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第 12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爱我就全订啊摔!!  封奚行坐在窗边的阴影里, 目光落在隔壁辛长风家的门上。

然而意外却是从村外开始的,一声凄厉的惨叫惊醒了整个村子,也把刚刚睡着没一会的小黑猫吓醒了。

林初云惊慌的躲在封奚行怀里, 小声的叫个不停, “喵喵喵喵喵?”

怎怎怎怎怎么回事?!

封奚行将小黑猫护好, 侧身从窗框翻了出去。另一边,村里的各家各户都被那声惊醒,各家各户的烛光一一亮起。

“怎么回事?!”辛长风从房门中匆匆忙忙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明显是随便套上的,连衣袖都没穿好。

封奚行快步走向他, 一脸惊慌的开口, “辛大哥, 刚才……”

“快去看看怎么回事?!”辛长风目光完全没有往他身上偏移,径直从封奚行的身边走过,让门外的村民去村门口看看。

封奚行脸上的表情一滞,探究的看着辛长风, 没有再试图开口。

门外聚集的都是村里的青壮年,手里拿着的都是农作用的农具,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惊慌, 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着。

“别吵了,跟我出去看一看怎么回事。”辛长风打断众人的猜测,带领着众人向村门口走去。

全程没有提到过封奚行, 像是完全不记得, 昨晚还有这么一个留宿人一般。

“喵……?”林初云用爪子轻轻扒拉了两下封奚行,又往辛长风的方向指了指, 猫瞳里明显很是迷惑。

封奚行将那只小白爪握在手心, 轻轻的摸了两下, “他看不见我。”

对于眼前的景象,封奚行心里有了些猜测,但他还需要再继续看下去。只是想到那间灰尘密布的房间,他恐怕接下来的画面不会太美好。

林初云……会不会怕?

封奚行迟疑片刻,伸手揉了揉小黑猫的耳尖,“师尊,要不……您在这里休息一下,徒儿先跟去看看情况?”

小黑猫疯狂摇头,尾巴紧紧的圈在封奚行的手腕上,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绝对不要一个人呆着。

尤其是呆在这个可能闹鬼的屋子里!

还是小徒弟的安全感比较强,林初云把自己紧紧镶在封奚行的怀里,爪尖勾着冰空衣的衣襟,试图把自己当成衣服自带的装饰。

封奚行见他如此坚决,也只能无奈的把小猫崽往怀里塞了塞,叮嘱道,“跟着可以,无论如何不要露头。”

林初云以为他是担心自己暴露,乖巧的点了点头。等到封奚行目光移开,他才反应过来,不对啊,他才是师父,为什么要这么听话?!

然而看着封奚行凝重谨慎的表情,林初云眨眨眼,还是把出口的喵呜声咽了回去。

算了,小徒弟也是关心自己。

林初云在封奚行怀里呆的相当安逸,半点都没感觉到动荡。没过一会,他就感觉到封奚行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躲在了哪里,周围一片寂静,半点声音都没有。

林初云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也只听到了封奚行轻微的呼吸声,以及……就在耳边,完全无法忽视的心跳声。

像是有人在他耳边疯狂敲鼓。

之前林初云都是缩在封奚行锁骨的地方,这一次封奚行莫名的把他往怀里按了两下,直接把他按到了心口的位置。

猫耳朵本就听觉敏感,林初云又是几乎可以算是贴着听的,分分钟被震的头晕目眩,小爪子恨不得直接把封奚行的心脏按住。

“喵喵喵……”林初云实在是忍不住,只能小声的叫着,一边努力的从封奚行怀里钻出半个小脑袋,然后就猛的不动了。

眼前仿若人间炼狱。

血迹散落一地,看不见的黑暗里有什么在涌动着,村民慌乱的奔跑,却在下一刻惊愕发现,自己胸口多出了一个窟窿。

原本应该在那里跳动的心脏,也消失了。

林初云只看了一眼,封奚行就飞快的捂住了他的眼睛。然而那一瞬间的画面,还是深深的刻在林初云的眼里。

怀里的小黑猫僵硬的趴着,像是被吓傻了。

封奚行眼里闪过一丝懊恼,他本以为封住声音,就能不让林初云发现周围的事,却没想到林初云会突然探出头。

顾不得再去看周围的情况,封奚行转过身,让怀里的小黑猫背对着身后的惨状。他安抚的摸了摸小黑猫的头顶,低声哄道,“没事,师尊别怕。”

