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二十五章三叔的 教诲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三叔的 教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快,包厢就传来琴音和歌声。
“爷,来喝一口酒。”
王钰说道:“不错,小美人。”
双手也是不老实起来,惹得娇喘连连。
“爷,痒。”
王钰说道:“哪里痒,爷给你看看。”
“爷,你好坏。”
王钰看着那一对水灵的双胞胎,说道:“恒儿,你有福,想不到还有一对双生子。”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回老爷,我叫楚水,这是我的妹妹碧水。”
“好了,你们两个服待这位小少爷。”
“是。”
两女也是靠在这王恒怀肩旁边。一人倒着酒水,一人喂着水果。
芬香扑鼻,王恒心中也是心马意猿,也是有了感觉。
大哥:二弟,你干嘛。
二弟:只是突然感觉到很大的妖气,所以就出来看一看。
大哥:这只是小场面,大哥还能够应付,暂时不需要二弟的帮助。
二弟:好的,大哥,我就先走一步了。
碧水说道:“少爷,张嘴。”
“好。”
王恒也是将水果吃下。
“少爷,喝酒。”
“好。”
这酒度数也是很低,也就是十几度而已,味道口感也还行。
王钰看着王恒,说道:“恒儿,出来玩,就不要这么拘谨。”
王恒说道:“是。”
表面稳如老狗,内心慌得一批。像这样的场面,他哪里见过啊!而且,他也是刚从男孩晋级到男人不久。而三叔可是这个花中老手,坐怀不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楚水说道:“少爷,看来你还挺紧张,身体这般僵硬。”
碧水说道:“少爷,放轻松一点,要是我们两姐妹没有照顾好少爷,可是会被妈妈责罚的。”
王恒也是一脸的尴尬,真的是,这姑娘都比你这个老爷们放得开,你害羞个锤子。
“两位姐姐太热情,只是有一些不适应。”
王恒也是将手放在她们的腰上。
“恒儿,在这春风楼玩就要玩得尽兴,何必这么拘谨。在这里,女人就是我们男人的玩物。”
义不掌财,兹不掌兵。
身为掌权人,手段和心性自然不是王恒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小子能够相比较的。
江南地区可是极为富饶的地区,而王钰身为江南地区的绝对一把手,手段和心性,绝对是能够排上号。面对这王家的敌人,王钰都是以雷霆之势击败,手上都是沾满了人血。
不然江南地区的哪那一些富商,在三叔面前,就像是老鼠看看看见了猫,气都不敢喘大声。
这样的人,会只是在王恒身边协助他,管理这一间盐铺子,就算是十间铺子,王伯他都可以打理的明明白白,更何况是他。
他的任务就是要教这个王恒如何成为上位者。上位者,心要狠,遇事要果断,心性要强。
当他们认定王恒为族长的时候,他们都是在暗中观察。王恒心智,谋略都是上佳,可是心性欠缺,不狠,定力不足。
对待他人都太柔和,对下人太好。对自己的亲信好,是一件好事,可是太好,就是太过了,这不应该是这个掌权者该有的品质。更是要学会这御人之术,他还有太多东西需要学习了。
王钰带王恒来这春风楼,可不是真的来玩的,当然也有。王恒年纪太小,面对这女人诱惑,没有太大的抵抗力。要是面对敌人的美人计,很容易就落入别人的套里。要练就这王恒的定力,就要到女人堆里。
王钰看着王恒的表现,在心里也是微微一叹,还是太年轻。
王恒说道:“三叔,你带我来这里不仅仅只是来带我玩这么简单的吧。”
王钰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王恒说道:“三叔身为江南地区的第一把手,从江南到侄儿身边辅佐我管理这几间盐铺子,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这一些铺子,交给王伯他一人就足以。而且,从进来到现在,也是一直在观察侄儿。”
王钰继续喝着美酒,说道:“不错,三叔到你身边,不仅仅只是为了辅佐你,而是为了教你。原本这件事情是轮不到三叔身上的,可是他们都是因为身份或者是事情,脱不了身,才会落在三叔身上。”
“恒儿,虽然你谋略和心性上佳,可是你的心不狠,还太年轻了。你看这一些人,是什么人。”
王恒说道:“女人?青楼女子。”
“不,她们是我们男人的附庸,手中的玩物,而我们能够掌握她们的生死,男人就要掌握绝对的主权。”
“可是……”
王钰说道:“恒儿,身为男人,以你的地位,身边的女人会少吗?若是你对每一个人都像对的像小雨一样,她们会如何?就算是你不喜欢,其他人也会硬塞到你的身边,他们才会安心。她们就不会争权夺利,后院动荡,这可是大忌。”
“纵观前史,不知道有多少大家因为女人而动荡不安,最后导致灭族。你可明白,身为男子,一定要掌握主导权,女人只是附庸。这里的女人,就是我们男人的物品,玩物。”
王恒虽然认同王钰说的理,可是他不认为这女人是男人手中的玩物。
“三叔……”
王钰说道:“恒儿,三叔知道你仁善,可是你要知道。身为掌权,上位者,你就要心狠。你一个人不仅仅只是代表着一个人,更是代表着一群人。若是连家务事都处理不好,他们还会信服你吗?还会支持你吗?他们就会脱离你,离你而去。以你的才智,你应该懂得,三叔就不多说。”
“看你身边的这一对双生子,她们只是青楼女子,手中的玩物,发泄的工具。对于她们,就不要抱有另类的感情。若是想要她们,可以直接将她们买回府中享用。”
王恒说道:“是。”
对于他而言,也只是在这里玩一玩。只是客人和卖家之间的关系。
而这一些女人也是充耳不闻,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听到一样。她们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就只能够装聋作哑。
王恒也是逐渐放开,可能是这酒的原因,也可能王钰的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