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230章 赖定了寇谦之

第230章 赖定了寇谦之

  寇谦简直要哭了,他已是六十三岁的老家伙,泥土都已经埋到脖子,大魏国国师,天下道门中人敬仰的天师,整个大魏朝,皇亲国戚、勋贵大臣,哪个对他不是礼敬有加?如今却被人揪住衣襟叫嚷着要拆了他的道坛,可他却还不能发怒。

  “哎呦喂,我的居士啊,你可错怪贫道了,这事真不是贫道干的,刚才贫道一直跟居士在一起向居士讨教修行之道,就算有那个心思也没有时间来安排这事啊!”

  “居士、居士,有话好说,别这样,能不能先把手松开,你看这里这么多人,贫道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给几分薄面嘛!”寇谦之苦苦哀求。

  赵俊生却并不松手,冷哼一声说:“好,就算不是你干的,也可能是你的门徒干的!也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收来那么阿猫阿狗,品性良莠不齐,既有道德高士,也有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之徒!我等自从来了平城,从未与人交恶,若不是你玄都坛的人干的,还能是谁?”

  寇谦之感觉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过转念一想,赵俊生说的也未必没有道理,他的门徒是什么德性他多少还有一些了解的,当初为了把教派发扬光大,他在收徒之时的确没有注意考察门徒们的品性,说不定门徒当中有人因为先前在山脚下发生的冲突而怀恨在心做下这等恶事。

  想到这里,寇谦之急忙对赵俊生说:“好好好,居士息怒,你要让贫道交人,总得让松开手让贫道去查查到底是谁干的吧,你这样揪着贫道,贫道也不能把人交给你啊!”

  赵俊生犹豫了一下,松开手说:“行,我也不怕你跑了,今日日落之前你若不能把人交出来,我就一把火把你这道观给烧了,哼!”

  寇谦之总算恢复了自由,喘了两口气,当即叫道:“来人,来人!”

  一个道士听到叫声跑过来打着稽首问:“师尊,您有何吩咐?”

  寇谦之立即问:“玉林啊,你大师兄、玉乾、玉坤在何处?”

  赵俊生知道大师兄就是贺兰昭信,玉乾和玉坤就是先前在山脚下跟他们发生冲突的两个守门道士。

  道号叫玉林的道士愣了一下,回答说:“师尊您不是下令把他们关进思过岩面壁思过了吗?”

  “没错,为师的确是如此处置的,你现在速去思过岩,看看他们是否在那儿,速速回来禀报!”

  “是,徒儿这就去!”

  “师尊、师尊,不好了,不好了,那些要下山的香客游人被拦在山门内不许出去,他们都在吵闹,几个师兄快要挡不住了!”一个道士气喘吁吁跑过来禀报。

  寇谦之的白眉皱了起来。

  赵俊生这时说道:“天师,李宝失踪已有两刻了,若歹人没有把他藏在观内,必然早就把人带出去了!这个时候封锁山门已没有必要,还会惹得那些游客不满!解除禁令吧,允许香客游人下山,但不许拥挤,一个一个走,若发现有人不适、被人搀扶、特别是有昏迷之辈被人背着,一律扣下来!”

  寇谦之听赵俊生这么一说,也觉得有理,对来报信的道士吩咐:“听见赵居士说的了吗?告诉师兄弟们,让他们把观内发生香客失踪之事跟香客游人们讲清楚,请他们配合观内的安排,不要拥挤、吵闹,去吧!”

  “是,师尊!”

  寇谦之对赵俊生做拱手礼:“请居士移步早课堂,贫道要召集众徒问话,查找失踪之李宝!”

  赵俊生拱手回礼:“天师请!”

  众人随寇谦之来到了早课堂,寇谦之命人敲钟聚集一干弟子门徒,除了正在当值的道士们,其他正在潜修、诵经和劳作的道士们纷纷赶来早课堂。

  各道士们纷纷赶来的时候,前去思过岩查看贺兰昭信、玉乾、玉坤的玉林跑了回来,他向寇谦之禀报:“师尊,大师兄和玉坤师兄都在,只有玉乾师兄不见了!”

  寇谦之脸色一变,心中暗叫糟糕,如果这事真是玉乾干的,他还真不好向赵俊生交代了,他立即指派四个弟子:“你们几个去找玉林,派人去山门处告诉那里的师兄弟,若是发现玉林下山,给为师拦住他!”

  “是,师尊!”被指派的几个道士答应后迅速离去。

  寇谦之看见自己的徒弟们除了去办事当值的,都差不多到起来,足足有一百人左右,把整个早课堂挤得满满的,他轻轻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

  “都肃静,为师身边这位赵居士的随从李宝就在刚才两刻之前如厕时失踪了,尔等在这段时间之内是否看见有人扛着昏迷之人或搀扶着不适之人下山,又或者看见什么可疑之人?”