小黑猫尾巴僵硬的落下来,大大的猫瞳机械的眨了两下,才像是猛的回过神一般,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喵呜?”

像是怕被发现,小黑团的叫声轻微的,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封奚行意识到林初云在怕什么,摸了摸他的耳尖,“没事,他们听不到我们说话的。”

林初云这才不再压制着,猛的扑到封奚行身前,看着他浅淡色的眼眸,不停的喵喵叫着。然而其实那些叫声根本没有半点意味,只是林初云总觉得自己像是想问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等到他叫的嗓子都有些哑了,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封奚行皱着眉,一手凝结出一枚冰晶,趁着林初云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塞到了小黑猫的嘴里。

冰凉的感觉很好的安抚了嗓子上的刺痛,林初云呆愣片刻,才有些气恼的看着封奚行,“喵……”

你做什么……

修长的手指按在小黑猫的嘴上,林初云下意识的抖了抖胡须,莫名的安静下来。

“一枚冰晶而已,”封奚行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师尊的嗓子更重要。”

毕竟那么奶声奶气的叫声,若是听不到了未免太可惜了。

林初云翻个白眼,觉得自家徒弟可能有点蠢。

他就算嗓子疼,也就是几天说不了话而已。封奚行可是马上就要结丹了,几乎就是在这两天了,这种时候封奚行还不快点为结丹做准备,还耗费灵力为了给一只猫润嗓子。

笨蛋徒弟!

“这位师兄……”

林初云的后背猛的僵住了。

那声音柔弱无力,似乎一阵风就能吹散,不用回头都能脑补出一个病弱美人。

然而——在林初云心里,这声音简直是地狱的召唤,眼看着封奚行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林初云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飞快的闪身到了封奚行身后,与白凌晗离得远远的。

白凌晗只觉眼前一闪,那位白衣师兄便突然不见了踪影,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封奚行对林初云的反应还算满意,心里的杀意也收敛了许多。

他目光一转,看向白凌晗的方向,跟着白凌晗一起过来的还有三个人。封奚行随意扫了一眼,果然在其中看到了王坚白。

王坚白感觉到封奚行身上金丹期的灵力,脸色瞬间难看了许多。明明在广场上的时候,封奚行还只是筑基期,这才过了不到半个月,封奚行就已经结丹成功了!

不过是运气好而已……王坚白咬牙,把心里的嫉妒咽下。

白凌晗看见封奚行,眉头就忍不住皱起,一想到自己在广场上受的屈辱,心底的恶意不断的涌出。

他自然不会觉得是自己有错,只认为封奚行是故意设下圈套让他误会。林仙君肯定也是受了封奚行的蛊惑,误解了他,才会那么冷漠。

都是这个人的错!

白凌晗看着封奚行身上的冰空衣,嫉妒的眼睛都发红了。他莫名有一种感觉,这件衣服本来就应该是他的,只是被封奚行强行抢走了!

