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章青山从来不二

第二十章青山从来不二

  柳十岁在修行界是个很出名的人物,尤其在年轻一代里。

  他是天生道种,被青山宗重点培养,打进不老林,灭了云台,中间还顺便杀了洛淮南,回到青山被下剑狱,却又被师长默许离开,成为一茅斋斋主布秋霄的亲传弟子,身兼数家之长,今年更拿了梅会的道战第一,确实很厉害。

  但昆仑派长老陈文,按照天南境界划分早在数十年前便已经破海,实力强大至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远胜于他。柳十岁在这种没有任何取胜希望的前提下,如此平静而自信地说出那声来吧,在很多人看来确实是件很荒谬的事情。

  这有些像当初井九在青山九峰的千道视线之下走到那把椅子说了声我来吧。

  当他说完那句话后,手腕上的剑镯安静的仿佛睡着了——很明显不二剑也完全不看好他。

  小荷也是如此,所以明知有些丢脸,也要以最快的速度点破柳十岁与井九的关系。

  越境取胜这种事情,往往只存在于传说里,或者井九这种人的身上。

  陈文没有发笑,心知柳十岁并非普通人,想要击败对方,而且还能重伤对方,其实很有难度——是的,虽然青山宗与昆仑派的关系向来不好,今日他更是有意想要折辱一番对方,但归根结底,他也不敢真的把柳十岁如何。

  小荷说的那句话看似可笑,却真的很有用。

  整个朝天大陆都知道柳十岁是井九当年的书童。

  如果说宰相的门房都能算三品官,那青山掌门的书童可比普通宗派的长老重要多了。

  小荷已经退到了树林里面,多年前逃离海州城后,她便再没有出过手,习惯了站在柳十岁的身后。

  柳十岁向前踏了一步,鞋底与地面接触的瞬间,便有狂风呼啸而起,卷起青色的落叶,飘舞在天空里。

  溪水也自溅散,变成数万颗水滴,如一道漩涡般,围绕着他的身体快速转动。

  踏步的同时,他隔着数十丈的距离,向着对岸轰了过去。

  阴暗的黑烟里夹杂着血般的火焰,从他的拳头喷涌而出,化作一道黑龙,直扑那名昆仑派长老的面门。

  这便是血魔教的秘法魔功吗?

  感受着那道拳风里的森冷气息,陈文神情微凛,发现这个年轻人比自己推算的还要强些。

  他驭起昆仑派的遁法,化作满天清影,轻而易举避开那道黑烟,瞬间来到半空里,反手便是一掌落下。

  看似简单寻常的一掌,却遮住了秋阳,化作如山般的阴影,向着地面镇压而去。

  不愧是破海境的昆仑派长老,随意出手便有天地之威。

  如此惊天动地的一掌,绝不是柳十岁能硬接下来的。

  眼看着便要被镇杀,他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样笔似的事物,对着天空画了一道,就像是写字一般。

  笔过之处,便是一道彩虹。

  那道彩虹来得极快,由地面而至数百丈的高空,竟是只用了瞬间,色泽鲜艳,仿佛并非人间之物,

  擦的一声轻响,那道彩虹准确地落在了陈文的身上。

  他的境界再高,这时候也只能变成笔里甩出来的墨汁,疾速倒退,重重撞到了绝壁上。

  恐怖的震动从绝壁传至地面,再传至溪里。

  溪水四溅而起,那道依然未散的漩涡变得大了数分,满天青叶如利箭般飞出。

  那些昆仑派弟子们纷纷躲避,显得狼狈不堪。

  陈文从绝壁里飞了出来,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衣衫上隐见血迹,更加狼狈,竟是受了极重的伤。

  他盯着柳十岁,眼里满是震惊与愤怒,厉声喝道:“难道是管城笔!这怎么可能!”

  管城笔是一茅斋的镇斋之宝,与龙尾砚等其余三件齐名,乃是世间层阶极高的法宝,已经多年未曾现世。

  他哪里想到,布秋霄居然会把如此重要的法宝,交给柳十岁这个半途入门的弟子!

  柳十岁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服了两颗丹药,抓紧时间恢复真元。他得到管城笔认主的时间不长,境界还是不够,提笔在天地间落了一记,真元便已经消耗殆尽,脸色苍白如纸,再也无法写出第二记。

  陈文飘在天空里,长啸一声,一道剑光随啸声而去,瞬间便来到溪畔。

  柳十岁左手轻动,剑镯化作不二剑,破空而去。

  不二剑与那道剑光在天空里相遇,发出一声极其清脆的鸣响。

  一声轻响,柳十岁的左肩上出现一道飞剑,只是这道飞剑被不二剑削断了锋尖,没能穿透过去,鲜血不停淌落。

  陈文更惨,胸口出现一个血洞,鲜血从里面不停涌出。

  不二剑回到柳十岁身边,明亮至极,秀气短小,却显得那般可怕。

  柳十岁伸手抓住肩头的断剑,扔到地上。

  那道断剑微微颤动,似乎想要飞起。

  啪啪数声碎响。

  剑光照亮溪畔。

  那道断剑被不二剑斩成了碎片。

  天空里的陈文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化雨而落。

  “这他妈的又是什么剑!”

  与道心相连的飞剑被毁,境界不至于折损,想回复实力却要好些年,陈文又惊又怒,再也无法控制情绪。

  这剑又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如此锋利,居然能把自己的仙阶飞剑斩成了碎片!

