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27章 黄金舰队(下)

第27章 黄金舰队(下)

  正对着油汪汪、香喷喷的红烧肉口舌生津,身体却莫名其妙晃动起来,醒悟过来这是有人在呼唤,畅游于梦境的意识很快恢复清醒。努力抬起仍有些沉重的眼皮,却发现少女的娇颜已近在咫尺,王志甚至可以嗅到对方身上淡淡的体香。

  从旁观者角度,完全能从这一幕脑补出随后数千字的和谐剧情;但落在当事人眼中,这只是稀松平常的关怀罢了。“大人,您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水灵的双眼透出忧色,露娜玛丽亚见对方苏醒,收回摁在他肩膀的玉手说道:“要我帮您叫医生吗?”

  心中既感动又尴尬,王志摆了摆手刚想告诉对方别担心,重返会议室的某人已经主动开口给出了答案。“喊医生来无济于事,露娜。这家伙受的伤只能靠他自己,谁都没有办法,除非---”似乎忆及某些不快,拉克丝很快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到桌面投影仪上仍在缓缓旋转的模型,她沉吟半晌幽幽道:“那个什么‘黄金舰队’,真的很强大吗?”

  “可以跨位面征战的王牌,星灵一族的究极军团,你觉得呢?”同样凝视着根据自己口述绘制出的成果,头晕脑胀的王志揉搓着太阳穴,愈发坚定了之前的判断:星灵一族骨子里都是艺术家,哪怕连用于战争的载具都制作得美轮美奂。

  战争好似打扑克,你掌握的力量就如同手牌。而要想获胜,除非天胡在手或者对面是智障,否则猜测其底牌并制定战术去针对,就成了常见且有效的战术。所以当王志从梅莉处得到那个模棱两可的提醒后,他很快猜到了穿越者们的下一张手牌——集结星灵主力,对付已经赶往空间裂隙,正与之交手的精英们。

  生怕拉克丝麻痹大意吃了亏,刚刚帮满脸懵逼的法里德先生完成‘继任手续’,王志忙不迭把前因后果跟自己的判断通知了已经抵达前线的拉克丝,并马不停蹄带众女赶了过来。

  事实证明,王志的推测十分准确。在接到他的提醒后,身处前线的拉克丝立即将资讯转发给盟友,而他们随后的反馈,直接让粉毛少女吓出了一身冷汗:地球、月面、木星、土星...就连P·L·A·N·T的人造殖民星内部,都发现了数量不等的水晶塔,以及为数不多、却极为难缠的穿越者们。

  “或者说,是披着穿越者外皮的人偶。”提起那些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去清剿的隐患,少女在庆幸及早发现并补救同时,也陷入了苦恼中。相比从前那些熟悉‘剧情’却贪生怕死、自私而好逸恶劳的所谓‘宅男’型穿越者,新生代们尽管做法僵化,但行事作风却坚韧与狠辣得多,对任务更是有着近乎病态的执着。

  根据亚纳海姆会社的报告,在月面都市的交战中,为了保护尚未启动的水晶塔,穿越者们不惜冲进敌阵引爆自己,给守军造成了相当大的损伤,换作从前,只要没被逼至绝境他们是绝不会这么干的。

  对面不按常理出牌,那己方也唯有改变应对。为了不再出现‘被人野水晶偷家’的情况,暂无良策的拉克丝也只得将手头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大部分战力,再打散了分布到宇宙的各个角落。“真是失策,迪拉兹绝对是猜到我会生气,所以才蹲在前线不敢来开会的!”气哼哼接过身边人递来的咖啡,粉毛少女对还冒着热气的杯口吹了俩下,突然话里有话淡淡道:“光凭它,想要得到我的承认可不够。”

  “相比你的承认,来自司令官的欣赏更重要,不是吗~”似乎越来越懂得应对刁难,列克星敦喜笑自若回了一句,随即将另一杯热咖啡放在王志面前。“请慢用...哦对了,平海正准备进行专属MS启动测试,司令官你要旁观吗?”

  脑中浮现起体型庞大的机动战士举重若轻打八极拳的画面,王志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你替我去吧,让她别闹得太疯就好。”目送对方离去,本以为风波平息的王志端起杯子刚喝了一口,耳畔突然响起‘十翼’成员之一的询问。“你和她上床了?”

