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397章 孤注一掷

第397章 孤注一掷

  燕然山北坡大片大片的针叶林生长得极为茂密,一支兵马在山坡下沿着西北方向快速行军。

  战马小跑着,兵器和甲胄传出金属摩擦的声音,旌旗迎风吹拂得哗哗作响。

  拓跋范手执缰绳扭头问:“花将军,距离柔然人的藏身地还有多远?”

  高原上的太阳光照很强烈,只一天的时间,花木兰脸上的皮肤就被晒成了小麦色。

  她拿出地图看而来看,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高声回答:“以现在的行军速度还有两个时辰应该可以抵达!”

  “再行军一个时辰放慢行军速度,将士们和马匹都需要恢复体力方能作战!”拓跋范思索一番后对部将贺葛那大声命令。

  贺葛那答应:“是,王爷!”

  行军一个时辰后,右厢大军放慢了行军速度,马匹们都从小跑改成快走。

  花木兰认为无论是他还是拓跋范,又或是拓跋范的部将们都没有来过这燕然山北麓,尽管有地图作为参考,但地图太简陋,而且也不一定准确,似乎有必要派侦骑先去探探路。

  “王爷,此前侦骑追踪柔然人时并不是走的这条路,我等不熟悉地形,是否应当派侦骑斥候去前方探探路?”

  拓跋范听了花木兰的建议,思索一番之后摇头拒绝:“不必,只要知道柔然人的藏身位置就可以了,此时派侦骑过去很容易被柔然人察觉到,等他们做好了准备,我军就达不到突袭的目的了!”

  花木兰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她来这里的目的是督促拓跋范对柔然人作战,拖住右厢兵马,尽量为永昌王赶来争取足够的时间,同时也防止拓跋范有可能收到消息之后不顾一切的带兵返回或者犯上作乱。

  大军翻过了一道高岗正在下坡,对面两里外的一处山谷口突然慢吞吞走出来一队柔然兵马,双方就在这不经意间遭遇了。

  “停——”拓跋范勒马停下神色凝重的举起了手臂。

  花木兰勒马停下向远处一看,立即说:“王爷,应该就是这支柔然军,看样子他们正准备离开!”

  “全军列阵——”拓跋范回头一声大吼。

  贺葛那等部将们纷纷打马向后方跑去,一边飞驰一边大吼:“王爷下令,全军列阵,列阵!”

  由厢兵马们听到命令纷纷以幢为单位布阵。

  对面山谷口外的柔然军此时显然也发现了右厢大军,领军的就是图真公主,她此时也是大吃一惊,这支魏军兵马怎么会在这里,但此时已经容不得她细想了,当即下令:“柔然勇士们,列阵迎敌!”

  双方兵马都快速行动起来,一阵阵呵斥喧嚣声,大战来临的紧张气氛让许多战马都忍不住嘶叫起来。

  柔然人都有些紧张,他们几天前突袭魏军大营、围攻黄岩山时吃过一次败仗,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缓过劲来,士气还没有完全恢复,此时再战难免心中惴惴不安。

  双方主将都是聪明人,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率先发动攻击必然占据优势,因此他们不等对方列阵完毕就想要抢先攻击。

  “右厢将士们,随本王出战,杀——”拓跋范抓起长枪向前一指大吼着打马带头冲出去。

  “柔然汗国的勇士们,拿起你们的弯刀和长矛,用鲜卑人的鲜血洗刷你们的耻辱,随本公主杀——”图真公主第一次亲自带兵冲锋陷阵了。

  双方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动了攻击,千军万马在草原上狂奔,马蹄声如雷声滚滚,仿佛晴天霹雳,泥土和草屑被马蹄践踏得飞起,灰尘升向天空,地面不停的抖动,喊杀声一阵阵传遍四方,激昂的战鼓声和苍凉的号角声激励着双方兵马士卒。

  “嗖嗖嗖嗖······”无数密密麻麻的箭矢从双方高速移动的军阵之中飞向天空射向对方头顶。

  一个接一个的兵卒中箭后跌落下马被身后的同袍淹没,失去主人的战马本能的躲避危险向战场外逃去。

  双方的箭矢对射互相造成了不小的伤亡,近距离冲刺结束之后弓箭不起作用了,兵卒们纷纷丢弃骑弓拿出长短兵器近身厮杀。

  混战无可避免的发生了,这一仗因为双方不期而遇都没有足够时间来得及部署其他战术,只有简单的对冲骑射和冲阵厮杀。

  在分分秒秒都有无数人死亡的战场上,杀人没有多余的动作,有且只有一招,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一刀生、一刀死。

