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宣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世民说道:“程咬金,这美酒是从何而来的,我也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还有如此美酒。”
房玄龄说道:“殿下,此酒叫胜清白酒。”
胜清白酒,胜清,又是如此的烈。而且,这几天,他可是听到这个王恒也是想要酿造出一种新的美酒。超越这杜家的美酒,而杜家的酒又是叫清水。杜清酒,杜家酿造的清水酒。而这酒又是要胜清,比这清水酒更好。他也是有了答案。
李世民说道:“这酒是王恒酿造出来的。”
房玄龄说道:“是的。”
李世民感叹道:“想不到这才过了几天,这王恒也是酿造出了如此美酒,让人惊叹。”
长孙无忌笑道:“酒好诗更好,这王恒不仅仅是酿造出了,更是写出一首传世之诗。”
李世民惊呼道:“什么!又是一首传世之诗,快说与我听听。”
长孙无忌说道:“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李世民听到这一首诗,也是忍不住豪情万丈,说道:“好一个,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如此诗才,真是让人惊叹,汗颜。”
长孙无忌说道:“太子殿下,这个王少爷也是在这里。”
王恒说道:“太子殿下。”
李世民说道:“王少爷。想不到王少爷,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酿造出这么烈的好酒。”
王恒说道:“太子殿下,这可不是本少爷酿的酒,而是本少爷的老师酿造出来的,而老师也是将这酒的配方交给了本少爷。”
众人也是一脸的疑惑,孔老还会酿酒。
李世民说道:“王少爷,这孔老还会酿酒,我也是没有听说过。”
王恒笑道:“太子殿下误会了,这老师并不是孔老,而是本少爷的另一位老师。”
李世民也是点点头,说道:“能够酿造出这样的美酒,怕不会名名无籍。”
王恒也是摇摇头,说道:“老师也是有一个名号,叫酒中仙,闲云野鹤,并没有什么名声。老师教我这些之后,就是外出游行了。”
李世民说道:“酒中仙,单凭这胜清白酒,就足以配得上这酒中仙的名头了。”
王恒说道:“这胜清白酒,现在只有本少爷的酒坊一家,其他人都是没有这样的美酒了。”
程咬金说道:“原来王小子你来,是为了宣扬你胜清白酒的美名。”
王恒也是不可否认的点点头,以后这一些跟随李世民的人,都是以后的大人物。那一些老人也是会慢慢消散,仅剩几人散发余热,庇佑子孙。
李靖,李绩他们看苏程眼神愈发的和蔼了,这烈酒对了他们的胃口,只喝了只这一次,他们也就是彻底爱上了,觉得之前喝的清水酒都寡淡无味。要是在喝其他酒,也都是没有味道了。
其他人也猜到了王恒确有此意,不然他也是不会来这里。他们并不在意,因为这胜清白酒的确是真正的美酒,就算他们不宣传,早晚也会名扬长安乃至整个大唐。
李绩大声道:“不说别的,王少爷,先给我府上送一车烧刀子!”
李靖笑道:“酿酿出来总是要卖的,急什么?赶快将酒酿出来才是对的!”
现在这王恒也是才酿造出这样的美酒,产量定然是不会很高。所以,他也是需要时间来酿造,他才会售卖这胜清白酒。
王恒点点头,很是淡定,毕竟这不是真的酿酒。只是在这一些米酒上进行蒸馏,而且,他也是收集了许多的米酒,只要将酿酒作坊里的酒蒸馏一下,就是这胜清白酒了。不过,他也是还要去酿造其他的一些白酒,系统里有的是配方。还有养生酒,他可是很知道,世家中的老家伙们可是很惜命了,定然是会大卖。而且还能够搞限定出售,每天就卖那么多,定然,效果,也是真的。
宾主尽欢,一个个喝的面红耳赤,李世民临走前甚至将仅剩的半坛酒抱着走了。一旁的尉迟恭也是看见了,幸灾乐祸。
程咬金也是一阵黑线和肉疼,早知道就不宴请他们了,二三十久美酒就没有了。看到尉迟恭在幸灾乐祸,也是咬咬牙。自己不好过,你也是别想好过。
说道:“各位哥哥,不要着急,我虽然是没有酒了。”
尉迟恭也是见势不妙,就是要偷偷趁着他们不注意,往后退。
程咬金也是指着尉迟恭说道:“快拦住尉迟恭。”
尉迟恭听了,撒腿就跑,不然自己府中的那一些美酒,可是经不起他们造的。
李绩,秦琼他们也是拦住这尉迟恭的去路。
李世民笑着看着尉迟恭,说道:“尉迟将军,不知道你这是想要跑去哪里。”
尉迟恭说道:“太子殿下,我内急,需要回家方便。所以,各位让个路。”
秦琼说道:“无事,我们现在也是无事,想要去你府中走一走。”
尉迟恭也是欲哭无泪,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现在也是恶狠狠的看着这个程咬金,真的是太不厚道了。
程咬金也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两人眼神相对。
尉迟恭:程咬金,你这个老匹夫,我尉迟恭记住你了。
程咬金也是一脸的嘚瑟,眉毛挑了挑,怎么样,不服气。
尉迟恭也是看着他们,欲哭无泪、看他们的架势,要是自己不拿出这美酒,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他们也是围着尉迟恭,尉迟恭也是无路可走。
程咬金说道:“好了,尉迟恭,你也是将你的美酒拿出来吧。”
李靖也是用着威胁的口吻说道:“尉迟将军,还是将美酒拿出来吧。莫非,你不想,嗯。”
李世民说道:“不错,药师说得对。”
尉迟恭说道:“好,好。我现在就带着你们去。”
李世民说道:“好。”
众人也是让开一条路出来。他们都是住在一条街上,也是没有多远。
一人拿了一小坛子酒,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王恒也是和程咬金说了几句,也是回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