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五十二章诗会(二)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二章诗会(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恒说道:“以后你们就是王府的人,张三,你就是本少爷的仆从,以后跟在我身后。”
张三也是一喜,说道:“小人愿意,小人愿意。”
没有想他们竟然能够抱上这王家的大腿,比这个杜家不是更好。
王恒说道:“王伯,你就带他们下去养伤。三日后,张三,你陪我去参加诗会。”
张三说道:“是。”
王伯也是将他们带了下去,也是将一些规矩告诉了他们,要是敢犯,小命也是没有了,吓得他们脑袋直缩。纷纷摇头,表示绝对不会犯。一听知道自己小命就会没有,谁敢犯。
下人也是回禀,说孔小姐和梧羽姑娘交谈了一会,也是离开了。王恒也是没有搭理,也是去修炼了,什么事情交给他们打理就行了。
孔婉蓉说道:“爷爷,我回来了。”
孔颖达说道:“婉容回来了,你见到王少爷了?”
孔婉蓉说道:“见到了,就是年纪太小了。让人想不到这诗是他写的。而且,梧羽姐姐我也见到了,很美,我自愧不如。”
孔颖达说道:“这梧羽姑娘真的就是这么美,连婉容都比不上。”
孔婉蓉也是点点头。说道:“爷爷,我就先下去休息了。”
孔颖达说道:“嗯,好好休息。”
三天的时间。五姓七望也是全力开火,雪盐的覆盖范围也是以极快的速度往后面四周扩散开来。长安城也是全部都覆盖,各大酒楼也是全部都用上了雪盐。异邦的商人看到这雪盐也是惊为天人,以十两一斤的价格卖给他们,双方都很开心。
一个开心的笑了,一个开心的哭了。含泪血赚你九千九百五十文,一路走好,下次再来。
存了半个月的雪盐也是全部都拿了出去,盐场也是全天工作。那一些粗盐青盐也是以四十五文价格回收,总比这个烂在自己手中好。杜家也是在暗中操作,将手中的雪盐给抛了出去。王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会跟钱过意不去。
盐场也是每日每夜的全天工作,可还是不足以,五姓七望都赚疯了,也是杀疯了,杀得天下的盐商不得不听他们王家的话,不然只有死。
三天时间,这个诗会也是要开始了,很久没有热闹的孔府也是热闹起来了。
王恒也是带着小雨,王伯,张三来到了孔府。有着请帖的人是可以带三人进来。
张三一脸的激动,这可是孔大儒的府邸,要是以前想要进去,一定会被轰出来的。现在确是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
张三也是拿出请柬,交给小厮。说道:“我家少爷可是王家的少爷。”
小厮说道:“原来是王少爷,您来了,快请进。请跟我来。”
王恒也是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在这里也是来了许多人。
看到王恒进来,看到王恒的年纪,也是知道。他就是王恒,因为能够参加这个诗会的,大都是十七八岁的青年。十二岁的也就是只是有这个王恒,也是围了上来。
张三也是挡在王恒的面前,说道:“停步。”
董英飞说道:“王少爷,小生叫董英飞,字翔升。小生有礼了。”
王恒说道:“不知道你找本少爷有什么事情。”
董英飞说道:“王少爷写的《赠梧羽》,令小生很是向往,小生也是读了许多遍。现在亲眼见到王少爷,心中也是很激动,想要认识一番。”
张三说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和我家少爷相识的。”
董英飞也是知道要说什么。
王恒看着这个董英飞,原来是自己的小迷弟。说道:“张三,好了。他也是只想要和本少爷认识一下。”
张三说道:“是。”
董英飞说道:“王少爷,小生就先告退了。”
而其他认识你看到董英飞这般碰壁,也是退了回来。王恒也是心满意足,省下了很多的麻烦。
“少爷,你看。”张三指着门口。
王恒看着那人,说道:“他是谁啊,长得倒是可以。”
张三说道:“那人就是杜家的嫡长子,杜文煜。杜明的大哥,还是一母同胞。还是下一任的杜家家主,不知道长安城有多少女子想要嫁给他。”
王伯也是知道这个杜文煜,可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说道:“这个杜文煜,老奴倒是听说过,倒是有一些手段。才情也是有几分,也是一个有名的大才子。”
王恒说道:“原来他就是这杜明的大哥,不过,这一场诗会他是输定了。”
杜文煜也是发现了这个王恒,也是径直的走了过去。小厮也是知道他们之间的矛盾,说道:“杜公子,您的位置在那边。”
杜文煜也是没有搭理这个小厮。
其他人也是开始吃瓜。
“那是杜家的大公子,杜文煜。那一个就是王家少爷,王恒。现在,他们两个相遇,一定会发生碰装。”
“是啊,我可是亲眼看见这杜家主从王府出来的时候,那脸黑的不能够再黑了。”
“这杜家早就发声,一定要这王少爷好看。看来是这个杜大公子想要这王少爷在这一次诗会里难堪。”
“不知道这王少爷能不能够撑得住。虽然王少爷写了一首这《赠梧羽》,也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重新写一首吧。而且,这诗会的主题可是这孔老随意出的。”
“杜大公子可是成名很多年,而且才学也是一直没有落下,还有大家的指导。”
“这雪盐的口感可是极佳,饭菜也是比以往好吃极了。”
“不凑,口感确实好吃了许多,我吃的都比以前要多吃了一碗。”
“就是,就是。”
你们是不是走错片场。
张三他也是没有出头,狗仗人势,也是要在主人怀里,他们不敢打。可是一位主,可不是好惹的。
杜文煜说道:“你就是王少爷,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不过,见了,也就是不过如此了。”
王恒也会是没有正眼看他,说道:“不知道这一位仁兄是谁?本少爷认识吗?本少爷凭什么认识你。”
两人之间也会是充满了火药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