  “唔噗---咳咳咳!”因为用手捂住嘴,被倒流咖啡呛到气管的提督瞬间咳嗽连连。好不容易缓过劲,他这才用颤抖的手指着满脸戏谑之色的少女愤愤道:“你是故意的!”

  “是又如何?”坦率承认自己就是想看对方笑话,少女有些幽怨地用指尖在桌面上画着圈。“为了让你复活,我们离开幻想乡在外漂泊多年,连次姐妹团聚的机会都没有;你倒好,自顾自往家里带新女人,有问过我们的感受吗?”指责同时吸了吸鼻子,她眼角很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若非记得此人当年做了什么,王志指不定会被她骗过去。作为曾经的‘幻想乡外来四大女魔头’之一,拉克丝·克莱茵与‘十翼’中大部分成员的关系简直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这种人要是顾及姐妹情谊,王志就敢直播日电风扇--三档的那种。

  毕竟她这些年殚精竭虑,甚至为了自己当初那不成熟的计划,去背负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思及此处的王志温柔地笑了笑,没去拆穿对方的谎言。伸出手将拉克丝的娇躯揽进怀中,低下头与之四目相对,他思索片刻柔声道:“等这次战斗结束,你要不要搬回幻想乡?”

  “你会回去吗?”“暂时不会,我现在的那个世界还有些问题没解决----”“那我也不回去,反正去了也是独守空床...”像只小猫那样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蹭了蹭,尽显小女人姿态的调整者低声道:“再和我介绍一遍吧~”

  隐约猜到她是想抓紧时间多与自己相处,用手轻柔抚过其秀发的提督砸吧了几下嘴,随后回头朝已经面红耳赤、正努力假装不存在的另一人招招手。“露娜,麻烦把操作权限转交给我~”

  ------------------

  王志对星灵最初与全部的了解,皆来自源世界一款名为《星际争霸》的游戏。而对所有玩过资料片《虚空之遗》的玩家,黄金舰队都是个耳熟能详的名字。

  在剧情中,为了收复沦陷的母星‘艾尔’,彻底驱逐盘踞其上的死敌‘异虫’,以大主教阿塔尼斯为首的幸存者们不惜工本,耗费举族之力打造了一支足以遍布整个星区的庞大舰队。一旦它们全体出击,喷涌的毁灭能量与闪亮的外层涂装散发出耀眼的金光,足以照亮整片星域,所以对其寄予厚望的星灵们,激动地将它称作‘黄金舰队’。

  或许是世界意志觉得以这种近乎碾压的军力横扫一个世界,将敌人灰飞烟灭太没有挑战性,所以黄金舰队刚刚加入‘艾尔夺还战’,就在名为‘埃蒙’的邪恶意志影响下全体叛变,悲催地成为主角阿塔尼斯一行人的对手。可怜的大主教不得不东奔西走从零开始,其辛酸与艰苦程度简直堪比去了异世界却一无所长的菜月昂。

  那位大主教如今是和那些被折跃到这个世界的星灵一般受到奴役,还是正隐忍蛰伏试图夺回被奴役同胞的自由意志,王志不得而知;对他来说,当下最重要的,是将这支前锋已至的舰队打败。所以即便是以解说为由行亲昵之实,他也没有丝毫敷衍,毕竟只有渡过眼下难关,才有资格去谈恋爱。

  “这种战舰名为虚空辉光舰,是黄金舰队的主要组成力量之一。”在王志操作下,外形如含苞待放花朵的战舰前端逐步张开,‘花芯’位置长椭圆形的合成水晶周围缭绕着许多细小电弧,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依靠棱镜核心产生能量,聚焦阵列进行集中,再依靠这些装置进行增幅...”手指触碰着那些盛开的‘花瓣’,努力回忆曾经游戏中数据的王志侃侃而谈。“最终射出的光束,拥有着惊人的威力。别说是MS搭载的超合金护盾,估计连突击舰的外层装甲,都撑不了多久。”

  转交了操作权限,无事可做只能当旁听者的露娜玛丽亚闻言,不禁打了个寒颤。之前为了追击企图逃逸的凤凰战机,开启引擎超负荷模式的她过于深入,结果就遭到了这种虚空辉光舰的校准打击。要不是驾驶技术高超外加战士的直觉,她多半已经变成一堆焦炭,是死是活只能由命运女神来决断。

  没有露娜玛丽亚亲身体会的直观感受,但拉克丝始终有翻阅所有战况报告的习惯,自然清楚王志并非危言耸听吓自己。但让她有些在意的,是对方话语中透露的另一个讯息。“如果直接攻击这些增幅装置,能使其过载并自毁吗?”

