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六章蓝衣童子一封信

第四十六章蓝衣童子一封信

  那辆轮椅以及坐在轮椅里的泰炉师叔都变成了飞灰。

  井九没有再看一眼,转身向小庐走去。

  不管今天的局面最终会走向哪里,泰炉师叔的结局在四年前便已经注定了。

  是的,在四年前他便已经决定会在今天杀死对方。

  按境界与寿元来算,泰炉师叔早就已经应该死了,却一直在剑狱里活着。

  那是因为他选择了那种极致痛苦的秘法,强行续命。

  为了多活几年能承受那种痛苦的人,必然不会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

  这样的人物在离开之前,必然会做些大事,把数百年的囚徒生涯与痛苦尽数燃烧成狂暴的火焰。

  井九四年前做出决定后,便要考虑之后的事情。

  青山不能生乱,剑狱更不能乱,因为雪姬还在里面。

  泰炉师叔必须死。

  按照青山门规,他不便杀死被关在剑狱里的泰炉师叔,那便让方景天把你带出来吧。

  当然,这件事不是今天的重点。

  顺手。

  ……

  ……

  泰炉真人是被方景天从剑狱里冒险带出来的,是他指认井九的最大凭恃,现在就这样死在了他的身前。

  奇怪的是,从始至终方景天都保持着沉默,没有出手。

  这里没有什么阴谋,也不是那对师兄弟联手,可能只是因为那只白猫一直盯着他。

  就像这时候,井九转身向着庐下走去,那只白猫蹲在他的肩上,依然冷漠地看着方景天。

  方景天看到了青天大阵外的流云,还有一只若隐若现的、冷酷而无情的白色巨影。

  阿大的意思非常清楚,如果你动,我就动,而且是往死了动。

  你才破境。

  我已经通天很多年。

  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方景天最后选择了什么都没做。

  他是太平真人的徒弟,最正统的上德峰一脉,自然不会因为泰炉真人之死而愤怒。

  但井九亲自出手镇杀泰炉真人,而且居然真的成功了,这确实让他有些吃惊。

  “你觉得杀人灭口有用吗?”

  方景天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井九没有理他,路过顾清的时候,伸手把他拎了起来,带回庐下,然后轻轻一掌拍到他的头顶。

  啪的一声轻响,数十道精纯至极的剑意,被灌进了顾清的身体里,开始修复他千疮百孔的经脉与道树。

  顾清盘膝坐下,闭着眼睛,重新继续破境。

  先前他破境的时候,被泰炉真人用意剑慑压,身受重伤,甚至修行之路都会到此为止。

  现在看来,井九轻飘飘的一掌便解决了那些问题。

  井九看了赵腊月一眼。

  赵腊月慢慢走了过来,微低着头,心想自己还是没有听话,不知道会不会被教训。

  井九取出一颗丹药放到了她的手上。

  赵腊月很自然地接过服下,问都没有问这是什么,然后看了元曲一眼。

  元曲醒过神来,赶紧跑到庐下,恭恭敬敬站在了师父的身后。

  ……

  ……

  神末峰的人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天光峰顶很是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无数道视线落在庐下,带着些好奇、羡慕以及荒唐的情绪,当然最多的还是惊骇。

  所有人都亲眼看着,井九忽然出现在那个轮椅前,一拳轰出……泰炉真人便死了!

  即便这位青山最长的前辈已然油尽灯枯,是将死之人,但毕竟是位通天境的大物,怎么就这么被活活打死了呢?

  “是冥皇之玺?”布秋霄沉声问道。

  修行者们不禁哗然,看着井九的视线再次变得不一样。

  方景天看着井九声音微冷说道:“冥皇之玺居然也被你骗到手里了?”

  井九抬起头来,环视四周,视线所过之处,俱皆安静。

  一拳轰杀泰炉真人后,他的威势竟与元骑鲸差相仿佛。

  井九说道:“当年冥皇入镇魔狱,说好冥皇之玺由青山保管,我是青山掌门,这玺在我手里有什么问题?”

  方景天望向那辆轮椅先前在的地方。

  石上有数道裂痕,飞灰已然无踪。

  他抬起头来,望向井九面无表情说道:“用冥皇的玺,杀我青山的长老,你这个妖物未免也太嚣张了些。”

  听到这句话,赵腊月又看了元曲一眼。

  得到师父的指示,元曲哪里敢怠慢,抹了抹额上的冷汗,向前走了一步,清了清嗓子,说道:“寅卷三册十七疏副例里说过……”

  人们不禁怔住了,心想这是在做什么?

  过了片刻,有些青山弟子才醒过神来,知道他是在说青山门规。

  青山门规很复杂,分作五卷十七册,范围极广,除了上德峰上那些不苟言笑的长老,普通青山弟子想记住十分之一都是奢望。但在元曲这里,青山门规就像孩童开蒙时读的三字经一样,竟是被他清清楚楚、一点不漏地复述出来。

  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从青山门规各卷里挑出了七条门规,都与井九镇杀泰炉真人有关,非常精准。

  这七条门规说的都是同样的两个意思。

  一,冥皇之玺以及任何青山派的宝物,都可以由掌门私下保管。

  二,泰炉真人离开剑狱便是死罪,掌门可以不问而诛。

  井九是青山掌门是井九,那当然可以留着冥皇之玺,当然可以直接把泰炉真人杀了。

  至于用什么杀,这重要吗?