“白师弟?”王坚白看见白凌晗眼眶微红,还以为白凌晗是因为受了欺负而委屈,连忙安抚道,“白师弟你就是太单纯了,这些人根本不讲理,你还非要相信他们是好人……”

白凌晗轻轻摇了摇头,目光却带着一丝动摇,“王师兄不要这么说,凌晗……凌晗相信焰师兄肯定不是那样的人。”

至于其他人,他却是直接略过了。

焰沙在一旁听的都要气死了,他之前在宗门里遇到过白凌晗,只记得这个人柔柔弱弱的,怎么比他还不会说话——他压根没意识到白凌晗是故意这么说,只以为这人是脑子不好而已。

“你别说话,我头疼。”焰沙半点情面都没有给白凌晗留。

白凌晗脸色越发苍白,目光也带着受伤之意。

王坚白看见心上人被欺负,心里对焰沙的怨气更甚,忍不住开口,“焰沙,你说话未免也太过分了!”

焰沙看着他,简直无语,“我……”

“不怪焰师兄,都是凌晗不好。”白凌晗拦住两人,连忙劝道。

然而他越替焰沙说话,王坚白心里就越气的不行。

他跟焰沙明明是一起拜入灵火峰的,然而相比于他,焰沙的修为增长飞快,不过两年的时间就进入了金丹期,而他却花了整整五年才勉强结丹。

现在连他喜欢的人,都替焰沙说话——

“白师弟,你不用替他解释,这次我一定要为几位师弟讨个公道!”王坚白往前跨了一步。

焰沙已经气炸了,火灵根的修士本就性子比较暴躁,王坚白又在一旁火上浇油,焰沙心里的怒气根本压制不住,直接一拳轰了过去。

暴动的灵力在空中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冒着火焰的拳头,恶狠狠的砸在了中间的沙地上,火焰转瞬间便吞噬出了一个巨大的沙坑。

空气蓦地安静下来,只剩下众人突然沉重的呼吸声,以及风吹着砂砾滚动的声音。

王坚白目光小心翼翼的下移,看着距离自己不到一寸的沙坑,险些腿软直接坐在地上。

焰沙锤了这一拳,心里的火气消了许多,冷哼一声,“还有谁要讨个公道?!”

这话落下,剩下的人却是都不敢开口了。

一旁的白凌晗见焰沙一击便压制住局面,目光闪过一丝暗恨。他咬了咬牙,手心突兀的出现一根细针,趁着没人注意,在自己的心口扎了一下。

“咳咳咳……”白凌晗猛的咳嗽起来,苍白瘦弱的指尖捂着唇,却还是能看到丝丝血迹顺着唇角落下。

“白师兄吐血了!!”

“肯定是被刚刚的灵力伤到了!”

“快快快,扶着白师兄去休息一下!”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几名弟子搀扶着白凌晗去一旁的石头边坐下。王坚白也连忙跟了过去,取出丹药让白凌晗吞下。

焰沙翻个白眼,懒得继续搭理他们,转头看向封奚行和林初云,“我们走吧。”

然而三人转身刚要离开,就被几个弟子挡住了去路,几人看着焰沙的目光满满都是敌意。

“打伤了白师兄还想跑?!”

“不把妖兽赔给我们别想走!”

焰沙终于沉下了脸,他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弟子,一向张扬的红发越发赤红。眼看着焰沙要对宗门弟子出手,林初云不得不怼了一下封奚行。

点星宗可是有规定的,宗门弟子不可相互争斗,要是焰沙出手,很有可能会被责罚。

封奚行被林初云连着怼了三四下,才无奈的上前,他一手搭在焰沙的肩上,就这么直接把焰沙的怒意给按住了。

“要化丹期妖兽是么?”封奚行看着那几个人,淡淡的问道,眼角的泪痣颜色悄然加深了许多。

在他身后的影子,悄无声息的动了动,一缕不起眼的黑雾钻进了沙地中,飞快的寻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封奚行唇角带上几分冷意。

几名弟子对上他,心底莫名的有些怂。但一看到那边白师弟落在自己身上的崇拜的目光,又瞬间挺起胸膛,“没错,要化丹期的!”

“可以。”封奚行平静的回道。

他答应的这么快,反倒是让那两个弟子有些不相信,狐疑的看了看彼此,又确认道,“是化丹期的妖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