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太子谋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世民也是在太子府中大摆宴席,邀请文武百官参加,太子一党则是无比的兴奋。至于忠于李渊的,也都是知道李世民这一次宴请他们,也是没有什么好宴。也是称病卧床不起,拒绝这一次宴会。
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忠于他,他们也不是傻子,李渊的年纪已经大了,而且这以后的大唐之主也是这个李世民的。面对李世民的招揽,也是直接答应,不愿意的,也是保持沉默。李世民也是写在了一个小本本上。
等他上位,这一些人,他一定要他们好看。
原本李世民也想要邀请王恒,参加这一次宴会。可是被王恒婉拒了,参加这样的宴会他是一点都没有兴趣。还不如在家陪着自己两位美人。
这里面,那一些御史大夫也是有不少人参加,都是有这五姓七望的人和影子。他们也是不知道王恒的身份。
支持李世民,也是因为家族的命令。雪盐的利益太大了。
他们这一些御史大夫,就算是李世民当了皇帝,也是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可是这五姓七望在朝堂的影子,对他们动手,就是落了他们的脸面。帮不不帮,结果都是不会改变。既然如此,也是可以卖这王家和李世民一个面子。
要是平时,太子敢这样正大光明的宴请文武百官,一定会引起皇上的反感。可是现在李渊都是在这个太子都手上,他又能够做什么?看着?
李渊得知这个消息,也是一叹,道不尽的多少愁。
李渊看着身边的大太监,说道:“李忠,你说太子这一次宴请文武百官会为何事?”
李忠也是低声说道:“皇上,这太子殿下此举,也只是一场普通的宴席而已。”
李渊看了一眼,说道:“李忠,你说太子会对朕怎样,逼迫朕吗?”
李忠说道:“这太子殿下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不会逼迫皇上的。”
李渊说道:“他不会逼迫朕,可是你看朕现在还是一个皇上吗?他不会逼迫朕,那他那一些拥护者,幕僚他们就不会想一些计策来逼迫朕吗?”
李忠也是不敢回答,静静的不说话。半响。
李渊说道:“朕是不是当得很失败。”
李忠:“……”
皇上,这不是老奴能说的事情,您就饶了老奴吧。
李渊说道:“朕也是真的失败。”
要是不失败,他们就不会兄弟相残,他也不会如此。要是自己不立李建成为太子,他们就不会兄弟相残。不是嫡长子又怎么样?立李世民为太子又能够怎么样呢?
唉~~~
“拜见太子殿下。”
李世民说道:“坐吧。”
“谢太子殿下。”
李世民说道:“本太子邀请各位,也是来玩乐。啪啪。”
李世民也是拍了拍手掌,很快一群莺莺燕燕的少女也是出来,每一个人都是左拥右抱,喝酒作乐。
“美人。”
“大人,请。”
“好。”
也是酒过三巡。
李世民也是站了起来,又是一拍,少女也是离开了。众人也是知道,这李世民要说正事了。
李世民说道:“本太子将你们召集过来,因为这个皇位。父皇他老人家也是老了。”
李世民也是直接了当的说出自己的来因。李世民也是有一些等不及了。
虽然在百姓的眼中,就是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发动玄武门之变,想要谋权篡位,结果就是被秦王李世民给击破了阴谋,皇帝还是这个李渊。
可是,他们一群高层,都是知道,李世民已经掌控了实权。李渊手上的权力也是不断的消减。
不然这李世民也是不会如此大阵仗的将他们喊过来,所求的一定是这个皇位。
李世民他也是等不及,也不想等了。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一点一点蚕食,逼迫。现在这李渊就是在他的手中,要是让他从自己的手中脱离出去,自己离皇位也是不知道还有多久。而且,这李渊手中也是有着一股隐藏的力量。
王腾说道:“皇上的年岁也是大了,也是退位让贤了,而且太子殿下也是破了这个逆贼李建成和李元吉。”
程咬金说道:“殿下,我们直接逼迫这皇上退位,太子就是皇上了。”
尉迟恭说道:“就是,殿下,了。程咬金说的对,直接逼迫皇上写下退位诏书。”
李世民看着他们两个,也是摇摇头。不过,他们两个也是对他忠心耿耿。程咬金冒死就过他的命,尉迟恭在这一次玄武门之变中,也是出了极大的力气。而且,他们两个也是没有什么心思,李世民对他们两个的包容心也是很大。
李世民说道:“不行,他是本太子的父皇,本太子不能够这样做。”
李渊也是对他们也是极好,他可以将他困起来,但是他绝对不能够再去逼迫他。而且,他也是杀了李建成和李元吉,李渊心中也是有了芥蒂。
李渊想要原谅他,可是一想到他们那两个儿子,他也是过不了心中的那一道坎。
两人也是退下了,这个计谋还是让他们这一些文官,喷子来吧,他们的嘴皮子厉害。继续和酒,吃肉。
杜如晦说道:“太子殿下,要得到皇位,就需要下一剂猛药。”
房玄龄说道:“殿下,我们可以以这玄武门之变来寻找一个突破口。”
李世民心中也是有一些不忍,这就是在李渊的伤口上撒盐。说道:“房玄龄,这是不是太过了。”
崔御史说道:“太子殿下,皇上对你做的事情可是异常不满。你不忍,那这个皇上就会将皇位退位给太子殿下吗?”
长孙无忌说道:“殿下,皇上可是还有其他子嗣。若是皇上写了一封圣旨,传给其他的皇子,那太子您会怎么做?”
这可是给了李世民不小的压力,也是一记绝杀。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那皇位吗?
要真是如此,争还是不争?
不争,那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要是争,世人会怎样评判自己。先是为了太子之位,杀兄弑弟。现在为了皇位,违抗先皇的旨意,再一次杀了自己的弟弟。世人还会认自己为皇帝吗?
他们也可以用一种温和的办法,可是时间会长,变故就会很多。这在李渊的心口撒盐,威力巨大,效果显著,一两个月就成。
他们身为臣子,就会选择第二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