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六十七章声势再涨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七章声势再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孔颖达说道:“好,恒儿,起来吧。”
王恒说道:“谢老师。”
孔婉蓉笑道:“王少爷,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师弟了。”
师弟,师姐,这个调调,本少爷喜欢。
王恒也是对着孔婉蓉一笑,说道:“师姐。”
孔婉蓉也是一笑,说道:“小师弟。”
两人相视一笑,眉目传情。
李纲,裴元,孔颖达,王钰他们坐在前方,他们自然是能够看到他们两个之间的小动作。
李纲和裴元两人也是认为王恒拜入这孔颖达的门下,就是因为孔颖达有一个孙女。
恨不得自己有一个孙女,就能够将她拐骗,不对,是收入门下,传承自己的衣钵。
不过这并不是主要的原因,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他们的家族门下自然是有杰出不凡的女子,也是可以许配给王恒。不过,他也不想和一个陌生女子随便在一起,和一个与自己有着几面,感官不错的人在一起,岂不更好。
因为王恒也是背对着他们,端木乔森,裴卿两人。也是看不到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郎情妾意。
王钰表示,恒儿,不错。王恒也是拜入了孔老的门下,这孔老和王家也就是一条战线上的了。要是王恒和这孔婉蓉两人能够相结合在一起,那么两家之间的距离就更加的亲近,对王恒和王家也就越有利。
以孔老对王恒的喜爱,这孔老将孔婉蓉嫁给王恒的事情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孔婉蓉虽然大了王恒两岁,可这王恒可是一个仙人,等他们活到了一两百岁,这一两岁的差距还是差距吗?王钰也是实名羡慕了,长生。不过能够活到一百多岁,无病无灾,也是很好了。
孔颖达也是开心的摸着自己的胡须,这下子看你还怎么说。
说道:“好了,恒儿,虽然你是老夫的弟子。不过,老夫也是要举办一个收徒礼,至于黄道吉日,老夫也是早就挑选好了,就是下月初七,是一个好日子。”
王钰身为长辈,也是说道:“好,孔老,就按照您定的日子。下月初七,到时我会让恒儿准备一份厚礼。”
孔颖达说道:“至于这个拜师礼,老夫就不收了。”
王钰说道:“孔老,我知道您是因为这个恒儿的才华才收的他,可是这个一份拜师礼,不仅仅只是拜师礼,也是代表我王家的实力。还是请孔老不要推迟了。”
孔颖达也是只好答应,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也是应下了。”
王恒说道:“老师,这白深也是有着大才,也是希望老师也是能够教导他。”
孔颖达看着白深,白深也是很紧张。
爱屋及乌,这个白深也是一位天才,教导一位天才他也是很乐意。而且,他也是这王恒的门客,以后也是王恒身边的一大助力。
说道:“老夫知道,是天悟书院赵院长的徒弟,倒也是一位骄子。平日里,你也是来听老夫的课。”
白深也是一喜,对着孔老一拜,说道:“谢孔老。”
李纲说道:“既然事情也是已经结束了,那老夫也是离开了。”
裴元说道:“老夫也走了。”
孔颖达说道:“婉容,你也和恒儿多交流交流。老夫也是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
孔婉蓉说道:“是,爷爷。”
王钰也是起身,说道:“李老,孔老,裴老,我来送送你们。”
君子成人之美,裴元也是带着弟子和孙子离开了,免得自己的孙子打搅到天明。
至于这个裴卿和孔婉蓉两人之间也是彻底的没有戏了,两人之间也是没有什么婚约。要是他在裴卿和王恒之间选择,裴元也是一定会选这个王恒,将自己的孙女嫁给他。
王恒和孔婉蓉也是去探讨这个诗词歌赋去了,也是花了两百点数。
王钰也是派人将这个一件事情,大肆宣扬出去。
外界。
众人也是津津有味的讨论着昨日的诗会,也是太精彩了。三位大儒一同现身,就连太子和太子妃也是来了。可是一场盛会了。而且这诗会中的王恒则是更加的了不得,做出了一首传世的诗词,两首这个上佳精品的佳作。
这个王恒和这个杜家之间的矛盾,也是吃瓜群众最为喜欢的环节。杜文煜和王恒两人也是明争暗斗,可是三场比斗,王恒也是以这个绝对的优势战胜了这个杜文煜。
第一关,对对联,对出两首最难的对联。第二关,写出一首传世的词。第三关,写出两首上佳精品的词。打得杜文煜体无完肤,更是狠狠的打了杜家的脸面。诗会的最后,这杜文煜也是没有任何脸面留在这个诗会之上。灰溜溜的离开了。
要是再有人说,王恒只是偶然的写出了一首赠梧羽,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一定会看白痴的看着他。要是做到王恒这样还没有真才实学,那怎样才算是有着真才实学。
一大早,众人也是看着三位大儒的马车,先后进入了王府。至于做什么,大家也都是知道,昨天晚上,李老可就想要收王恒为徒了。
众人也是一整羡慕,现在可是有着三位大儒争着收徒弟。而王恒也是只能够拜三位大儒中的一位为师,还是拒绝了其他的两位大儒。要是有一位大儒能够受自己为徒,就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从王府中传出的消息,王恒也是拒绝了这个李老、裴老,败孔老为师。同时这个孔府也是放出消息,在下月初七,孔老也是会开一个拜师礼。
特别是这个杜文煜,想要拜入孔老的门下,可就是被拒绝。一个被哄抢,一个被婉拒,这其中的差距,一目了然,也是狠狠的再打杜文煜的脸面。
杜文煜听后,也是将自己锁在这个房间里,不断地摔着房中珍贵的瓷器。一下下人和奴婢也是瑟瑟发抖,不敢发出声响。
杜文煜一脸的怒气,说道:“王恒!王恒!我记住你了,我一定要让你好看。不然,我杜文煜誓不为人。”
杜弘楚也是来到杜文煜的院子中,说道:“煜儿,你可是要冷静。”
杜文煜也是打开房间,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说道:“父亲,孩儿无事。”
杜弘楚说道:“煜儿,你要记住,一时的输赢,并不能够代表以后的输赢。”
“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