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三十章王恒:要不要我告诉你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王恒:要不要我告诉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章之恒也是一阵雀跃,想不到能够得到这郑公子的赏识,这也是值得。这郑公子,可是这个五姓七望中的人,成为这个郑公子的门客,就有机会渠道这个郑氏女,这可是光宗耀祖了。
心中十分的欢喜,他也是知道自己的水平有多少,写的诗都没有写完。想不到自己冒名顶替,能够得到这个郑公子的赏识,真的是大赚特赚。心中也是想知道这个恒少爷写的是什么诗。
其他的一些学子也是羡慕万分,成为这王家的门客。可谓是一步登天,前程似锦。和这章之恒是同窗的人,也是知道他的水平,想不到他还能写出这样的诗词。
杜明酸溜溜的说道:“不过就是写了一首诗而已,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再写出好的诗词,也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郑州说道:“杜公子,心胸要大一点,这也是并不代表他以后不会有更高的成就。”
章之恒有着这个郑公子撑腰,腰杆也是直了起来,说道:“杜公子,此言差矣。虽说现在也是自己侥幸写出了一首上佳的诗词,或许在许久的一段时间内也是写不出来了,可也是有着机会再写出几首上佳的诗词。”
郑州听到这个章之恒的话,脸上也是有光,杜明不悦。
蝶香看着章之恒,也是走了过来,面带微笑的笑道:“你就是恒公子。”
章之恒说道:“是的。”
蝶香说道:“恒少爷,请跟我来。”
章之恒心中也是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好的,请蝶香姑娘带路。”
王恒看着他们这样,也是一脸苦闷的喝了一口酒,外貌真的就这么重要吗?外貌还真的挺重要的。
一边的梧羽姑娘也是在等待着,怎么这蝶香还没有将这恒少爷带过来,也是从闺房中走了出来,偷偷摸摸的躲在一旁观看着。
王恒站起来,说道:“这位恒~少~爷~,请留步。”
章之恒看着这个王恒的目光,有一点害怕。因为他也是知道这个王恒就是写出诗的人,因为这诗词一定是在这现场之人作出的。只有他是第一个出来说这个是他自己写的诗。因为他们都不信,所以他才敢站出来冒认。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章之恒说道:“不知道这位小少爷有什么问题。”
蝶香说道:“小毛孩,不要耽误姐姐的时间了,我姐姐还想见这位恒少爷呢?等一会,姐姐给你吃糖,不要闹了。”
王恒也是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个蝶香,她根本就是将自己看成一个小孩子了。虽然外表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实际上也是只有十二的人。
梧羽也是看着这个章之恒,外表还算是中等,也还是可以。不过那个小孩子真的是麻烦,要是没有他,现在自己早就和这个恒少爷聊天了。
王恒说道:“蝶香姑娘,本少爷并不是想要耽误这个梧羽姑娘的时间。本少爷只是仰慕恒公子,既然这恒公子的诗那个打动这个梧羽姑娘,那诗定然是极好。本少爷也是希望恒少爷能够将你写的诗当众读出来,让我们见识你的风采。也让我们见识见识这诗有多美才能够打动这个梧羽姑娘的心,诸位说是不是。”
众人的心也都是在这梧羽身上,也是没有在这个诗上。现在被王恒这么一带,也是这般想要见识见识这个诗写的是什么,能够让梧羽动心。
章之恒说道:“现在在下就要去见这个梧羽姑娘了,就先不在这耽搁了。”
王恒说道:“只是将你的大作给读出来,又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章之恒心中不禁骂了了一声MMP,要是我知道,早就将这个诗写了出来。去见这个梧羽姑娘了,还会在这个地方耗着。
“还是见梧羽姑娘要紧。”
王恒说道:“恒少爷,上佳的诗词,你不会是忘记了吧。像这般上佳的诗作说忘就忘,恒少爷定然是有大诗才,所以现在再作诗一首。不求上佳,精品也是可以的。你说是不是,恒少爷。”
杜明也不是傻子,看到这个王恒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要找这个人的麻烦。他也是不想要看到这个章之恒去见这个梧羽姑娘,那可是他的。此时杜明看这个王恒的样子也是没有那么厌恶了。
不过,要是王恒知道这个杜明的心思,肯定会想,这个梧羽姑娘是本少爷的。
杜明也是以势压人,说道:“怎么,章之恒,本公子想听,你不愿意。要是你不说出一个所以然,本公子可是不会放过你。就算是你有这个郑州撑腰,那又如何。本公子可是这杜家的嫡系,他只是庶出,要是本公子想要对付你,他可是保不住你。”
众人也是害怕这个杜家的威势,现在这皇室根基不稳,都是要依仗他们这一些世家。他们也是不敢冒出头来。
王恒看着这个杜明,也是第一次了解到了什么叫做仗势欺人。现在真的是见到了,自己以后也是要做一做。
章之恒头上也是冒着冷汗,不知道要怎么办,老天爷啊,快救救我吧。
章之恒也是看向郑州,寻求帮助。说道:“郑公子,这……”
郑州说道:“杜公子,这是不是太过了。不过恒之,不就是将自己的诗读出来而已,快一点吧。”
章之恒现在已经是骑马难下了。
郑州说道:“怎么了,恒之兄,不能够将你的诗读出来吗?”
众人也是看着这个章之恒。
蝶香说道:“恒少爷,你快说吧,姐姐还等着你呢?”
郑州也是发现了一丝端倪,说道:“章恒一,能不能将你的诗词读出来。”
章之恒看着这着郑州的态度转变,也是知道这个郑州也是起了疑心。
杜明笑道:“哈哈哈……郑公子。看来你这个门客是真的不行,连自己写的诗也是记不住。”
“我就说吗?在学院里的时候,张恒一的学识也只是排在中等。怎么可能会创作出一首上佳的诗词,这连院长都没有几首。”
“是啊。我看这个小孩子说的对,他不是这个恒公子。”
……
郑州的脸色也是挂不住了,脸色很黑,这可是自己的污点。
王恒说道:“要不要我告诉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