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恒少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蝶香梳着梧羽的头发,说道:“梧羽姐,你看到没有。这外面有好多人都是为了姐姐而来的。”
梧羽抚摸这自己的脸颊,说道:“是吗?”
蝶香兴奋的说道:“是啊,姐姐。你不知道姐姐自己的魅力,在这里这么多青年才俊都是因为姐姐来的。姐姐,你看好哪一家公子。是郑公子,还是杜公子。这两位公子是众人之中最好的,杜公子虽然风流,听说他还有好几名妾室,可是他也是这杜家嫡系弟子。要是姐姐嫁给这杜公子,以后这生活就不用发愁了。还有就是这个郑公子,郑公子虽然是这郑家旁系,可是这个郑公子也是五姓七望。身份和这个地位也是不比这个杜公子差,而且他也是很有才华。以后一定能够当上一个大官。”
梧羽说道:“嗯。”
“姐姐,你说是要选这个杜公子好,还是这个郑公子。”
梧羽说道:“在和这个郑公子和这个杜公子之间选,我还是会选这个杜公子。”
蝶香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说道:“姐姐,为什么?这个杜公子可是有着好几名侍妾。”
梧羽说道:“你还小,不懂。虽然现在这个郑公子没有侍妾,可是他以后的侍妾也是不会少。红颜易老,你说姐姐老去的时候,这个郑公子就不会找新爱,忘了我这个旧爱。虽然这个杜公子虽然风流纨绔了一点,可是他对那一些侍妾也是很好,并没有亏待过她们。”
身为青楼女子,吃的就是这个年轻饭。有太多前辈先人用着自己的经历告诉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一定要想好自己的后路。虽然心中很不甘,可是,还是要生活。
她现在也是不年轻了,已经到了十八岁,再过几年,自己就是一个老姑娘了。不管你前面有多风光,老了,门可罗雀,无人问津。现在就要趁着自己年轻,找到一条后路。
她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要是自己进入这杜家,会得到很大宠爱。就算是老去,得到杜家得到的赏赐,也是可以安然度过此生。
杜明和郑州两人都是相互看不顺眼,看到这郑州如此信心。
“郑州,看你这个神情,应该是早有准备了。”
郑州摇着手中的扇子,说道:“那是自然,而且杜公子不也是信心满满,不知道能否写出让大家观赏一下。”
杜明说道:“那是自然,笔墨伺候。”
两个仆人也是将笔墨都拿了过来。
杜明也是在纸上写了上来,笔落。说道:“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折桂令·春情》元代:徐再思)
众人听到这杜明的诗,也纷纷说道:“彩。”
吴越说道:“杜兄,想不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这般好的诗。”
陈冯说道:“彩。”
“彩。”
杜明也是挑衅的看着郑州,说道:“如何。”
郑州也是鼓掌,说道:“彩。既然如此,那本公子也是来写一首。”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望月怀远》唐代:张九龄》)
杜明听着这杜明念的诗,脸色也是不悦,这一首诗,比杜明的也是不逞多让。
胡文艺说道:“好,郑兄,彩,彩。”
郑州说道:“多谢,杜公子如何。”
杜明说道:“这谁好,还是要这梧羽姑娘评判不是。”
……
王钰则是喝着酒,双指夹着空酒杯,左手抵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眼神也是有一些迷离,看来已经是喝醉了。
王钰说道:“恒儿,当初三叔也是和别人争过姑娘,可是,那个姑娘最后也是跟了你三叔。”
王恒说道:“三叔,我知道了,就不要说着你的风流史了。”
王恒看着已经喝醉了的三叔,也是一阵头疼。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说着自己的风流史。这三叔不会是假的,难道是一个替身,这形象怎么和记忆中的三叔完全不一样了,以前的三叔可是在他心目中可是高冷范,想不到还是一个风流浪子。
王恒说道:“三叔,我知道了。这诗词对于我而言就是轻轻松松,这梧羽姑娘我也一定会拿下。”
那可是自己花了一百点数的巨款在兑换这唐诗宋词三百首,轻松写下自己的诗。
一刻钟后,老妈子说道:“各位公子,一刻钟时间已到,请诸位公子将你们的诗交给我,好交给梧羽姑娘。”
众人也是将写好的诗词交给老妈子。
老妈子说道:“梧羽,各位公子的诗已经到了。”
梧羽也是起身,说道:“妈妈。”
老妈子说道:“梧羽姑娘,在这一些人中,最出色就是这个郑公子和这杜公子了。那你是不知道,那一些公子可谓是头疼不已。要是我啊,我就会选这个郑公子个这杜公子两人之间选。不过,我看,还是选这个杜公子不错,以后也是有着保障不是。”
梧羽说道:“嗯,我会考虑的。妈妈,把他们的诗给我吧。”
老妈子说道:“好。”
老妈子将诗交给梧羽,放在最上面的诗就是这个杜明和这郑州的诗。也是退了出去,招待他们去了。
梧羽看着这个杜明的诗和这个郑州的诗,也是点点头,这两首诗也都是向她表达爱意。
蝶香也是看着这上面的诗,也是认识不全上面的字,说道:“不会,什么思,姐姐,这上面的字我认不全。”
梧羽拍了一下蝶香的头,说道:“平日里姐姐教你认字不好好学。”
蝶香说道:“姐姐,我这不也是认识几个字吗?这人字,桂花我不也认识吗?”
梧羽说道:“好了,就不要打搅姐姐了。”
蝶香说道:“好。”
梧羽也是一张一张翻下去,都是比不上这郑州和杜明的诗,甚至有一些连诗都算不上。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梧羽看到这一首诗也是忍不住读出声来,署名恒少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