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五十一章诗会(一)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诗会(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孔颖达要开诗会,对于读书人而言,可是一件大事。也是引得无数学子热议,不知道有哦多少人想要参加这诗会,可是就是没有一张请柬。要是谁得到请柬就会得到吗的关注,也是这孔老认可的人,定然是有大才之人,也是值得他们拉拢。
请柬也是只有五十份而已,不过定然也是有着大才之人他不知道。所以只要前来孔府作诗一首,能够得到孔老的认可,也是可以参加。顿时,有着无数学子前来。
孔府也是传出消息,还有两位大家也会出席这一场诗会,众人也是纷纷猜测是哪两位大家。
令他们羡慕的还是这个王恒,孔老的孙女亲自上门送请帖,说明孔老很是看重这个王恒。要是他们能够写出这准传世的诗词,也是可以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可是他们写不出来,也是只能够羡慕嫉妒恨。
杜家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气炸了,他们杜家自然也是收到这孔老的邀请。也是孔府有头有脸的大管家,可是比起这个孔家的孙女还是要弱了一个档次。
杜弘楚说道:“可恶,这个小儿。”
杜文煜说道:“父亲,不要动气。在诗会上,孩儿一定会将我杜家的脸面挣回来。虽然他这一次是写出了一首准传世的诗词,可是孩儿相信,他绝对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再写出一首。孩儿有信心打败这个王恒。”
杜弘楚开心的说道:“好,煜儿。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安心准备诗会。 ”
“是。”
杜文煜在心中说道:“王恒,你竟然敢如此羞辱我父亲,杜家。在诗会上,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太子府。
长孙氏也是知道这个消息,说道:“想不到这孔老也是要开诗会了。”
李世民喝这茶,说道:“这孔老要开诗会,应该是为了这个王恒。知道王恒写了一首这样的一首诗,也是动了爱才之心。这孔老可是还没有这个衣钵传人,想要收这个王恒为入室弟子。”
长孙氏说道:“有可能,而且,不知道有多少学子想要拜入孔老门下。可是都是没有收,而且这杜家的杜文煜也是一个大才子,想要拜入,也是没有收。这个王恒与杜家可是有着不小的矛盾,现在这孔老想收这个王恒为徒,不是在这狠狠的打这个杜家的脸面。这孔老也会站在这王恒的身后。”
李世民说道:“不错,所以这个杜家一定会全力阻止这个孔老收王恒为徒,这一次诗会有得看头。”
长孙氏说道:“殿下,您是不想这孔老收这王恒为徒。”
李世民说道:“不错,这个王恒背后的势力已经很大了,要是在得到这个孔老的认可,就是如虎添翼,还有事能够 制得了他。这孔老的背后可是孔家,孔家可是这天下学子的圣地。”
长孙氏说道:“也是只能够靠这个杜文煜了。”
李承乾也是来到这里。说道:“孩儿拜见父王,母妃。”
长孙氏也是抱着李承乾,说道:“乾儿,你怎么来这里了。”
李承乾说道:“母妃,孩儿听说孔老要开诗会,所以孩儿想去。”
长孙氏说道:“好,既然乾儿想去,为什么不开心。”
李承乾说道:“可是孩儿没有考虑的邀请函,进不去。”
李世民笑道:“想要去这个诗会,父王会为搞定,倒是父王亲自带你过去。”
李承乾说道:“谢谢父王。”
李世民说道:“到诗会的时候,多和这个王叔叔在一起,知道吗?”
李承乾说道:“孩儿知道了。”
长孙氏说道:“好了,去玩吧。”
李承乾也是走开了。
长孙氏说道:“有机会拉拢他吗?”
李世民说道:“不可能,在王家,这王恒就是王家的摇钱树。在王家也是有着很高的声望,这五房也是跟着水涨船高,也是直逼这个王家主。听说这家主和五房也是摩擦不断,这王恒也是已经成为了这个族长的候选人。而且,他三叔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也是在这里教他。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就是这个王家主的女儿,可能是在监视他。”
长孙氏说道:“殿下,我们可以将他们之间的缝隙拉开,扩大。这雪盐虽然给了殿下很大的压力,可要是用得好,这也是助力。”
李世民也是点点头,也是好了许多。
王府。
王恒说道:“王伯,你去派人将那张三他们带过来。”
王伯说道:“不知道少爷找那一些混混做什么,需要将他们……”
王伯也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王恒看着王伯,也是一惊,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果然,王伯是一个狼灭。只是随口一说,就是要了他们的小命。
说道:“王伯,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就是要别人的命,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有对待敌人,我们手中的刀才会指向他们。”
王伯说道:“是。只是不知道少爷需要将他们带来有什么事情。”
王恒说道:“他们虽然是一群小混混,可是他们时常混迹在这长安城。必然是知道这里的人情世故,有着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虽然有些事情只是坊间传闻,难道就不是这事情的真相吗?本少爷也是初次来这长安城,有着许多的事情不知道,就是需要这一些小混混来引导。”
王伯也是眼前一亮,说道:“老奴知道了,老奴现在就去将他们带过来。”
王家办事,自然是快速便捷。一个时辰都没有到,张三他们这一群人也是被带到了过来。
王伯说道:“他们全部都是在这里了。”
王恒说道:“本少爷知道了。”
张三他们也是跪在下面,磕头,说道:“王少爷,小人实在是不知您是王少爷,不然我们也是不敢对您出手,求您高抬贵手,饶过小人这一次。”
重重的磕在上面,头都是快要磕破了。
王恒说道:“好了,本少爷也是不会记恨你们。还记得昨日本少爷说的是去。”
张三说道:“记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