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神背后的妹砸 > 198.第一百九十八章

198.第一百九十八章

  该发表在晋江学其余为盗请支持正版。  “顾名思义尔。”容舍道。

  白得得默念了两遍修容, 修容,然后不确定地问,“就是修饰人容貌的?”

  容舍道:“大略是的。”

  “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这朵花天地间都只有一朵, 就是拿来美颜的?”白得得道。

  “未必是美颜。相由心生, 修心才能修容。”容舍直接敲碎了白得得的幻想。

  所以说这朵花虽然上天入地只有一朵,可是功能就是修容,而且是变美变丑还不一定?这就是传说中的鸡肋吗?

  直到白得得回到三脉也没回过神来, 指着自己的脸对白元一道:“爷爷,你看看我, 看看我这张脸, 我还用得着美颜吗?为什么我种灵会种出阴阳修容花来?难道不应该是那些丑八怪才需要这什么修容花吗?”

  白元一也万万没料到白得得会种出这么个没用的东西来, 真是应了天地间广为流传的那句话, “好看的都不好用。”

  “而且你知道吗, 容舍居然还说修心修容, 这花不一定是美颜的。”白得得不敢置信地在屋子里气呼呼地踱步。

  白元一赶紧道:“我们得得当然是心美人美, 肯定会越变越漂亮。你也别生气了,这好歹是天地奇花, 至少你已经种灵, 可以修行了。等你爹娘出关, 爷爷多给你炼制些防身的法器, 乖孙, 你该去修行了,争取早日开田。”白元一说完就塞给了白得得一口袋的灵石。

  白得得丝毫没有被白元一安慰到,她推开那袋灵石道:“我不要,种的这什么鬼修容花,一点儿战斗力都没有,修没修行有什么区别?”

  “这说什么话呢?没有战斗力又怎么样,至少可以延长你的寿元。我白元一的孙女儿难道还用得着出去打打抢抢?爷爷,只盼着你能每天高高兴兴的,别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爷爷就心满意足了。”白元一道。

  白得得看了看白元一,这才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那你不会嫌弃我的灵种鸡肋吧?”

  “当然不会。”白元一道。

  “那你会背着我让我爹娘生二胎吗?”白得得瞪着眼睛道。

  “他们敢,看我不打断他们的腿。”白元一夸张地否认道。

  白得得这才勉强接过了那袋灵石,转头遇到凤真和周金龙的时候,就把灵石给他们拿去分了,连西器和东食都分了一些,她们两个小丫头也是种了灵的。

  “得得,你种的是什么灵啊?”凤真好奇地问白得得。

  白得得瞅了一眼傻不溜丢的凤真,看她都没显摆,就该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呗,居然还上赶着来问,要不是她心胸宽广,谁受得了凤真这种蠢材啊。

  周金龙一直在给凤真使眼色,示意她别再问了。

  白得得道:“就种了一朵花,没什么特别的。”白得得没有生凤真的气,毕竟这已经是事实了,就是凤真不问,将来大家也会知晓的。

  “哦,对了,那个苏彦璟种的什么灵啊?”白得得道。

  说起这个凤真就来劲儿了,“得得你还不知道啊?苏彦璟种出的是黄金祖龙,咱们得一宗可算是要扬眉吐气了。”

  祖龙是龙族里血脉最强的一族,源自远古,苏彦璟的这个灵种简直堪称当代第一人了,连剑王阁的神剑子也要略逊一筹。大约只有七宝宗的七宝镇仙塔才可与之媲美。

  “居然是黄金祖龙?”白得得那真是羡慕嫉妒恨,一同种灵的人,她居然遇到一个种出黄金祖龙的,而她却得了个鸡肋。

  白得得从自己的乾坤囊里又拿出一袋灵石还有一袋“清灵丹”交给凤真,“你把这个拿去送给苏彦璟,让他好好修炼,争取早日开田,明年就是咱们五仙宗的大比了,咱们得一宗能分到多少灵脉矿就要靠他们这些天赋弟子了。”

  周金龙不太高兴白得得对苏彦璟那么关注,“人家现在可是大红人,各脉都在抢他,送他东西的人都一串一串的。连白长老亲自去请他来三脉,他都没来。得得,人家未必肯领你的情。”

  “我无所谓他领不领情,只要他不要辜负他的天赋就好。” 白得得倒是不在乎这点儿东西,她慷慨惯了,何况苏彦璟看起来还算顺眼。

  凤真现在成了苏彦璟的小迷妹,生怕白得得反悔,拿了袋子就往外走,“我这就去送给他。”

