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334章 好大的胆子

第334章 好大的胆子

  营帐内的所有人都愤怒了,古弼这是摆明了要把他们逼上绝路啊,没有粮草、没有军械、没有必要的生活物资供应,这防线怎么守?这兵怎么带?消息若传出去,非得炸营不可!

  群情激奋之下,高修站出来对赵俊生抱拳说:“都统,事已至此,我们已没有选择的营地,不如索性随了古弼的心愿,反了吧!”

  赵俊生的脸色很平静,反问:“反了?你自信能挡得住朝廷的围剿?”

  曹蛟站出来说:“都统,我们的确挡不住朝廷的围剿,不过我们可以借用柔然人的力量,选择暂时投靠柔然人,待我们力量强大,再摆脱柔然人的控制”。

  花木兰早就急得不行,此时听他们正商议谋反的事情,立即对众人说:“不行,你们不可以意气用事!古弼要把你们逼上绝路也只是他个人的想法,绝不代表朝廷也有这种想法,你们不能这么做,如果你们真的反了,岂不是正中古弼的下怀?还有,就算你们去投靠柔然人,难道柔然人就会真心接纳你们?就算他们接纳你们,你们能保证柔然人没有抱着利用你们的想法?你们反了也就罢了,可叛国投敌是要遭万世唾骂的!”

  赵俊生看了曹蛟一眼,没有出声。

  裴进立即说:“高都尉、曹都尉,你们都少说几句,现在可不是置气的时候,也得想办法渡过眼前的难关!”

  他说完对花木兰说:“花将军,高都尉和曹都尉只不过是说气话,你也别往心里去!道理我们都懂,可我们不能在这儿等着被古弼给坑死吧?您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目前的困局吗?”

  花木兰想了想说道:“我这就回去请皮将军向皇帝上书,金陵大营不止古弼一个人,还有永昌王和五公主,我相信他们也不会看着古弼一意孤行让局面崩坏的!”

  赵俊生这时对花木兰说:“木兰你也别担心,我们目前的辎重还能支撑两个月,这么长时间足够我们想办法了!我不会让古弼如愿的,我们当然也不会真的反叛,没有人愿意走上这条路!现如今我们有兵马近五千人,还有一万余青壮百姓,就算金陵大营不给我们供应辎重,我们还有双手可以劳动,这里有山河湖泊,有草原沃土,我们可以捕鱼打猎,可以开荒种地,我们还有一些从柔然人手里缴获的物资,用不上可以卖掉换取粮食!”

  花木兰见赵俊生这么说,心里也放心了一大半,她知道尽管这样可以暂时解决所有人的吃饭问题,但没有军械辎重是不行的,士兵们的操练对军械的损耗是很大的,必须要及时补充,否则无法防御柔然人,她决定回金陵答应着之后就去见皮豹子、永昌王和五公主,请他们阻止古弼,把情况禀报朝廷。

  次日一早,花木兰向赵俊生告辞,赵俊生没有挽留,军令上要调回花木兰和怀朔军残部。

  出了营门不久,花木兰让莫那娄进和乌洛兰齐率怀朔军残部先走,她停下来对赵俊生说:“俊生哥哥,我也知道辎重营如今的处境很艰难,内有古弼一干人等想置你们于死地,外有柔然人虎视眈眈,辎重营的压力很大,你千万要保持理智,高修和曹蛟他们有这种想法很危险,一个人怎么能轻易说反叛就反叛?你一定要压住他们别让他们胡来,只要不给古弼等人出兵剿灭你们的借口,他们是不敢明目张胆胡来的!还有,皮将军已经向皇帝举荐我做他的副将兼怀朔镇的军司马,协助他重建怀朔镇,目前已经下发了军帖从各地征招兵马,等我担任了军副、军司马,我在金陵大营就能说得上话了,到时候我不会让他一手遮天的!”

  赵俊生听了这个消息很为花木兰感到高兴,“您若当任军副和军司马,这就太好了,我这边你不用担心,我心里有分寸,你回金陵大营之后好好操练士卒,皮将军这个人除了有些贪财之外,其他都好,他又是皇帝身边的人,只要他肯定为你说话,你坐稳军副和军司马的位置是没问题的!我过几天派人给你送去一些钱财,可以投其所好给皮将军送一些钱财,事情应该就能解决了!”

  花木兰皱眉道:“这······不好吧?我花木兰从军打仗靠的是一身武艺,升迁也是有战功在身,若是如此做岂不是落得个喜欢钻营的名声?”

  赵俊生笑着拍了拍花木兰的肩膀:“我的傻姑娘啊,倘若皮豹子是一个正直清廉的人也就罢了,你无需搞这些手段,只要一心为公、刚正不阿,他就会欣赏你、提携你,可他不是清廉之人,你想往上爬就得投其所好,咱们为人处世不可太过刚直,只要不违背自己的本心,不违背自己的原则,行事讲究一些策略是完全可以的!”

  花木兰看着赵俊生,咬了咬嘴唇,点头道:“好,我听你的!”