  鲜血喷溅、残肢掉落、头颅飞起,吼叫声和惨叫声参杂在一起,只有冰冷的兵器交鸣之声形成点缀。

  太阳落下,黑夜降临,残余的柔然人率先撤走了,魏军没有追击,也不能追,夜黑之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一仗魏军并没有占据太多优势,杀敌一千也是自损八百。

  连夜后撤了二十里之后,拓跋范下令扎宿营,清点损失。

  花木兰伤势并未痊愈,经此一战,几乎脱力,疲倦得不想动弹,在吃了一些食物和疗伤药丸之后早早睡下。

  次日上午,战损结果出来了,右厢军损失了两千多人,只剩下四千多人,经过带队前去打扫战场的将官派人回来报告,柔然人留在战场的尸首近三千,双方的损失相差不大。

  拓跋范把花木兰找来说:“这支柔然军损失了近三千人,根据你提供的消息,他们这次撤走的应该剩下不到一千,这点人马已经对我们造成不了多大的威胁了,而且这些人太少,容易隐藏,若是有心藏起来,我们还真不一定找到。本王的想法是就此撤军返回穹隆岭大营,花将军以为如何?”

  花木兰抱拳对拓跋范说:“王爷,我等是奉诏搜讨柔然人,战事远远没有结束,柔然人的损失并不大,如今是放牧的季节,他们并未集中起来,我等若没有收获,如何向皇帝交代?况且,没有穹隆岭大营的旨意,擅自撤回去可是大罪啊!”

  拓跋范皱起了眉头,“花将军的意思本王当然清楚,可如今我部损失过大,一万兵马出来,如今只剩下四千余人,还要不少人受伤,箭矢快要用光了,刀枪长矛和盔甲这些损耗严重,必须要补充啊!”

  花木兰坚持自己的想法,“王爷,这股柔然人只剩下不到一千人了,若是不解决他们始终是一个祸害!末将拦不住王爷率军返回,但请王爷先想清楚回去后如何跟皇帝交代?皇帝若问王爷,难道稍稍有些挫折和困难就打要退堂鼓吗?王爷如何作答?”

  拓跋范心里挣扎了一番,却不得不放弃率军返回的想法,下令派出侦骑沿着燕然山北麓搜索柔然人的踪迹,一边搜索,大军一边向西北方向移动。

  黄岩山下。

  辎重队终于赶来了,比赵俊生预料的迟了一天。

  赵俊生、高修、高旭等人看着将士们把辎重从马车上卸下来抬进一顶顶营帐。

  “高旭,皇帝驾崩了!”

  刚刚押运辎重赶到的高旭明显被赵俊生说的这个消息惊到了,“驾崩了?作战时阵亡的?”

  “不是,是被柔然人刺杀的!”

  高旭半响没说话,他需要时间消化这个消息。

  “那······如今这里是谁主持大局?”

  “随军大臣们在拥立谁为新皇而吵翻了天,我下令封锁了消息,派出去搜讨柔然人的各军大将们都应该还不知道,否则他们早就带兵返回来了!”

  说到这里,赵俊生严肃的说:“高旭,我们只能拥立永昌王才能保全自身,才能获得好处,如今这个时候你必须站在我这一边!”

  高旭立即抱拳说:“将军放心,属下誓死忠于将军!”

  这时一个兵卒带着一个随从模样的人走过来禀报:“将军,山上派人下来求见!”

  赵俊生扭头看向那随从,那人拱手作揖:“将军,小人是太常东郡公的随从,我家老爷有事想请将军前去相商!”

  “好!”赵俊生答应,看了随从一眼问道:“本将军为何没见过你?”

  随从回答:“小人这些天一直待在山上伺候我家老爷的饮食起居,将军自然是没见过小人的!”

  赵俊生点点头,把高修拉到一边低声交代了几句,带着李宝和六个亲兵跟着这随从上了山。

  等到了山上,赵俊生皱起眉头疑惑的问带路的随从:“咦,这不是去崔公营帐的方向!”

  随从笑道:“我家老爷为了保密把会面地点改了,以免引起其他大臣的怀疑!”

  赵俊生若有所思。

  很快来到一顶营帐内,赵俊生却发现帐内并非是崔浩,而是侍卫统领匹娄金。

  “匹娄金统领,不是说崔太常请本将来的吗?怎么是你?”

  匹娄金起身笑道:“本将想见见赵将军,担心将军不来,所以只好借崔太常的名义请将军过来一叙!我等一干大臣有意拥立乐安王登基为帝,不知赵将军以为如何?”

  赵俊生摇头冷笑:“那不可能,本将军已意属永昌王!尔等在这里费尽心机为乐安王谋划,乐安王本人都不知道,他若不愿意,尔等岂不是拿着热脸贴冷屁股?”

  匹娄金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赵将军的意思是没得谈了,那么本将就只好送赵将军下去给大行皇帝陪葬了,来人,杀——”

看过《我老婆是花木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