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570章 翻脸
  天快黑了,几个捕快穿着便衣在羽林军营地旁边摊位后显得百无聊赖,他们几个装扮成小贩在羽林军营地外摆摊,想以此找到对客栈掌柜女儿施暴的羽林军兵将。

  “三哥,天快黑了!”最左边一个捕快打着哈欠对捕头说道。

  廖三扭头看了一眼军营门口,“再等等!”

  太阳落山之后,天色暗了下来,陆陆续续有兵将从外面回来,廖三等人一边叫卖一边观察着回营和出营的兵将,但没有一个脸上有抓伤。

  就在廖三招呼弟兄们收摊走人的时候,三个兵卒从营门处结伴而来。

  “给老子来一份酱豕肘!”三人之中的一个兵丁走到廖三的摊子前指着卤锅里的猪肘说道。

  廖三早已发下此人脸颊上有几条指甲抓痕,他一边给此人装猪肘,一边扭头看向旁边的捕快兄弟,向他们打眼色。

  “给,包好了,要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廖三把包好的酱猪肘递给面前的兵丁。

  兵丁接过酱猪肘去掏钱,刚低下脑袋就发现自己脖子上多了一柄雪亮钢刀,一个声音传进耳朵里:“别动,否则死!”

  “碰”的一声,廖三在地方试图反抗时一拳砸过去,把面前的兵丁砸晕在地上,其他两个兵丁也被他同伴控制住。

  “快,捆起来带走!”廖三招呼一声,跃过摊子扛起兵丁就向城门方向跑过去,就连摊子都不要了。

  另外几个便衣捕快也押着另外两个兵丁一路想城门方向狂奔,营门处的羽林军兵将发现了异常,立即跑出一队人马来追。

  “站住,站住!”

  在被追上之前,廖三等人终于押着疑犯逃进了城内,而追兵却被城门守卫拦在了城外,双方还差点兵戎相见。

  经过一夜的审讯,加上大刑伺候,被抓来的三个嫌疑其中一个犯熬不住,最终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有了这一个突破口,剩下两个很快就被攻破了心理防线,一一交代了当晚的情形。

  次日上午,赵俊生从城外军营返回刺史府之后,太守李元德前来求见,赵俊生让人带他进来。

  “下官李元德拜见将军!”李元德走进大堂躬身躬身行礼。

  赵俊生一边吃早饭,一边问:“何事?”

  “回将军,温记客栈那案子破了,当晚对客栈掌柜女儿施暴的是三个羽林军兵卒,蓟县县衙的这几天在城外羽林军营地外化装蹲守,终于在昨天确定了嫌犯的身份并实施了抓捕,经过审讯,这三人对所犯之事供认不讳,这是他们三人的供状,均已签字画押!”

  赵俊生放下筷子接过供状看了看,还给李元德问道:“案子是太守府审理的,还是蓟县县衙审理的?”

  “是县衙审理的!”李元德回答。

  赵俊生喝完一碗稀粥,“杨宽打算如何判决?”

  李元德说:“若是本府辖下的百姓,蓟县可以按照律法判决,可那三人是羽林军兵卒,不是本州人士,正是不知道该如何判,所以下官才来求见将军,还请将军示下!”

  赵俊生问:“若是渔阳郡的百姓在你燕郡治下犯事,你认为该如何判?”

  “自然是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李元德回答。

  赵俊生问:“那么此案又有何区别?”

  李元德苦着脸说:“依法判决当然是好,可若是贾周上门来找麻烦当如何是好?”

  “碰”的一声,赵俊生猛的一拍桌子,吓了李元德一跳,“找什么麻烦?你们照规矩办事,他有什么理由找你们的麻烦?看看你们,一个个平时人五人六的,在百姓们面前威风得不得了,如今遇到权贵就焉了!你回去告诉杨宽,该怎么判就怎么判,若是有人找麻烦你们顶不住,全部退推到本将军这里来,就说是本将军让你们这么判的!”

  “是,将军!”李元德答应后转身离去,出了大堂才敢擦汗。

  过了一天,判决下来之后,贾周得到了消息,先是蓟县县衙要求杨宽放人,杨宽自然不敢放人,把事情推给太守李元德。

  贾周又跑去找李元德要求放人,李元德再把事情推给赵俊生,贾周气得在太守府大闹一通,差点就把李元德审案的案桌给掀翻了。

  不久,大闹太守府的贾周坐马车来到刺史府找赵俊生。

  赵俊生一边处理公文,一边问:“公公今日所为何来啊?”

  贾周压制着自己心里的怒气说:“将军,咱家随行的护卫中有三个羽林军兵将被你们蓟县县衙的人抓了,还被判了斩立决。咱家很不明白,蓟县县衙为何要抓咱家的护卫,为何就敢判他们斩立决?将军是不是应该给咱家一个交代?”

