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二十七章梧羽姑娘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梧羽姑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妈子说道:“现在有请梧羽姑娘。”
众人也是伸长脖子,等待着梧羽姑娘到来。
梧羽也是缓慢优雅的走来。脸上带着一块薄纱,双手放在身前,头上别着一块玉簪。一身浅红色的衣群,绣着一片片枯叶,身披淡青色的薄烟纱,腰间也是系着一根白丝,看起来很是朴素。
腰间纤细,肌若凝脂。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青丝垂于腰间,随着走动摇摆着。
后面也是跟着一个俏皮的小侍女,蝶香。
微微福身,说道:“小女子见过诸位公子。”
“见过梧羽姑娘。”
众人说道。
王恒一听到梧羽的声音,就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快要怀孕了。可惜就是没有看到这个梧羽的面貌。不过看其身段,也是一流。光是这评分就足以达到八十五分以上,若是将这个面纱摘下,一定能够达到这个九十分以上,像这样的容貌有灵根的机率极大。
王恒说道:“小爱,这个梧羽他有灵根的机率有多大。”
小爱说道:“叮,检测目标人物上有灵力波动,下灵根的机率百分百,中品灵根百分之七十,上品灵根百分之十五。”
王恒说道:“小爱,你就不能够准确一点吗?”
小爱说道:“只要宿主让小爱升级,小爱就能够准却测出他们的灵根。”
王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
“小爱,给我兑换一本唐诗宋词。”
“叮,一百兑换点。”
“这么贵。”
“宿主,知识是无价的。”
“换了。”
本少爷这是为了将这个姑娘从他们这一群恶狼之中拯救出来,我真是佩服我自己。
杜明说道:“梧羽姑娘,在下也是许久没有听见梧羽姑娘弹琴,也是想念之极,还请梧羽姑娘为我等弹奏一曲。”
吴越说道:“梧羽姑娘,是啊,可是好久没有听说梧羽姑娘的琴音了。”
郑州说道:“梧羽姑娘,今日可否弹奏一曲。”
……
王钰说道:“恒儿,你觉得这梧羽如何。”
王恒小声的说道:“极佳,而且她还有灵根。”
王钰双眼放光,说道:“既然遇到了,那就没有放过的道理,将她收入囊中。”
他们五姓七望加起来了才只有一百出头一点,现在又是遇到了,自然是不能够放过的,每一个都是一个宝贝。而且,最主要的是,她是一个女人。
王恒可不是这般想的,要是没有这固定的修炼资源来源,这王恒也是不想再多收,至少也是要中品灵根。除了大美女。
不过,王恒也是想过,只要这小爱升级了,这个资源也是能够得到解决。而且,这修炼的药材,也是一些珍惜的药材,这一些都是在烧钱。一个月下去,就是六七千两,一年下去就是七八万两。要是军队,都可以养五千人的兵马了。
真的就是穷文富武,要想练武,没有钱真的是这寸步难行。可是,现在他是王家的家主,五姓七望的头头,这小钱钱不是手到擒来吗,桀桀桀……
王恒说道:“嗯。”
老妈子说道:“各位爷,公子,少爷,稍安勿躁。在此我们的梧羽姑娘一定是会为诸位弹奏一曲。对不对,梧羽姑娘。”
梧羽说道:“那小女子就献丑了。”
“好。”
梧羽也是跪坐弹琴,纤纤玉手放在亲上。叮,第一个音调出现,随着就是琴音悦耳,沁人心脾。每一个人都是安静的听着这曲,没有出声。
可是这个王恒一点也是不懂这个曲,不过就是听起来好听而已。一边喝着小酒,不断大量着她。
一曲毕,众人也是纷纷赞叹这梧羽姑娘的琴艺高超。
杜明说道:“好,好,梧羽姑娘真的是弹一手好琴。彩”
王钰也是站起来,说道:“我早在外就听闻梧羽姑娘一手好琴,今日一听,果然不同凡响。彩。”
“彩,彩。”
“彩,彩。”
……
梧羽姑娘也是起身行礼,话也不说,就离开了。众人也是一走雾水,梧羽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就离开了。
杜明说道:“老妈妈,这梧羽姑娘这是怎么了。”
郑州说道:“老妈妈,这梧羽姑娘莫非是身体不适吗?”
吴越说道:“是啊,这梧羽姑娘是身体不舒服吗?”
……
老妈子笑着说道:“我们这梧羽姑娘不是害羞了嘛,要是谁能够得到这诗会的第一名,不就是能够成为这我们梧羽姑娘的入幕之宾。这般羞人的话语,梧羽姑娘怎么能够说出来。”
众人也是一笑,没错,这般羞人的话语,一个姑娘家家也是难以说出口。众人也是没有在担心这梧羽姑娘。
郑州说道:“妈妈,这个梧羽姑娘出的题目是什么?”
老妈子说道:“我们这梧羽姑娘也是为各位公子准备了三道题,要是各位公子都答出这个三道题,并得到我们这梧羽姑娘的认可,就能够成为我们这梧羽姑娘的入幕之宾。要是你们写的诗直接打动我们这梧羽姑娘的心,也是可以直接成为我们这梧羽姑娘的入幕之宾。这第一道题,就是随意作诗。”
“不过,我认为,既然是这梧羽姑娘想找入幕之宾,自然是要写这个关于梧羽姑娘的。这样就更加轻易的打动这梧羽姑娘,时间是一刻钟,希望诸位公子能够尽快完成诗作。”
在场的众人也是一脸的焦虑,这一刻钟是不是太短了。想要作一首好的诗词,也是需要许久的积累。不过像杜明,郑州这样身份的人,心中自然是不会慌乱,因为他们早就花大价钱从这老妈子手中得到这个三个问题中的两个问题。
这第三个问题,老妈子也是没有打听出来,梧羽也是没有说出来。这老妈子也是不敢太过了,要是不干了,苦的就不是这梧羽,而是她。这就是花魁,花魁才有的特权,因为你可以为幕后之人赚钱,这老妈子也是不敢逼迫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