  因为游戏里没有所谓‘弱点攻击’的设定,所以王志也不清楚这么做能否奏效,但想到某部白宫被毁的好莱坞大片中,人类阵营里一位酗酒的父亲正是靠着舍身撞击敌人能量光束发射装置,导致其能量逸散并自毁的桥段,他觉得这个设想有尝试的价值。“你打算怎么做,派MS勾引它打开外层装甲,然后集火那颗水晶?”

  “办法总比问题多,我先把这个点子记下来。”挽起袖子在便携包上一通操作,少女很快又缩回青年怀中。“介绍下一个吧,亲爱的。”

  等舰娘们都离开,就彻底放飞自我了吗?瞅了眼正死命盯着天花板的露娜玛丽亚,王志尴尬地笑了笑,随即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切换到下个模组。相比虚空辉光舰只是比凤凰战机大了一号的体型,如今呈现在会议桌正上方的,是艘完全可以用‘巨型战舰’定义的载具。

  “风暴战舰,星灵的强效超视距打击力量。”舔着有些干燥的嘴唇喝了口咖啡,润了润喉的王志这才继续说道:“如果说凤凰战机相当于军队斥候,虚空辉光舰可视作重装步兵,那它们...就能被看成是重型火炮。”

  圆弧形的前置装置两翼对称,相比娇小的舰体就像给只猫咪插了对象牙,但比起尚未与之遭遇的二女,曾在游戏中被这种单位折磨得痛不欲生的王志可不敢轻视它。“速度缓慢、装甲薄弱、充能时间过长...尽管缺点很多,但它的优点过于突出,以至于很多时候能弥补缺点。”

  举起双手同时竖起食指,王志很快以其为头尾比划出一段距离。“这,大概是虚空辉光舰的攻击距离。”随后他把双手展开,再比划了一个大约三倍于前者的距离。“而这,差不多是风暴战舰的射程。”

  回过头看了眼满面肃穆的旁听者,拉克丝正色道:“如果给脉冲高达更换炮击模组,你有多大把握?”“...大概两成。”话刚出口,少女深蓝色的眸子闪动了几下,很快补充道:“前提是给我接近到射程的机会;如果让真驾驶‘命运高达’,机会大概有五成。”

  一半成功率,而且只限定单目标,考虑到游戏里玩家都喜欢造一堆远程‘点名’,王志不觉得这些被奴役的星灵会傻到让这种缺乏保护且行动迟缓的战舰独自行动。心有灵犀低头望去,果然看到拉克丝脑袋以微小弧度摆动着,看来她也不认可让少量精英驾驶高机动型MS玩一击脱离,这样做风险太大了。

  想到尚未介绍的星际航母,以及不知是否会登场的圣母舰,饶是王志自己都有些头大。要不是这个世界与《刀剑神域》同样位在关键节点,他都想劝拉克丝暂避锋芒,待到自己去《星际争霸》的世界拿到创造者萨尔那迦遗留下的钥石,用其解除星灵们的束缚,再杀回来打穿越者们一个满地找牙。总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线索,但细细思考却又一无所获的王志刚想去翻备忘录,突然记起了另一件事。“哎对了,ZERO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直到现在还躲着我啊?”

  “欸?呃呵呵哈哈~”发出了极其刻意的笑声,见对方似乎不为所动,拉克丝回头使了个眼色。待到露娜玛丽亚识趣地离开,偌大会议室只剩下俩人时,她这才伸手朝下指了指。

  “那个笨蛋赶回来后发现穿越者突破了屏障,不顾我们阻拦气势汹汹冲了进去,企图来个以攻代守毁掉对方的老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拉克丝几番欲言又止,最后终于吐露了真相。“然后它就被你女儿给打了个半死,如今正躺在下层格纳库养伤。”

  这一回王志没能忍住,把口中的咖啡给喷了出来。

  :。:

看过《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