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六十一章高手总是在最后出场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一章高手总是在最后出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裴元说道:“冲远兄,这婉容也满十四岁了吧。老夫这孙子也以有十六岁了。”
孔颖达也是知道这个裴元的意思,说道:“你这个孙子倒也是挺适合,不过,也是要看这个婉容的意思。”
李纲说道:“要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话,也是挺般配。”
孔颖达也是笑着点点头,并没有说话。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孙女是什么样的性格是什么样子的,表面柔弱,内心坚强。要是她知道自己为她挑选夫婿,她以后一定不会再搭理自己了。
孔婉蓉说道:“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水沉 一作 水沈)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孔婉蓉也是一笑,很美。
王恒也是对着孔婉蓉头一点,而孔婉蓉也是一点,坐了下来。
裴卿看着王恒,说道:“王少爷,世妹这是在对着我笑了。”
王恒也是看着这个逗比,也是翻了一翻白眼,这分明是对着本少爷笑的。
孔颖达也是笑了笑,说道:“彩。”
李纲和裴元也是点了点头。
“彩。”
众人也是感叹。
“不愧是孔老的孙女,也是写得一手好词。”
“不错。”
“这词也是极好。”
白深也是长老出来,说道:“诸位,那在下也是出来献丑了。”
“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濛濛乱扑行人面。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孔老说道:“彩。”
李纲说道:“可以进入前三甲。”
头筹已经是这个王恒的了,能够进入前三甲也很是不错了。
很快他们也是将自己的词都是讲了出来,很快前三甲也是出来了。
孔颖达说道:“不错,诸位才子,也是将自己的作品都写了出来,也是让大家欣赏。而前三甲的是王恒,白深,杜文煜。三位的词都是精品的诗词,特别是这个王恒的青玉案,更是传世之词。”
杜文煜虽然也是进入了前三甲,可是他却是一地名都不高兴。因为他就是那个第三名,怎么能够开心。他知道这个王恒做出这青玉案是,他也是知道自己胜不了,可是自己却是没有得到这个第二名,想不到这个白深竟然得到了第二名。
在一旁的郑州,此时也是没有在说话。也是在一旁看着,这样的滋味他可是很清楚知道的。要是在这里说一些安慰的话,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侮辱。
孔老说道:“不过这前十的才子也是这裴卿,端木乔森,路人甲,路人乙,路人丁,孔婉蓉……恭喜这十位才子佳人。”
“啪,啪……”
李纲说道:“现在也是到了诗会最后的环节了,就是作诗,而这一题,则是由老夫出题,现在也是夏日,今日的主题就是夏日。时限还是半个时辰,各位才子请坐诗。”
三天参加诗会,定然是要做诗,他们的是也是早就准备好了。而且也是夏天,些夏日的诗也是不少,很快就有很多人站了出来。
孔颖达看着有十多位才子站了出来,要将自己的作品给展现出来,也是很开心。说道:“好,各位才子,请一一展示你们的作品。”
“是。”
路人甲:“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
路人乙:“江天夏夜露气清,山鸟忽作肠断声。莫道啼多不解意,催人归去最分明。”
……
杜文煜站了出来,说道:“曳杖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
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半落星河知夜久,无穷草树觉城荒。
碧筒莫惜颓然醉,人事还随日出忙。”
孔颖达说道:“好。”
随后,这裴卿,端木乔森,孔婉蓉也是个作了一首诗。身为大儒的子孙,弟子,自然是不能够各位他们丢脸。而且,他们也是时常教导他们,学识自然是了得。
裴卿说道:“王少爷,你还不上去吗?”
王恒喝着酒水,这米酒的味道不错。也是有着一些年头了,也是有一些醉人。而且,王恒的身体也是太小了,能够承受的酒量也是很小。体内的某种中二之魂也是在体内熊熊燃烧。
王恒指着自己,说道:“你说本少爷,本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本少爷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高手总是在最后一刻才出现的,就是让他们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然后给给予他们惊喜,最后让他们绝望。让他们认清,谁才是真正的大佬。”
裴卿也是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有道理,以后,我也要这么做。”
端木乔森也是一脸的黑线,这王恒分明就是喝醉了而已,胡说的话而已。你怎么就当真了,怎么就不长点心呢。
裴元看着这个王恒,怎么他还有想好吗?
说道:“这王小子怎么还没有想出来,这都是快要已经结束了。”
孔颖达说道:“这老夫也是不知道。”
李纲说道:“着什么急,看着不就是了。”
而李世民和长孙氏也是则一起把玩着这琉璃宝珠,压根就没有管李承乾。
王恒说道:“王伯,现在距离结束还有多少时间。”
王伯说道:“少爷,还有半刻钟的时间。”
王恒说道:“半刻钟,也是还有七分钟,也是到本少爷出场了。”
孔颖达说道:“他来了。”
王恒对着三老行礼,说道:“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彩,彩,彩。”
众人对这个王恒的表现也是心服口服,没有想到又是一首上佳精品的诗。
三首诗词,一首准传世,一首传世,一首上佳精品。从他到长安城四天,就写出了这么好的三首诗词,特别是他还只是十二岁,这就是惊骇世俗。要是他们只要其中的一首诗,他们都是可以扬名,让自己的声望传得更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