  赵俊生头也不抬:“你说的这个事啊,本将军知道,太守李元德已经禀报上来了,蓟县方面既然敢抓人判斩立决,肯定是那三人犯了死罪,,此时不必大惊小怪!”

  贾周气急而笑:“好一个不必大惊小怪!他们三人是咱家的麾下,就算有罪,也轮不到蓟县来审判,要审也要由咱家来审,就算要判决也应该由咱家来判!太守李元德已经说了,此事是将军特意吩咐的,咱家敢问将军有何权利敢处置咱家的人,今日将军若不给咱家一个交代,咱家定要向朝廷参你一本!”

  赵俊生放下毛笔,合上公文放在一旁,抬手交叉放在桌上看着贾周说:“你要向朝廷弹劾本将,尽管去弹劾,本将军绝不会拦着你!不过本将军提醒你,本将军也会把你纵容护卫在蓟县欺凌百姓、无视法纪、包庇犯事护卫的事情上奏给朝廷!来人,派人去告诉杨宽,那三个羽林军兵卒触犯军法,按律当斩,立即执行,本将以征东大将军、都督幽辽诸军事之职全权委托蓟县县衙代为执行!”

  “是,将军!”牙将常昆站出来抱拳答应转身离去。

  贾周脸色变得难看,“赵将军,那三百羽林军是皇帝赐给咱家的随行护卫,要处置也要由咱家来处置,你无权杀他们!”

  赵俊生道:“是吗?本将军现在是幽辽最高军政长官,掌一切生杀大权,你只不过是一个监军,杀伐之权在我手,我要杀他们,你能奈我何?”

  “你······好好好,你等着,咱家一定要弹劾你!”贾周骂骂咧咧的走了。

  站在一旁把全程都看在眼里的东方辰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个贾周得势得太快,膨胀得也快,缺乏忍耐力,若是其他久经官场的官员遇到这种事情绝不会跟赵俊生对着干,不但捞不到好处,还把关系闹僵,以后不好相处。

  贾周虽然有皇帝的钦命,负责监察之责,若是性格柔弱、对朝廷心存敬畏的大将自然会对他礼让三分,但赵俊生这种性格刚柔相济、不畏权贵,又对朝廷没有多少敬畏之心的统兵大将怎么会向他服软?

  蓟县县令杨宽接到赵俊生的命令之后不敢怠慢,当即就下令把三个羽林军押到菜市口问斩,引得全城百姓前去观看,虽然他的官职是朝廷任命的,赵俊生无权撤换他,但赵俊生要整死他易如反掌,他可不敢不听从赵俊生的命令。

  贾周吃了一个哑巴亏,心里自然不甘,连夜就写奏章弹劾赵俊生专横跋扈、越权杀他的护卫。

  赵俊生自然也不会任由贾周弹劾,也让文笔上佳的幕僚写了一份奏疏弹劾贾周纵容护卫祸害百姓、违反军纪。

  在平城的宗爱同时受到了贾周和赵俊生的弹劾奏章,把两份奏章看完之后颇为头疼,现阶段他还不想跟赵俊生翻脸,他在朝廷的地位还没有稳固,需要赵俊生这样的强力外援支持,而贾周又是他的心腹,若不袒护心腹,岂不让部下寒心?

  一时间,宗爱颇感为难,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门外走进来一个太监禀报:“王爷,花木兰求见!”

  宗爱揉了揉太阳穴,挥手:“让她进来吧!”

  一身男装的花木兰走了进来,抱拳道:“见过王爷!”

  宗爱脸上露出笑容,起身道:“花将军来了,不知你来找本王所为何事?”

  花木兰道:“王爷,末将来平城一个多月了,不知朝廷打算让末将担任何职?总不能让末将在这里整日无所事事吧?若是如此,还请王爷禀报皇帝让末将回家,末将不想在这里浪费时光,回家也好给夫君生儿育女!”

  宗爱打着太极,“对于将军的任命,朝廷很重视,所以一直在考虑,还请将军不要心急!”

  花木兰心里这口气憋了半个多月了,如何不急?她已经来了好几次了,每次宗爱都找借口拖延,她一听宗爱又要拖延,当即就火了:“三日之内,朝廷若没有任命下来,本将连爵位和将军名号也不要了,直接走人回家!无官无爵位,朝廷总不能限制不让我出京吧?哼!”

  花木兰走后,旁边一个官员站出来很是气氛的说:“王爷,这花木兰也太没规矩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还在王爷面前发脾气,她以为她是谁啊!以下官之见,当治她一个大不敬之罪!”

看过《我老婆是花木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