  紧接着,他想到了西海之役后的那件传闻,眼里出现不可思议的神情,说道:“难道这是不二剑?”

  作为一名剑修,他自然知道青山的那些传世名剑。

  在那些名剑里,不二剑的杀伤力最强,因为它最锋利。

  任何剑修发现自己面对的是这种传说级别的名剑,都会发自内心生出敬畏,以及……气急败坏。

  有一茅斋的管城笔,居然还有青山宗的不二剑……难怪你敢越境挑战自己!

  陈文愤怒至极,踏着遁法,极其凶险地避开紧随而至的那道剑光,来到溪畔,双臂一振。

  一道火鹤离开他的双肩,向着柳十岁扑杀而去。

  柳十岁脸色苍白,眼底却燃烧着野火,右手一翻,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把折扇,向着那道火鹤扇了过去。

  清风甚疾,火鹤急剧变小,最后变成青烟,消失无踪,但双方已经在溪畔相遇。剑修最忌讳的便是被对方近身,交手的时候,时刻不忘拉远与对方的距离,但这时候陈文的飞剑已经毁了,身受重伤,必须行此险招。

  柳十岁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看着便是你死我活的时刻。

  忽然一道宁静而平和的气息出现在溪边。

  百余枚念珠无声而至,布成一道屏障,把柳十岁与陈文隔开。

  溪流上游的那名老僧宣了声佛号,说道:“二位道友请罢手。”

  昆仑派弟子都识得这位老僧,知道对方是通化寺的会元大师,双方也是偶然在这片溪畔相遇。

  这位会元大师佛法精深,悲天悯人却又嫉恶如仇,被世人与修行同道敬重。

  听到这句话,陈文脸色有些难看,还是停下了脚步。

  柳十岁随身携带的至宝太多,就算他能杀死对方,谁知道还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

  柳十岁也召回了不二剑。

  就在这个时候,那百余枚念珠忽然动了起来,挡住了陈文所有的退路!

  陈文脸色苍白,感到极其强烈的凶险,清啸一声,便要弟子们出手,同时手里握住保命的法宝便准备祭出。

  但还是晚了,谁能想到以德行高洁著称的会元大师,明明正准备调解双方的恩怨,却忽然间出手杀人?

  百余枚念珠同时爆开!

  轰隆之声不绝于耳,溪水蒸腾飞溅,然后被极高的温度灼成青烟!

  那声清啸骤然而止!

  烟尘落下,溪畔已经没有了陈文的身影,石上与水里到处都是血水,犹自冒着热气。

  那位会元大师已经到了数百丈外的绝壁之下,就此消失无踪。

  ……

  ……

  溪畔无比安静。

  缓缓流淌的溪水冲淡了石上的血,向着下游而去,发出的声音是那样的轻柔,落在人们的耳里,却是那样的惊心动魄。

  昆仑派弟子们的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无助地望向溪谷四周与同伴,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十岁也有些茫然。

  忽然有几名昆仑派弟子哭了起来,声音很是凄凉。

  数道剑光照亮溪谷,那些昆仑派弟子们召出飞剑,对准柳十岁,有些疯狂地喊道:“你们杀了师伯!”

  小荷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柳十岁的身边,挥手布出一道屏障,对柳十岁低声说道:“先走。”

  先前那一瞬间的茫然源自于善良的天性,但柳十岁很快便醒过神来,在不老林里受到的训练,让他知道绝对不能就这么离开。他伸手把小荷拦在身后,看着那些昆仑派弟子说道:“这应该是不老林的阴谋。”

  听着他平静的声音,那些昆仑派弟子冷静了些,想着先前的事情,发现确实太过诡异。

  但很明显,有些人不愿意柳十岁如此轻易地破开此局。

  “可你也曾经是不老林的人,谁知道是不是你勾结对方来此?如果你真是无辜,为何不先杀了身边这个狐妖?”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天空里落了下来。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的还有一个人影。

  极高的天空里,接近虚境的地方有座大舟的身影若隐若现,正是中州派的云船。

  那人就是从云船里跳了下来的。

  白千军的人还在空中,强大道法形成的风洞已经袭向溪畔。问道大会之后这些,他一直在云梦山里闭关,境界实力再有提升,出手却还是那样的无情而暴戾,竟是不管不问,便要把柳十岁当场杀死。

  柳十岁这时候真元已经耗尽,如何能避得开这道风洞?

  没有人注意到,某处绝壁里飘出了一道飞剑。

  那道飞剑很奇特,没有什么剑光,剑身远观就是一抹淡淡的灰色,像天空,又像山崖。

  就算有人亲眼看到这剑,也很容易以为那就是天空,或者山崖。

  而且那道飞剑也没有什么强大的气息,就像是片落叶,在风里有气无力地飘着。

  落叶飘进了风洞里,然后悄无声息、却又极其快速地上行,来到天空里。

  擦擦数声轻响。

  白千军的身上出现了十余道极其细小、却又深刻至极的裂口!

  他闷哼一声踏空斜退数百丈,落在溪旁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

  风拂树梢。

  他随之而起伏,鲜血不停洒出。

  他盯着绝壁里的那处,脸色阴沉至极,说道:“卓如岁……你就只敢偷袭吗!”

  那道灰色的飞剑有气无力地飘回绝壁前。

  卓如岁踏了上去。

  他驭剑来到溪上,看着树上的白千军,觉得好生莫名其妙,说道:“不偷袭你也打不过我啊。”

  (本章完)

看过《大道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