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四十四章名声大噪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名声大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姓七望为了王恒可是打下了不小声势,王家王恒制出了雪盐。众人也是不信,处于观望的态度。雪盐一出,这王恒的名字也是被他们记住。然后,雪盐的价格竟然只需要五十文一斤,比他们之前卖得最低的盐的价格还要便宜一点。
这可是损害了不少人的利益,可是大家知道这王恒是王家的时候,他们手中的刀和话,也是只能够放下来。因为这王家他们惹不起,他手中的配方也是无人敢偷取。就算是偷取了,他们也是只能够偷偷摸摸的造,还不敢卖出去。还会引起五姓七望的仇视。
一枚也是早就知道,这王家之前,就是邀请了这五姓七望的族长一聚。就是商讨这个雪盐的分配,还各自都是很满意,不然他们也是不会派高层来给王恒送礼。
就算是在怎么损失惨重,也是只能够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然后,就是开启了行动营销模式,就是加盟。光是加盟费就是需要三万两白银,而且,进盐还是需要另外付钱。想要加盟,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进入的。
可就算是如此,一大早还是赚取了这七十多万两白银,怎么能够不惊讶。这加盟的模式虽然简单,可是绝对需要一共强大有利的势力来保护,不然安全没有保障。其他一些商人也是很羡慕,他们一年送给官府的银子,哪一年少于一千两这个数字的。一旦是什么人觊觎他们的家业,还不都是要银子来打发,不都是大出血。
对于他们那一些大商帮而言,三万两白银是真的不贵。而且这三万两白银还会返还,也就是不发一分银钱,他们怎能不羡慕。
这王恒的名声也是也是在他们这一些百姓里传开了,得到了许多百姓的支持和爱戴,简直就是一个大善人。还很是痛恨这个异邦人,能卖多贵,就看自己的本事。
而昨日晚上的事情,才是他们这一群吃瓜群众的重点。
这皇家是事情,可不是他们这一些平民小百姓能够谈论的,要是被抓住了,可是要掉头的。可是这王家和杜家的事情,他们可是可以交谈的。而且,昨日也是在这春风楼寻花问柳的事迹也是传开了。
为春风楼的花魁赎身就是发了这三十万两,这何止是一掷千金,这是一掷三万金。行不到这王少爷还是一个风流浪子,为了一个女人舍得花下这三十万两银子。不过,他们也是知道,这太子邀请他去这太子府都是没有去,就是为了身边的这一个小侍女逛街,也是知道这个王恒喜欢这个美女,风流浪子。
还为这梧羽姑娘写了一首绝美的诗词,足以让全天下读书人吃惊。和这杜家的三公子争风吃醋,最后立下这赌约。要是能够为这梧羽姑娘赎身,就跪下来叫三声爷爷。
然后这个杜公子也是不服气,就派人来拦截这个王少爷。结果被这个王少爷打断了双腿,抬回了这个杜家。杜家主也是放出来了这个消息,也是要为自己的讨回一个公道,不然这杜家的脸面哪一边放。
他们也是已经准备好了吃瓜的准备了,这么好看的一场戏,他们怎么能够错过。
不过最让他们吃惊的,不是这一些。一个十二岁的小子竟然能够写出一首准传世的诗词。也是让天下读书人吃惊,还如此美的诗词。就算是那一些大诗人,大儒写这诗词,也都是到了中年,晚年大成之时,才可能会写出一首传世之诗。可是这一个小孩就能够写出来了。
不知道有多少大儒想要收这个王恒为徒。不管是地位,还是名望,还是诗才,多少这个无可挑剔的,光是这雪盐的名望就不比这大儒的声望差了。
这一诗词出世,也是引得无数男子想要见一见这梧羽的容貌。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究竟是多美的人儿才能够配得上如此美丽的诗词。也是不知道有多少女子痴情于这一首诗,还有这个人。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嫉妒这个梧羽,要是这王少爷是写给她的该多好。王恒核心嫡系,身份高贵,还有如此诗才。也是让无数学子诗人抄写。
太子府。
李世民也是拿着王恒说的诗词,说道:“彩,彩,好诗词,上号的诗词,还是如此的美。”
长孙氏也是看到这李世民拿着一张纸,不断说着好,彩。也是一脸的好奇。
长孙氏说的:“殿下,您在看什么?”
李世民说道:“观音婢,你快来看看。这一首诗写的是极好。本殿下也是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的诗词了。”
长孙氏也是一脸好奇,这诗有多好。
长孙氏也是看着这诗,也是跟着念了出来。说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好美的诗词,殿下,不知道这一首诗是出自哪一位大家之手。是孔大家,还是苏大家。”
李世民说道:“都不是,这个王恒写的。”
长孙氏也很是吃惊,说道:“殿下,这诗是王少爷写的。”
有一些吃味的说道:“不知道他为哪一为女子所写,她一定很美。”
李世民也是知道这长孙氏有一些不开心。抱着她的细腰,说道:“观音婢,本太子些的诗也不错。”
长孙氏也是翻了翻白眼,还不错,比起这一首诗来,就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写的诗也是还能够看得去,可也就是那样而已。
说道:“哼,太子殿下还是算了吧。”
李世民也是只能够尴尬的笑了笑,只能够讨好这观音婢。
孔颖达也是看到这一首诗,说道:“好诗,想不到这王恒小小年纪竟然能够写出这么好的诗词。”
孔婉容:“爷爷,您是想要收他为徒。”
孔颖达说道:“正有此意,小小年纪能够写出如此诗词,定然是有大才。以后成就定然会超越老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