  送走了花木兰,赵俊生让高修和曹蛟继续操练新兵,他则带着四千多民壮继续建造新军营。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短短十天时间之内就把一座新军营给搭建起来了,军营不再是营帐林立,全部都是营房,包括马厩仓库都是使用粗大的木料搭建起来的,木料之间的缝隙全部用黏土稀泥封堵,冬季不会透风,营房都挖了两尺深的地基,把木料扎进去之后用夯土夯实,就算分再大也吹不倒营房,若是营帐,到了秋冬之际经常有被吹倒或被大雪压垮的。

  为了防止营房屋顶漏雨,把屋顶的木板间的缝隙用黏土糊上,待其晒干,再刷上一层桐油,再晒干之后铺上一层干草,如此便不会漏雨了。

  在建造新军营的同时,赵俊生还分出一大半的民壮,给他们发放一些工具,让他们在附近开荒,开荒出来的田地种上麦种。

  为了赶在天气完全转凉之前开垦出足够多的田地把麦种种下,民壮们都很卖力,在土里刨食的老百姓都知道错过了播种的季节到了明年就没有收成,他们就得饿肚子。

  这一部分民壮还在开荒种地时,新军营已经建造完毕了,赵俊生让这些建造军营的民壮又继续在旁边给他们自己建造一座的营地,以帮助他们抵御风雪度过寒冬。

  到了十月中旬,民壮们居住的营房也建造完毕了,所有人都有了一个安乐窝。

  “都统,裴进从善无县回来了!”亲兵队长兼陌刀队队长李宝打马跑过来向正在监督民壮们开荒播种的赵俊生报告。

  赵俊生一听,当即让手下在这里盯着民壮们劳作,他和李宝赶回军营。

  裴进一脸的憔悴,正喝着茶,看见赵俊生走进来立即起身拱手行礼:“属下见过都统!”

  赵俊生摆摆手:“不用多礼,家里情况如何?上次柔然人突袭善无县,家里没出事吧?”

  裴进说:“不幸中的万幸,柔然人突袭善无县时,属下家眷们及时躲进了储存咸菜的地窖,依靠咸菜顶了两天等柔然人走了才出来,不过家里值钱的东西已经被柔然人掳掠一空了,属下回去时,他们已经在城外挖了好几天的野菜吃!”

  “县城里的情形,只能说惨啦,十室九空,属下赶到时,街面上尸横遍野,野狗小猫也看不到两只,城里活下来的人没几个了,这几日活下来的官员征招城外的百姓们收拾尸首,足足六天才把城里收拾干净,仅仅埋尸体的大坑就挖了二十多个!”

  赵俊生自从得知柔然人突袭了善无县城,他就想像得到柔然人在善无县城内干了什么,如今亲耳听裴进说出来,他都忍不住浑身直颤抖。

  良久,赵俊生收拾心情问:“家里都安顿好了吗?”

  “劳烦都统挂念,属下已经把家里都安顿好了,留下了足够的钱财和粮食,至少三个月之内不会受冻挨饿!”

  赵俊生点点头,这才开始说起正事,“让你联系的商人,你联系得如何了?”

  裴进拱手说:“按照都统的吩咐,属下这半个月来考察了附近几个州府的商人,只有一个人符合都统的要求,此人名叫乔义诚,是个汉人,原本在朔州做个小官,可他在官场上没什么靠山,又无意中得罪了高官,在官场上混不下去了,只好退出官场用以前做官时积攒下来的一些钱财做起了生意,这些年他凭借着精明的头脑和以前在官场的一些人脉和熟悉官府门路把生意也算是做得风生水起,不过此人最近遇到了麻烦,生意受到了同行的打压,许多货物积压卖不出去,又有一大批货物被被官府以私通柔然人的罪名给查抄,正是着急上火的时候!”

  赵俊生摸了摸下巴,问道:“此人现在在何处?”

  “属下已经把他带来了,此时就在旁边的营房内!”

  赵俊生考虑了一下,说道:“今日晚间你带他过来见我!”

  “是!”

  天黑了,南天堡上下所有人都吃过了晚饭,裴进把商人乔义城带来了大堂。

  在裴进介绍之后,一个四十多岁高瘦商人上前对赵俊生见礼:“草民乔义城拜见都统!”

  赵俊生观察着乔义城,也不出声说话。

  乔义城此时也在观察着赵俊生,他也很好奇赵俊生这个人,一个汉人竟然做到这个位置却是不容易的。

  良久,赵俊生说:“乔员外是吧?本都统不想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吧,本都统缺粮缺布料衣物,这里有一万六千人,你若能拿出半年的粮草和衣物让本都统的麾下吃饱穿暖,大娥山堡、屯柞山堡、南天堡这三座关隘可以任由你和你的商队畅通无阻,不管你的商队贩卖什么货物去漠南漠北,本都统可以保证没有人敢查!”

  乔义城听得倒抽一口凉气,心说这赵都统好大的胆量,就为了一万六千人半年的粮草就敢私自放商队出关和柔然人交易!

看过《我老婆是花木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