  凤真一走,白得得转过来对周金龙道:“你也抓紧修炼吧,这一次看能否夺得你们五脉的那五个名额,参加明年的大比。”

  周金龙点头道:“我正要跟你说呢,我准备闭关半年,参加年底的宗门比试,我一定能夺得大比资格的,得得。”

  白得得点头道:“我相信你,爷爷已经在帮你炼剑了,等你出关大概就能有属于你自己的剑了。”

  这世间法器虽多,但大多都是制式,不是量身打造,那种量身打造的法器是根据修者自身的优缺点而设计,同阶的情况下威力会更大,甚至可以越级作战。

  周金龙闻言一喜,“替我多谢白长老。”

  白得得随意应了,然后就开始翻开玲珑盘逛逛宝丽、驴微等店铺的她感觉自己急需购物来发泄自己的郁闷。后来觉得不过瘾,干脆带着东西两人下山逛街去了。

  白元一是管不住自己这个孙女儿的,只能由得她的性子,想着还得再拼命多炼制几件法宝,给白得得再多赚点儿灵石花。说不得,白元一炼器之道的进步还有几分白得得的功劳,这孩子实在太会花灵石了。

  白得得在山下疯狂购物,足足买了五天才心满意足地回到三脉,顺便还带回了一个右手从手腕处断掉的男孩儿。

  白元一看着那个瘦得跟豆干似的阴冷男孩,不明白他这个从来只买贵的不捡垃圾的孙女儿是哪根筋不对了,居然捡了个孩子。

  “让杂役处的安海给他安排个轻松点儿的事儿。”白元一看在白得得的面子上勉强收留了这孩子,要知道即使只是杂役,但人们为了能进得一宗打得头破血流也是愿意的。

  北生伸出手拉着白得得的袖口不松手,仰头低声喊了句“师傅”。

  白元一眉头一皱,看着北生道:“你叫她什么?”

  白得得道:“哎呀,就是收个徒弟嘛,爷爷,我觉得北生资质还不错。”

  白元一只觉得头痛,他觉得还是到处撒钱更来得让人省心。“得得,收徒不是儿戏,你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着孩子负责。你这才刚种灵,自己都没怎么修炼,又怎么当这孩子的师傅?”

  白得得很潇洒地道:“这不是还有宏一哥哥吗?让他帮忙带带不就行了?”

  白元一叹气都快没力气了,“为了明年仙宗大比,你宏一哥哥也要闭关了,而且我三脉收弟子要层层选拔,万里挑一,修行逆天,资源有限,不能浪费于无用之人身上。”

  白元一看北生,虽说看起来小,但观骨龄应该已经是十二岁的孩童,这个年纪还没开启气机,将来也不可能有什么大成。

  其实白得得也知道这个问题,每个宗门的资源并不是无限的,而无论是门派比试还是仙宗大比,所为的都是在资源分配中占据大头,因此每一脉,每一宗收徒都很谨慎。资源有限,能培养的核心弟子就那么几人,决不能浪费。

  当然白得得是除外的,她生下来似乎就一直在浪费资源。

  北生在世间早见惯了世态炎凉,对白元一的态度丝毫不以为意,他只是执拗地紧紧拉着白得得的袖子,然后道:“师傅,弟子会努力的,一定不会浪费资源。”小脸上满是恐惧,生怕白得得听了白元一的不要他。“师傅,我什么都会做,我可不可以既当杂役,又当你徒弟?”

  白得得摸了摸北生的脑袋,然后对白元一道:“爷爷,北生的资质真的不错。”

  “你怎么知道不错?”白元一问。

  白得得理所当然地道:“我就是这么感觉的。再说了,是我收徒弟,大不了从我每个月的份额里扣嘛。”

  “你的份额?”白元一笑了,“你每个月能有什么份额?”

  白得得示意北生松开她的袖子,她走上去抱住白元一的手臂开始摇,“爷爷,好爷爷,这可是我第一个徒弟,你就行行好吧,我保证,以后如果要收徒弟,一定问过你行不行?”

  白元一向来拗不过白得得,“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白得得高兴地亲了白元一一口,“老头子,就知道你心肠最好。”

  白得得领着北生出去后,转头白元一就招来弟子,命他下山去调查北生的来历。白得得没什么人生历练,但白元一可并不真是个慈蔼老头子。

  “得得,你说别人的校服怎么就这么好看,又白又仙,我们得一宗的却是黑不黑,绿不绿的,这究竟是什么人的审美啊?”说话的是得一宗一脉木长老的孙女儿大胖妹木可婉。

看过《神背后的妹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