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28章 画风不对

第28章 画风不对

  “将军外出公干了,不在府中!”兵丁回答道。

  不在?赵俊生愣了愣,随即掏出一把铜钱递过去又道:“那在下找梁司马,还请通传一声!”

  兵丁看了看赵俊生手上的铜钱,左右看了看,不动声色的收起来,说道:“好吧,你在这儿等着!”

  没过一会儿工夫,兵丁就走出来说道:“梁司马有请,跟我来吧!”

  “多谢!”赵俊生拱手说道,跟在这兵丁的后面走进了太守府。

  太守府的前院是官府的办公场所,这里不但有处理政务的官员,还有军中将领也在这里处理公务,不过军务和政务是分开办公的,梁司马就是在太守府前院的西面军务办公区内。

  “将军,赵俊生带到!”兵丁向大堂内处理公务的梁鹏报告。

  “让他进来吧!”

  “是,将军!”

  兵丁对门外的赵俊生招了招手,赵俊生这才迈步走进大堂向梁鹏拱手躬身道:“拜见梁将军!”

  梁鹏抬起头,对旁边的兵丁挥了挥手,兵丁抱拳行礼后离去。

  梁斌对赵俊生笑道:“赵掌柜,今日来所为何事?是不是筹建制衣作坊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了?”

  “将军叫我俊生即可!”赵俊生说道,又道:“制衣作坊正在紧张的筹备之中,您也知道租赁场地、购买原料和工具、雇佣工人、找工匠制作大批的纺纱机、织布机都需要时间,原料纺纱、纱再织成布料,布料再进行染色,这也都需要时间!今日在下前来见将军却不是为了制衣作坊之事······”

  “我知道,你是为了花木兰之事而来的,对吧?”梁鹏问道。

  赵俊生急忙拱手道:“正是!”

  梁鹏脸色严肃的说道:“谁都知道皇帝陛下虽然鼓励通商,也开通了与南朝的商贸往来,但有些物资却是禁止向南朝出售的,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马匹,马匹是绝对禁止向南朝出售的,任何人向南朝出售马匹,一旦坐实了罪名就是死罪!花木兰这件事情是军主亲自下令抽到驻军进行的,你想要为花木兰说情,只怕不行,还可能把你也给牵连进去!”

  赵俊生急忙拱手道:“将军容禀,花木兰是被陷害的,他事先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南朝的商人,那人名叫田朗,自称是冀州的商人,从事牲畜买卖,还拿出了路引和户籍证明,谁会知道他的身份是假的?是有人把花木兰要出售大批马匹的消息透漏给了田朗,田朗才找到花木兰要买马的,目的就是陷害他!”

  梁鹏道:“是谁要陷害他?谁能证明?田朗呢?赵挺他们抓到了花木兰和花家堡的人正在向南朝商人出售大批马匹的现场证据,人赃俱获,这件案子几乎是板上钉钉了,你还是别费心思了!”

  “不不不,将军,这件案子另有隐情!要陷害花木兰的是姚德生,就是前几天的夜里被江洋大盗君子兰刺杀的姚德生,是他把花木兰要出售大批马匹的消息透漏给田朗的,他早就知道田朗是南朝的商人,想要买马,而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是因为他想要谋夺我的店铺,花木兰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阻止了他,他因此怀恨在心,认为在除掉了花木兰之后就没有人替我撑腰了,这件事情姚德生的两个随从是熟知内情的,他们可以作证,现在姚德生的两个随从和田朗已经被我找到,将军只要对他们严加审讯,这件案子就水落石出了!”

  “哦?还有这种事情?”梁鹏极为诧异,“你说的可是真的?姚德生的两个随从和田朗现在在何处?”

  赵俊生急忙道:“在下可以用人头担保事情的真相就是在下刚才所说的这样,姚德生的两个随从和田朗已经被在下找到,将军若要提审他们,在下随时可以把他们送过来!”

  梁鹏当即道:“来人!”

  门外走进来一个兵丁抱拳道:“将军!”

  “去把赵挺叫来!”

  “是,将军!”

  兵丁去叫人后,梁鹏对赵俊生说道:“你也知道本司马是军中之人,并非是文官,对这件案子也无权做出处置!赵挺回来后向本司马报告过在回睢阳的途中遇到过你,他负责对这件案子的人犯看押和抓捕,我让他带兵先去跟你把姚德的两个随从和田朗押解到大牢关起来再说!如今军主外出巡视关防,尚未返回,若军主返回,本司马会第一时间向军主禀报此事!”

  赵俊生当即拱手躬身行礼道:“多谢将军,在下感激不尽,花木兰若能沉冤昭雪,在下定有厚报!在下已在德胜楼定下了一桌酒席,如今天色将晚,待会在下与赵将军把人犯抓来之后还请将军一定赏脸去德胜楼吃一杯水酒!”

  梁鹏笑道:“此事待会儿再说!”

  正说话间,赵挺披着甲胄走了进来对梁鹏抱拳道:“拜见将军!”

  梁鹏摆手笑道:“免了,这是俊生兄弟,是你的本家,你们也见过面了,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刚才俊生说了一个重要的情况,发现了花木兰案的几个重要人证以及逃走的南朝商人田朗,你马上来一队人马去把他们抓捕归案!”

  “是,将军!”

  赵俊生当即和赵挺带着十几个兵丁返回制衣铺子,他把赵挺等人带到后院来到了关押田朗和姚德生两个随从的房间。

  “兄弟,你看,就是他们三个!这个就是田朗,另外两个就是姚德生的随从,姚德生陷害花木兰一事,他们是最知情的人!”赵俊生对赵挺说道。

  赵挺目瞪口呆的看着房间内的三人,“这······俊生兄弟,敢情你把他们都抓来了?”

  赵俊生双手一摊:“没办法啊,若不把他们抓住,我那兄弟花木兰如何能沉冤昭雪?都是那该死的姚德生,若没有他使坏,怎么会闹出这么多事?”

  赵挺点点头,挥挥手:“来人,抓起来,带走!”

  赵俊生在姚德生的两个随从被带出来的时候拦住他们恶狠狠的说道:“你们两个给我听清楚了,到了官府见了官老爷,过堂的时候把姚德生是如何陷害花木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如今姚德生已死,也没有给你们做靠山了,你们若是乱说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姚德生的两个随从急忙点头:“是是是,这都是姚德生干的,我们一定会照实说!”

  赵俊生又跟着赵挺把这几个人犯一起押到大牢,他对赵挺说道:“兄弟,我想去看看花木兰,还请你通融一二!”

  赵挺很爽快的答应道:“这件案子已经清楚了,证明花木兰是遭人陷害的,他也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只等军主回来过堂之后审问清楚之后应该就会放人,让你去见见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走吧,我带你过去!”

  “多谢多谢!”赵俊生急忙拱手道。

  两人走进监牢,赵挺带着赵俊生走到一个牢房门口说道:“就是这一间了,我在外边等你!”

  “好,好!”

  在狱卒打开牢门之后,赵俊生走了进去,没想到花木兰正在拿大顶,整个人在墙边倒立着,露出两条白皙的小腿,双臂撑在地上一动不动,呼吸也很平稳。

  呃······这画风似乎不对啊!

  赵俊生忍不住叫道:“木兰!”

  花木兰扭头一看,见是赵俊生,急忙翻身下来,竟然是脸不红、气不喘,只是略显尴尬,还有些手足无措:“你······你怎么来了!”

看过《我老婆是花木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