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清妾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只是还不等他找到机会和小丽娘约定好下次相见的时日,小丽娘就笑着走了。

  他微微发怔地站在原地,望着小丽娘倩丽的身影越走越远,脸上写满了懊恼二字。

  早知道如此,他刚刚就该主动些的。

  弘晖有些后悔地想着,慢慢地往清辉阁的方向走去。

  而就在他离开的几分钟后,已经消失在鹅卵石小路尽头的小丽娘又出现了。

  她站在路边的花丛旁,远远望着弘晖离去的背影,嘴角闪过一抹志得意满的笑容,轻声呢喃着:“天真。”

  说完,她也沿着来时的路,往耕织轩的方向走去了。

  偶遇这种戏码,其实也就适用于弘晖这种情窦初开的小男孩身上。

  如果今个儿在这里的人是四爷……

  小丽娘这套蒙人糊弄事的小把戏,连两个呼吸的时间都撑不过去,便会被揭穿。

  不过么……她也是聪明,早早就将目标定在了弘晖的身上。

  就在小丽娘脚步欢快地往耕织轩走去的时候,借口要回到前面去和来访官宦议事的四爷回到了田字房前,他远远瞧着农田里忙碌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欣慰,但是待他走到近前,看清楚农田里忙活的身影,并非是他以为的三兄弟时,心底登时就升腾起了一阵阵的羞恼。

  他恼,恼得是他的苦心安排落空了。

  他羞,羞得是他自个儿竟然还在暗自得意。

  四爷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弘昪跟前儿,沉声问道:“你两个哥哥呢?”

  正在专心除草的弘昪闻声,猛地站直身子,有些惊慌地瞧瞧左右尴尬对视的两个小太监,轻声答道:“回阿玛的话,两个哥哥可能是觉得天气太热了,身上衣裳又都被汗水打湿了,便先一步回去洗漱更衣了,毕竟这田里的活计都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好样的。”四爷扭头瞧瞧地里两个衣袍背襟都被汗水浸透了的,低声喝道。

  四爷能够注意到两个小太监热得满脸涨红、衣袍背襟湿透,那一直小心窥探着四爷脸色的弘昪,又怎么可能注意不到这点呢,但是他又能怎么办呢,难道让他直接明了地告诉四爷,阿玛您刚走,两个哥哥就各自寻借口离去了。

  醒世歌有云: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他从小就跟着当世大儒读经史子集、习礼乐诗书画,又怎能做背后告状的小人呢。

  好吧,这都是借口。

  其实这都是他不想多生是非的借口而已。

  本来他是觉得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能够替弘晖和弘昀遮掩几分就遮掩几分罢了,何必为了这点小事横生枝节呢,本来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就够紧张了,要是再为了这点小事闹得沸沸扬扬,怕是以后他们见面连最起码的面子情都难以维系了吧……

  就在弘昪为难要如何作答的时候,四爷摆摆手道:“罢了,罢了!

  这天气也越来越热了,你也抓紧回去歇着吧,要是晒病了,你额娘要心疼的。”说完,他就倒背着手往不远处的肩舆走去,显然是不愿意再在这里多停留的样子。

  弘昪独站在原地,左右环顾一圈,抬手将不远处尴尬对视着的小太监叫到跟前儿,沉声吩咐道:“刚刚你们也瞧见了,抓紧给我那两个哥哥传信去吧。”说完,他就摆摆手,催着这两个扫袖子就要给自个儿跪下磕头的小太监去办事了。

  他也没有按照四爷的吩咐回去休息,扯着袖子擦擦额头上的汗水,便继续忙活了。

  除草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儿。

  因为这个季节里,天气又热又闷,农田里还有蚊虫隐藏,一会儿工夫,这身上身下就又痒又酸的,弘昪作为亲王阿哥,便是尔芙本着穷养儿富养女的观念,从来不曾娇惯他,但是在照料他日常起居的这一块,也从未疏忽过分毫,那是冬日早早挂起厚重挡风的锦缎床幔,夏日里早早换好遮挡蚊虫的轻纱床幔,床前围栏挡板上的药包,也是月月按时更换,别说被蚊虫围绕着叮咬了,一年到头都未必被蚊虫咬到一次。

