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选老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夫子,就只是负责教导你学识的,有着半师之谊。只有进行了拜师,才能够称得上师生关系。
所以挑选老师,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所以王钰也是要提醒这个号,挑选老师一定要慎重。一旦成为了师生关系,他们二人也是站在了同一条船上了。
王恒也是在想,到底要选谁呢?面露难色。
李纲说道:“不要着急,慢慢选。”
裴卿说道:“大哥,你就来我爷爷这里,我服侍你。白泥去玩好玩的。”
裴元看着这个不成器的孙子,也是有用了一次。
端木乔森说道:“王少爷,拜入老师的门下。我们也是可以相互探讨一下诗词,岂不美哉。”
王恒也是败了他们一眼,和你们探讨诗词,还不如和孔婉蓉这样的才才女在一起探讨,还可以探讨一下生命的起源,岂不美哉。
不过这样也是不错。
小爱说道:“主人,何必这么困难。让小爱来帮你选吧。李纲,位江湖人称“太子杀手”。
李纲,年轻时是北周齐王宇文宪的手下。后来宇文宪死后,隋文帝杨坚看他是一个正直的人,一个有原则的人。隋朝建立后,李纲被任命为太子洗马,辅佐太子。”
“后来隋末乱世,贼帅何潘仁强迫隐居在家的李纲出任长史,李渊建立唐朝后,李纲归顺了大唐。李渊很是看中这位前朝老臣,任命他为太子詹事,负责教导太子李建成。可是李渊和太子都不怎么拿他当回事,气的李刚要辞职。之后就是李建成被李世民杀了。”
“最后就是被李世民请出来教导李承乾,后来因为四皇子李泰的阴谋,摔下马,成了一个瘸子,后来与这皇位无缘。这个李纲大富大贵,有着很高的声望。可是没有那个福分,要是你拜他为师,你就会头上有一股霉气。”
王恒听到小爱的话,也是一惊,这要是拜入李纲的门下,就会霉运不断,不愧是太子杀手。
“小爱,那这裴老呢?”
“裴家在隋朝原本是一个寒门,因为隋朝的科举制度,让这一些寒门家族子弟有了出路,进入朝堂的机会。裴家就是最有名的家族,成为了贵族。家族的发展可以说是贯穿了整个唐朝历史,从唐初就一直是朝堂的贵客,唐朝历史有30多位宰相,就是从裴家走出来的。”
“单是这一点,裴家就可以被称为是唐朝的政治世家,而比较有知名度的裴家宰相有以下几位。裴家的强盛要从裴寂开始,对方是唐朝的凌渊阁功臣之一,他原本是隋朝官员,与李渊又有很深厚的私人感情,对方甚至在李渊造反的时候,就还将隋朝的大量物资偷运给李渊,让他的军队在之后的大战不用经受后顾之忧。鉴于这种功劳,裴寂在唐朝建立被封为魏国公,担任丞相的职位。”
“不过,小爱不觉得你选择这个裴老,因为这个裴家的气运是跟着这个唐朝息息相关的。哟啊还是唐朝没有了,这裴家的气运也是会消减。而已,主人以后成为了新主,就是要培养在自己的势力。就是要成这五姓七望中会让那一些附庸家族中挑选。”
王恒说道:“小爱,你说是我是要选这孔老。”
小爱说道:“不错,这个孔颖达是这个孔家之人。也是孔圣人的后代,身上也是有着很浓厚的功德之力,是有大公德之人。而且,孔家也是天下学子的圣地,孔家之地也是有着很大的功德。所以,主人,你拜入孔家就是最好的。而且,要是主人成为了这个孔家的女婿,就能够分得这孔家的功德和气运。”
“而且,这个孔家的势力和号召力是最大的,能够给主人的帮助是最大的。”
王恒也是点点头,说道:“那我就选这个孔老了。”
王恒也是一抬头,说道:“我选好了。”
三老都是没有说话。而其他人也是很惊张,不知道这个王恒会选择哪一大儒,拜入门下。
裴卿也是在默默地祈祷:大哥,大哥,你可要拜入我爷爷的门下,这样我爷爷的重心就会从我的身上移开,我就可以出去玩了。大哥,你可是要替小弟抗住压力啊。
王钰说道:“恒儿,选好哪一位大儒了。”
王恒也是站了起来,对着李老一拜。
李纲以为这个王恒是选择了自己,也是摸着自己的胡须,一脸的笑意。而裴卿,也是一脸呆滞,大哥,不要啊。
王恒说道:“多谢李老的厚爱,李老愿意收小子为弟子,小子很是感激。但是,很抱歉。”
李纲的笑脸也是一凝,说道:“无事,弟子挑选师者,师者可以拒绝。同样,师者挑选弟子,弟子同样可以拒绝。这是双向,并不强求,不必道歉。只是老夫心中心有遗憾,遇到你这样的美玉,却不属于自己的。”
裴元和孔颖达看见这个王恒没有选择拜入李纲门下,心中也是一喜,不过,也是祈求这个王恒不要说自己的名字,不然就和这个李老一样。
裴卿也是一喜,大哥,大哥,你是我的好大哥。
王恒也是一拜。对着裴元说道:“裴老,要是有您当小子的老师,小子很高兴。但是,小子还是很抱歉。”
裴元也是一脸的遗憾,说道:“无事,还是李老说的。心中也是有一些遗憾。”
裴卿说道:“大哥,你拜入我爷爷门下不好吗?我就能够带大哥出去玩,不好吗?”
裴元说道:“好了,你不要说了,人各有志。恭喜冲远兄,能够获得如此佳徒。”
李纲说道:“恭喜冲远兄了。”
孔颖达也是没有想到这王恒会选择自己当老师,果然是自己的徒弟,最后还是自己的。笑道:“同喜,同喜。”
王恒也是跪下来,对着孔颖达连磕三个头。说道:“学生王恒拜见老师。”
孔颖达笑着说道:“好,好,好。王恒,以后你就是老夫唯一的关门子弟了,继承老夫的衣钵。”
王恒说道:“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