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娇商 > 第九十九章 相似的排列手法

第九十九章 相似的排列手法

  “水果有的有问题,有的没问题!”

  没错,就是这样,对方并没有把所有的水果都下毒,而是下了一部分,以至于吃的人中毒了,没吃的无影响。

  这和安神香何其相似?同样是按照规律的排布,有问题和没问题的交叉放置,以保证中毒数量和计划无大出入。

  此等手法,苏宛芷无比熟悉,除了赵羽柔和苏文运,不做他想。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水果看起来无任何损伤,所有的看起来都没什么差异?”

  鹰城翻了个白眼:“这还不简单,只需要在水果表面涂上无色无味的药水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孟氏听了鹰城的讲解,探着身子向前:“那这位大人,有没有办法找出真凶?”

  “老太太,只需要探查饭菜由何人经手,水果又经谁的手,想来并不难查。”

  孟氏冷哼道:“若是查出来罪魁祸首,我要扒了他的皮。”

  好好的宴会被折腾成这样,苏府俨然成为苏安城的笑柄。

  本以为反季节的水果能够充分表现苏府的财力,谁曾想恰恰是这些东西,深受客人欢迎,从而导致中毒者众多。

  鹰城笑了笑,这不过是最拙劣的手法罢了,他定了定神色道:“老夫人,我能帮的只有这么多,调查真凶还得靠你们。”

  孟氏自是明白这样的道理,对方能做这么多已经帮了大忙了。

  所以在凌奕寒提出告辞的时候,她没有挽留。

  苏宛芷抬脚送凌奕寒离开,不管怎样,他帮了她大忙:“谢谢你!”

  凌奕寒回过头来盯着她的眼睛:“只是谢谢还不够哦!还有一份大礼送给你!”

  话音刚落,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拖着个人走了过来,随手把那个胖胖圆圆的男人扔到地上。

  看男人的穿着,是苏府厨子的统一配备,苏宛芷哪儿还能不明白他们的用意。

  不等她说什么,凌奕寒丢下一句:“苏小姐,你欠两个人情了,记得还!”

  苏宛芷感激的话卡在嗓子里,不自在的嘟囔:“记这么清,还怕本小姐欠你不还怎么滴?”那点刚刚升起来的好感就这么被凌奕寒欠揍的提醒噎了回去。

  再说苏府主厅,两人一离开,孟氏就厉声道:“来人,去把厨房的人都给我叫过来!”

  今日苏府发生如此大事,下人们人人自危,厨房的人战战兢兢跪在大厅中间,生怕被怀疑的是自己。

  “说说吧,到底是谁?”老太太淡淡的扫过下面的人,多年的威严让下人们呼吸一滞,哆哆嗦嗦的谁也不敢吭声。

  孟氏的火气憋在心口上,压得她喘不过气儿来,对可能是罪魁祸首的下人自是没有好脸色:“孟嬷嬷,你去,一个一个来,不愿意说的先打十大板子。”

  十大板子?孟氏也是发了狠,这几板子打下去,半条命可就没了。

  想到这里,厨房的人冷汗顺着脸滴到地上,突然,有人站出来道:“老夫人,老王头不见了!”

  管他是不是下毒的人呢,谁让关键时刻不见了呢?更何况老王头此番作为,不是畏罪潜逃是什么?

  “那你怎么不早说?”孟氏连连逼问。

  一向慈眉善目温和的她发起火来,亦不容小觑,那人结结巴巴的道:“老...老夫人,小的不...不敢说,老王头中午宴会之后,就......就不见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三少爷曾经去厨房找过老王头,可是......苏文运再怎么说也是主子,如果没有证据乱说......他眼神闪了闪,选择将此事隐瞒下去。

  孟氏不知道浑身的火气该往哪儿发,却在心里给赵羽柔划上一笔:“都是这个女人搞的鬼,把家里整的乌烟瘴气的。”

  “孟嬷嬷,再派人找老王头,不查出真凶,这些人全都给我发卖了。”

  这话可就狠了,孟氏话刚说完,厨房的人就觉得自己被阴霾笼罩,要知道,被大户人家发卖出去的家奴,都会被贴上犯了大错的罪名,不管到哪儿,都不会再有人要,所以他们的归宿只能成为苦奴,做苦力不说,还吃不饱穿不暖,就连自己的子女都要被唾弃,成为最低贱的人。

  他们一致将那么罪魁祸首骂了个半死,顺着刚才那人的话,竟又有人开口说道:“老夫人,奴婢今天中速上菜的时候,看到老王头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厨房里干什么。”

  “到底干什么?”孟氏猛拍桌子。

  巨响令说话的小丫鬟猛地一哆嗦,苦着脸带着哭腔道:“奴婢....奴婢没看清楚。”

  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老王头,即使小丫鬟没有最后的证明,加上老王头消失不见,结果可就耐人寻味了。

  不只是孟氏,在场的多人都觉得此事和老王头脱不了干系,否则他为何不吭一声就消失不见?

  就在这时,苏宛芷回来了,身后的小厮还拖着一个穿着灰蓝褂子的男人。

  只听苏宛芷道:“把人丢下吧!”

  刚才指认的小厮和小丫鬟猛地直起身来道:“老夫人,就是他,他就是老王头。”

  那老王头一看这场面,就知道东窗事发自己在劫难逃,瘫软在地上什么都不说。

  任由孟氏和苏宛芷如何审问都不说话。

  孟氏今天真生了气,一向吃斋念佛的她很少责罚吓人,今日却不同:“来人,既然他不愿意开口那就不废话了,给我打!先打十板子看他说不说!”

  那老王头一听,冷汗瞬间冒了出来,十板子?苏府的板子可不是普通的板子,板子上面凸凹不平,打在身上疼痛难忍,带起一个个血窟窿,十板子下去,不知还能不能留一条命在。

  他的眼睛闪了闪,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仿佛有什么不能说的难言之隐。

  此神情没有躲过苏宛芷的眼睛,她目光一转,冲打板子的人使了个眼色,接着对孟氏耳语几句,老太太领会她的意图,遂不再说什么。

  十板子下去,老王头已经哭喊不出声儿来,有气进没气出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上。

  然而即使现在,对于孟氏和苏宛芷的追问,他依旧沉默不语。

看过《娇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