闻言,却是开口道,“不是今日,也就是明日了。”

林初云愣了一下,在看到穆摮紧皱的眉心的时候,才意识到了一件事。

妖兽也会受到双月之夜的影响,他跟哥哥都是半妖之体,感觉没有太大,而爹爹可完全是只成年妖兽,估计之后的几天受到的影响会越来越大。

“我记得还剩下一点的……”林初云嘟囔着,在自己的储物袋里翻了翻,终于翻到了很久之前,顾景山给方天元泡茶的时候,剩下的一包茶叶。

他把茶叶打开,又取了些水,泡了一杯静心茶递给了穆摮,“爹爹,喝茶。”

穆摮睁开眼,原本的兽瞳之中已经浮现了几分血色,看见林初云的瞬间才缓缓柔和了下来,他也没多问,抬手端起林初云手里的茶一饮而尽。

一股冰凉之气瞬间直冲头顶,这几日被暴躁占据的大脑瞬间清凉了许多,他有些惊异的看着手里的茶杯,“这是什么?”

“静心茶。”林初云笑眯眯的答道,“大师兄给师尊泡的茶,正好剩下了一包在我这。”

一听到是给方天元剩下的,穆摮脸色瞬间黑了黑,但他又不好跟自家崽崽生气,只能从方天元身上找茬,“多大个人了,还天天喝茶。”

“好了好了。”林江月见穆摮的表情好看了许多,心里也松了口气,她心里已经开始琢磨着,等从这里出去之后,她要去问问自家师兄,这茶叶是从哪弄来的,也让穆摮没事多喝喝茶水,降降火气才是。

“来,咱俩试试。”穆摮的神情好看了许多,也有余力想想办法了,妖力瞬间凝聚在拳头上,狠狠的轰在了木门之上,然而木门虽然剧烈的晃动了几下,却还是安安稳稳的挺了下来。

“没用的。”林初云叹了口气,“奚行这几日已经试了很多次了,连一道木板都没能劈下来。”

这里若是修真界,封奚行倒是还能想想办法,偏偏这里是鬼界,周围除了鬼气是一点灵力都没有,他就算有再多的招式也使不出来。

“咦——”就在这时,穆迟突然惊讶的叫了一声,他低下头,将怀中的定心镜取出,有些狐疑的看了看。

林初云问,“怎么了,哥哥?”

穆迟看了看木门,又看了看定心镜,迟疑的开口道,“刚刚在木门震荡的时候,定心镜好像有些反应。”

林江月和穆摮对视了一眼,穆摮转过身,飞快的又是一拳轰在了木门之上。

这一次,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定心镜上原本凝滞的星辰,在那一瞬间像是活了起来一般,飞快的转动着,只是在木门又一次稳定后,便又沉寂了下来。

不用林初云再多说,封奚行直接召出了万仞雪,无数剑刃飞快的劈砍在木门上,虽然无法劈开木门,却也令木门不断的震动着。

而穆迟手中的镜子里的星辰,便开始一直持续不断的转动,最后竟是有几颗最亮的星辰,连成了一道直线,直直的指向了木门的方向。

“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木门的板块飞快的破碎,一道身影从屋外缓缓踏步走进。

那人的目光在屋内扫过,最后落在了穆迟身上,语气硬邦邦的,像是来寻仇的一般,“找到了。”

穆迟沉默了半晌,低低的叫了那人一句,“熠星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