  现在呢……他已经不敢去想自个儿露在外面的腿上是什么模样了。

  之前四爷在跟前儿的时候,为了保持住在四爷心目中的形象,三兄弟说说笑笑的,还不觉得有多难熬,随后四爷离开,弘晖和弘昀先后离去,弘晖为了早些搞定这农田里的活计,一门心思都在干活上,也不觉得辛苦难熬,但是现在么……这些酸爽无比的滋味就齐齐找上来了。

  就在他磨磨蹭蹭顺着垄沟往前蹭的时候,弘晖和弘昀匆匆赶过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该不会是故意要害我吧!”弘昪听见脚步声,刚抬起头来,还来不及招呼弘晖和弘昀一声,弘晖就已经怒气冲冲地窜到他的跟前儿来,直接质问起弘昪来了。

  “大哥,还请您慎言。”弘昪脸色微沉,沉声喝道。

  “呵,小爷早就知道你和你那个额娘一样是个心如毒蝎的小人了。”

  弘昪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他真是恨不能一拳打在弘晖的脸上,但是……

  他冷冷地凝视弘晖片刻,使劲全身力气地压制住了想要打人的冲动,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大哥,你素来谨慎,但是现在如此不敬嫡母、以下犯上,若是被传到阿玛耳朵里,怕是你难逃责罚啊。”

  说到这里,他话音微顿地擦擦脸上的汗水,继续道:“至于是否是我害你……

  刚刚阿玛过来的时候和我说了些什么,你的亲信奴才就在这里听着呢,想来他们也一字不漏地告诉你了,你要是心里有不服气的地方,也别再这儿和我多做纠缠,不如咱们手拉手一块去找阿玛说道说道好了。”

  说完,他对着弘晖冷冷一笑,直接绕过弘晖离开了。

  弘晖在这件事上,本就是不占理了,他听完小太监的回禀,心里满是忐忑不安,生怕惹怒四爷受罚,而他也知道这事儿和弘昪的关系不大,他之所以匆匆过来寻弘昪的麻烦,也不过是想找个途径发泄下心底的惶恐不安罢了。

  不得不说,弘晖这位大阿哥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其实就是他自个儿也说不清自个儿的想法,他在知晓乌拉那拉氏被病逝的真相时,便已经放弃争夺府里世子之位的打算了,或者也不能说是放弃吧,因为最开始就是乌拉那拉氏逼着他去发奋进取、去争夺世子之位,其实他本人对于世子之位,并没有什么想法。

  随着乌拉那拉氏过世,他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下来了。

  世子之位什么的,弘晖也彻底丢在了脑后。

  不过随后他还没来得及和当时还姓瓜尔佳氏的尔芙表示出他的善意时,他就从老八胤禩那里得知了乌拉那拉氏被病故的真相,再然后,他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理智全无地做出在宫中行刺尔芙的荒唐举动了。

  后来,他去乌拉那拉氏陵前守孝,便已经是彻底放弃了世子之位。

  正因为弘晖放弃了世子之位,他才会在十三爷府里做出收用舞姬的举动。

  只是他并不能很好地认清自个儿的内心,老是在争夺世子之位这件事上摇摆不定,也就造成了他既不肯锐意上进,又格外在意四爷态度的诡异行径了。

  比如此时……他一边享受着和美人儿花前月下的乐趣,又担心惹怒四爷。

  他心里惶惶难安,也没有其他办法纾解,总不能和他院里那些侍妾承认自个儿的胆怯和恐惧吧,所以弘昪这个仇人瓜尔佳氏之子就成为了弘晖发泄心中郁郁的最佳途径。

  这会儿,他三言两语地就将两人还算和谐的关系闹掰了。

  弘昪转身离去,弘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弘晖有些为难地站在原地,又将迁怒的眼神落在了他留在这里代替自个儿干活的小太监身上了,相比起他刚刚就是和弘昪打打嘴仗的小儿科举动,他对上小太监,那态度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他丝毫不在意旁边还有弘昀和其他仆从的存在,一脚就将垂首而立的小太监踹倒在了农田里,冷声呵斥道:“没用的东西,让你办这点小事都搞不好,小爷养你何用,还不赶紧滚到里面去把活计都干完,要是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你就等着倒霉吧!”说完,他就甩着袖子到一旁的树荫下乘凉去了。