  道士们互相看了看,低声议论起来,不少人都摇头。

  这时一个小道士犹犹豫豫、慢慢吞吞举起了手。

  寇谦之一看,立即问:“玉离,你见过?”

  那小道士期期艾艾说:“徒儿、徒儿刚才在柴房劈柴,尿急时正要去上茅厕,却看见玉乾师兄带着两个香客抬着一个壮汉,那壮汉似乎昏迷不醒,他们朝着后山小路下山去了,当时徒儿以为那壮汉有疾,又有玉乾师兄在前带路,还以为他们抬着壮汉下山就医······”

  一切都是清楚了,果真是玉乾与外人合谋干的。

  赵俊生脸色不善的看着寇谦之,寇谦之察觉到赵俊生的目光,急忙转过身来作揖:“居士暂且稍安勿躁,此事贫道一定会给居士一个交代!”

  赵俊生冷哼:“人都被玉乾和两个香客抬下山去了,你去哪儿找他们?”

  寇谦之此时也察觉到这件事情只怕不是玉乾怀恨在心那么简单,只怕是另有隐情,他想了想对赵俊生说:“居士可否把那迷人昏阙的迷烟管借给贫道?”

  赵俊生疑惑的从吕玄伯手里拿了小管递给寇谦之,寇谦之接过迷烟小管举起来对众门徒大声询问:“尔等之中可有人认识为师手中这物件?”

  众道士们纷纷上前来打量这迷烟管,其中一人惊疑道:“咦,这东西看似与江湖上那些迷烟管一般无二,却又有不同!”

  赵俊生忙问:“有何不同?”

  众人只听这道士说:“只因这物件是害人的玩意,没有谁敢公然买卖,某人若要用一般都是自制,手艺粗劣得很,但这物件却是做工精细,必是能工巧匠精心制作而成!”

  赵俊生与寇谦之对视一眼,寇谦之立即问:“玉净,你可知这迷烟管的来历?”

  原来这道人叫玉净,玉净张了张嘴,有些犹豫。

  寇谦之看见他这种神色,显然是有所顾忌,摆手:“你不用顾忌,只管说!”

  “是!”玉净拱手答应,当即说出了这东西的来历:“师尊,据弟子所知,使用这种吹管的,只有白鹭司下属的耳目探子!”

  这话一说出来,整个早课堂内一片鸦雀无声,寇谦之显然也被这个结果惊得愣住了。

  赵俊生这时冷哼:“寇老道,白鹭司那帮人一向臭名昭著,天下谁人不知?如今你徒弟玉乾勾结他们把我的人劫走了,这事你如何给我交代?我不管劫走我的人是玉乾的主意,还是白鹭司那帮人的主意,总之,我的人是在你这玄都坛道观丢的,你得把人给我找回来,今日入夜之前你若不把人交出来,我就一把火将你这破道观给烧了,哼!”

  这都多少年没有被人当面将军了?寇谦之已经记不清了,他只知道今日这事让他的颜面尽失,人确实是在他这里丢的,他就有责任和义务把人找回来,否则这道理说不过去,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他都懒得理睬,直接报官,让官府去解决,可眼前这位却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位道法功力高深的得道高人,他惹不起。

  李宝肯定已经被掳去了白鹭司,这是毫无疑问的,寇谦之甚至怀疑玉乾就是白鹭司的人,这个可能性极大!

  “好啊,姚白鹭啊姚白鹭,你的手也伸得太长了,竟然都伸到贫道的玄都坛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寇谦之对赵俊生作揖道:“居士息怒,人既然是在贫道这里丢的,贫道自然会给居士一个交代,请居士暂且在观内等待,贫道这就去白鹭司要人!”

  赵俊生摆手:“去吧去吧,日落之前我要看到人站在我面前!”

  寇谦之交代弟子们对赵俊生等人好生伺候,不可怠慢,他命人准备车马,带着几个徒弟、道童下山前往白鹭司要人。

  白鹭司。

  姚光远与宗爱面对面跪坐,矮几上摆着茶壶和茶杯。

  一盏茶被推到宗爱面前,姚光远笑问:“中曹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破地方?”

  宗爱端起茶盏揭开盖子吹了吹,“听闻姚白鹭最近在派人查万度归之女万小姐的下落?”

  姚光远笑着说:“这都是陛下的旨意,中曹又不是不知,陛下有命,我这个做臣子的就不得不跑断腿啊!”

  宗爱喝了一口茶,放下茶盏看着姚光远阴阴一笑,“那么姚白鹭查到万小姐的下落么?”

  “还未曾找到!”

  宗爱的脸色更阴沉了:“这咱家就不明白了,姚白鹭要查万小姐的下落,咱家自然是知道的,可你却把耳目派到咱家的家门外盯着,是怀疑咱家把万小姐来了个金屋藏娇?”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我老婆是花木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