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八十二章杜家的危机感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二章杜家的危机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同时,这个胜清白酒的风波也是在不断的掀起风浪,昨日的事情也是传得很远。为了这个胜清白酒,以太子殿下为首,到这个尉迟将军府中要酒。半天不到的时间,这个胜清白酒的名头就是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这程咬金和尉迟恭两人也是直言道:“这清酒也算是酒,那就是这小孩子和娘们喝的酒。男人喝的酒,就应该是这个胜清白酒。”
他们也是甩锅给王恒,说这是王恒说的,而且他们也是没有说谎,这一句话就是成王恒的嘴里出来的的。他们也只是复述一遍而已,也是没有任何添油加醋。太子殿下也是承受,这胜清白酒是真的好酒,喝了这个胜清白酒,其他的酒他都是不想喝了,是真的何不下去。
太子殿下,大唐未来的皇帝,自然是不会说谎。众人也是对这王家酿造的胜清白酒很是感兴趣,不过王府也是传出消息,十天后,就会开一家酒肆,希望大家捧场。
这也是让杜家也是感觉到了恐慌,这清酒,可是杜家的主要经济来源,要是断了这一条。他们杜家以后的日子,也是会过得很差。
而且,胜清白酒,就是比他们杜清酒更好。
谁不知道这个王恒与杜家有仇,杜家最好的就是这个清水酒,更胜这个清水酒。
这个胜清白酒虽然不是这个王恒酿造的。可这胜清白酒是他师傅酒中仙交给他的,先前不怎么重视,现在就是想起来了。
他们也是一笑,不过也是,那个时候王恒也只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孩而已。不过,他也是再创造出了一首传世之作。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让杜文煜很是愤怒,无助,以及一丝绝望。他这些天,几乎都是将自己封锁在房间中,势必要写出一首传世之作,可是在房间中思索了许久。都是没有一首是让自己满意的,甚至是感到厌恶。可是这个王恒竟然又是写了一首传世之作,这真的是让他感觉到绝望。自己这一辈子真的是在诗词上无法击败这个王恒了吗?
杜文煜也是想到了王恒的话,他是他一生的噩梦。
这胜清白酒的出现,杜家感觉到了无比强烈的危机感。若是,这一件事情,他们没有处理好,这个杜家就不会是原来的杜家了。
杜弘楚也是召集了所有的高层前来参加这一次会议,杜文煜是杜家族长继承人,也是有这这个权利参加这一次的会议。
气氛很是压抑,要是平时开展这样的会议,都是为了分利,可是现在,是为了对待敌人。
“我想大家也都是听说过了,这个王恒也已经酿造出了比我们杜家清水更好的酒。连这个太子也是知道,并为其作证。也就是说这个酒,确实是比我杜清酒更胜一筹。”杜弘楚说道,声音也是低沉的有些可怕。
“而且,这王恒也是取名为胜清白酒,就是为了对付我杜家特意酿的酒。这个王恒太过分了。”
他们也是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这才短短几天,就酿造出了比他们杜清酒还要好的酒水。
他们从最开始的酒水到现在的名誉天下的清水酒,也是不知道酿造了多少年,改善了配方多少次,才有了现在的杜清酒。这杜清酒也是他们杜家的一张门脸,这绝对不能够有失。
杜弘楚看着呆愣的杜文煜,说道:“煜儿,怎么了。”
杜文煜回过神来,说道:“父亲,无事。”
杜弘楚也是点点头,没有太在意。
其他人也是在思索着,不知道要说一些。
杜延辉看着杜尚说道:“杜尚,这监视王家的事情是你负责的,你没有发现任何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杜尚说道:“家主,我这一些天都是在严密的监视这王恒,和王府的一举一动,没有没有发现什么出格的地方。这王家的三爷也是一直在盐铺和其他各地往来的盐商商议,根本就是抽不出身来。”
杜尚说道:“是吗?”
杜弘楚也是看着他们,知道他们这是在这里推卸责任,说道:“好了,现在在这里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二十要解决问题,不要在这里窝里斗。”
杜文煜说道:“尚叔,将这几天,王恒他们的动向全部都说出来吧。”
杜尚说道:“嗯。王恒他在这几天,并没有出过王府,一直在府中。直到昨天他去了之前收购的酒坊,也是一直在收购其他的酒坊的酒。还有,王府也是请了一批木匠,扩建酒坊。”
这王恒想要酿酒,也是一定要有一件酒坊,要是重新建造,就会发费大量的时间。王恒为了节约这个时间,直接买了一家现成的酒坊,也是没有太多在意。请了一批木匠,扩建酒坊,也是人之常情,要是他们杜家收购了其他的酒坊,特使会大肆修改一番。
杜文煜说道:“那这个王恒收购的酒是什么酒。”
杜尚说道:“煜儿,我也是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我也是在就派人去买了一些酒回来,就是外面酒肆最普通的那一些酒而已,也是没有什么好出奇。这家主也是知道的。”
杜弘楚说道:“不错,这件事情,我也是一直在跟进,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杜文煜说道:“可是这个王恒他还是酿造出了超越清水酒的美酒。”
杜尚说道:“可能就是他们在暗中偷偷摸摸的买了一些材料,在偷偷的酿造。”
杜客师说道:“不错,所以我们也是要尽快酿造出新的美酒。”
杜应德说道:“要是上等的美酒,说酿造出来,就会酿造出来不成。”
杜客师说道:“那你还想干什么,不去酿造,就只能够干看着吗?”
杜尚说道:“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去偷他们的酿酒配方,我们杜家也就是可以酿造这个烈酒。”
杜弘楚说道:“可是这酿酒的配方能够偷得到吗?”
众人陷入了一片安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