  弘昀就如同一个最合格的看客一般,静待这出大戏落幕之后,也学着弘晖的做派,安排了擅长料理农活的小太监代替自个儿在农田里干活,自个儿走到树下乘凉去了。

  不过他没有和弘晖坐到一块,而是默默地坐到了一旁。

  从小生活在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是风云变幻不测的四爷府里,便是弘昀在大李氏跟前儿受尽宠爱,呆萌了一些,但是也是很懂察言观色之道的,他既不亲近弘晖,也不亲近弘昪,更不想去争夺世子之位,随着师傅读书习字、练拳踢腿,也是含混糊弄得很,反正他就是一个整体素质保持在中流的普通人。

  就在他无趣地坐在一旁发呆的时候,坐在旁边不远处的弘晖凑到了他跟前儿,弘晖一边说着,一边坐在弘昀的身边:“这事儿,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弘昀闻言,微微一愣,随即一脸无奈地摇摇头道:“老实认罚呗。”

  “阿玛的性格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难道你以为这是轻轻松松抄写几个大字就能糊弄过去的事情么,我估计咱们要是想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接下来有罪受了!”弘晖脸上写满了无语二字,摇头叹息道。

  “那大哥想要怎么办呢,弘昀都听大哥吩咐。”弘昀深以为然地点头问道。

  “你身边伺候的小太监怎么回你的,我身边伺候的小太监说弘昪那小子替咱们遮掩了几句,要不然咱们就咬死了弘昪替咱们想出的借口,认定咱们就是瞧着这田里的活计都差不多干完了,先一步离开回去洗漱更衣了,咱们俩是哥哥,弘昪是弟弟,弘昪多做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你觉得怎么样?”弘晖被弘昀这副呆呆傻傻的模样弄得无奈了,主动建议道。

  弘昀听完,细细琢磨了片刻,爽快地点点头答应了。

  “那咱们就定好了,等碰到阿玛的时候,咱们就这样解释。”

  “嗯。”弘昀老老实实地应承道。

  只是弘昀的心里却并不认可弘晖这种打死不认错的愚蠢行为,想想小太监来报时所说的阿玛愤怒离去,便已经能看出阿玛根本就没有相信弘昪所说的托词,要是主动认错还好些,要是死咬着这借口不放,估计就要更倒霉了。

  不过么……他素来是昏昏傻傻的模样,也就不打算和弘晖争论长短了。

  只是弘昀表示,他一会儿回到前面就要去找阿玛主动认错,到时候有弘晖这个死不认错的兄长对比,那自个儿这种习惯性偷懒的举动,想来阿玛也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其实他就是爱躲懒偷闲而已,倒不是个蠢人。

  正因为如此,小小年纪的弘昀已经想好了自个儿的将来该如何安排。

  他不愿意按照额娘大李氏所吩咐的那样去争夺世子之位,他也不想过阿玛这种勤恳辛劳的日子,他就想学书里那些放荡形骸、恣意妄为的纨绔公子,清闲自在的过日子。

  毕竟就他这样的亲王阿哥,便是不能承袭爵位,成亲分府之后,一个贝勒的位子,总归是跑不掉的,到时候他就能够清闲自在的过逍遥日子了。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便是大李氏耳提面命地督促他上进,他亦是如此。

  当然,弘昀这点小心思是瞒不住耳目遍府的四爷的,但是四爷并不打算干涉这些,反而有些纵容他,只要他不做出出格的事情、按时完成西席先生交代的功课就好,毕竟如四爷府这样的府邸,已经不需要子孙发愤图强、光耀门楣了,而且有了他和诸多兄弟为帝位互相暗害的这番经历,四爷也认为优秀的儿子不需要太多,有个两三个就足够用了。

看过《清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