  各派修行者尤其是青山弟子们很是吃惊,心想此人怎么会对青山门规如此熟悉?神末峰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没人注意到元骑鲸的神情,他看着侃侃而谈的元曲,眼神有些温和,有些欣慰。

  ……

  ……

  今天来参加青山掌门即位大典的修行者们,至少已经确定了一个事实。

  这位年轻的青山掌门绝对不是朝歌城井宅的二公子,但他到底是景阳真人转世还是想要混天换日的剑妖?

  更多的人现在倾向于后者,因为方景天的那些话,也因为泰炉真人的出现以及死亡。

  任谁来看,井九都是在杀人灭口。

  他雷霆一击便送走了唯一见过万物一的泰炉真人,现在谁还能揭穿他的真面目?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是青山掌门,杀的干净利落,就算所有人都知道有问题,又有什么办法?

  方景天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以你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完全释放出冥皇之玺的威力,像先前那样的一击,你最多只能出一次,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井九把阿大放到膝上,用手指梳了梳毛,没有说话。

  阿大忽然觉得有些惊悚,蓬松的白毛本能里飘了起来。

  他现在的脸色很苍白,明显是受了冥皇之玺的反噬,正处于虚弱的状态,却是无人敢动。

  看着椅中的他,人们的视线里充满了畏惧、茫然与不甘。

  如果在别的故事里,他这时候真是像极了大反派。

  “难道你能把所有不服你的青山弟子都杀了?就算白鬼大人助你,但我们还有夜哮大人!你休想堵住天下众人的悠悠之口!”

  青山人群里忽然传出一道充满恨意与怒意的声音。

  井九没有看那边,望向着远处的云海,说道:“你们想怎么说与我无关,我是谁也不需要向你们解释。”

  如果需要向别人解释自己是谁,这真是世间最可笑的事情。

  就算所有青山弟子乃至整个天下的人都认为我不是景阳,那又与我何干?

  这就是他的态度。

  ……

  ……

  元骑鲸沉默了。

  方景天沉默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

  包括先前那个带着愤怒与恨意喊出话来的青山剑修也沉默了。

  天光峰顶一片安静。

  忽然山道上传来一道声音。

  “太阳不需要证明自己是太阳,是因为有无数直接或间接的证据以及经验证明了这一点,它是不言自明的真理。但哪怕你拥有景阳真人的所有记忆,就像他一样自恋,你终究不是真的太阳,也不是真理,所以你是应该被证明的,而且你也是可以被证明的。”

  人们吃惊地向着山道上望去。

  一个穿着宝蓝色华衣的小童正在山道上行走,想来应该便是他发出的声音。

  那个小童拱手在前,衣袖如海水般淌落,遮住了自己的脸,更有人注意到他的脚竟是没有挨着地面。

  难道这个蓝衣小童竟是飘过来的?

  小童的声音有些清稚,吐字卷舌有些刻意,偏中州中音。

  很多人下意识里想到,难道这是中州派隐藏的某个杀招?

  紧接着,所有人都推翻了这个想法。

  因为人们清楚地感受到了蓝衣小童身上散发着阴冷的气息,而像大泽令等强者更是没有听到他的心跳声!

  这个蓝衣小童究竟来自何处?

  ……

  ……

  过南山等两忘峰弟子,久经战阵,直觉敏锐,知道此人是敌非友,震惊想着此人是怎么通过的青山大阵?

  想着这些事情之时,蓝海剑已经带着十余道飞剑破空而起,把那个蓝衣小童围在了中间,随时可能斩落。

  “露出你的真面目!”

  蓝衣小童缓缓放下自己的双手,袖子如海水分开,露出了一张脸。

  那张脸很是稚嫩,额前的刘海像叶子般搭着,眉眼很是秀气,气息清冷,甚至可以说是冰雕玉琢一般。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小童的脸上竟隐隐透着某种异光。

  修行者们齐皆哗然。

  这名蓝衣小童居然是个冥界妖人!甚至可能是冥界的皇族!

  今天青山宗召开掌门即位大典,他是如何来到峰顶的?又是凭什么敢来这里?来送死吗?

  在很多人想来,这名蓝衣小童既然是冥界的皇族成员,还敢大摇大摆出现在这里,必然是位实力境界极恐怖的强者。下一刻,蓝衣小童便有可能变身成为如山般的魔鬼,向着人族修行者发起疯狂的自杀性攻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蓝衣小童看着围着自己的那些青山飞剑,脸上满是害怕的情绪,瘪了瘪嘴,竟是险些哭了出来。

  “各位同门不要这么凶好不好?”

  蓝衣小童一脸无辜说道:“我只是一封信而已。”

  过南山剑眉微挑,说道:“你来送什么信?”

  蓝衣小童叹气说道:“你听错了,我不是来送信的,我就是那封信。”

  元骑鲸忽然想到那年在天光峰顶跳下去的那封信,沉默不语。

  蓝衣小童转身望向庐下的井九,说道:“我是家师太平真人写给你的一封信。”

  ……

  ……

  (宋伊人同学生日快乐,我就不写信了,因为不知道地址,也不认识,咳咳。)

看过《大道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