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之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第九十三章孔老的告诫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三章孔老的告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梧羽说道:“少爷还是先把汤喝了吧,不然,这个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这个汤就算了,还是吃你最好了,走吧。”王恒有一些迫不及待的说道。双手抱着梧羽就往房间走去。
因为修炼的原因,他是身高也是长得很快,也是到了一米七,比梧羽还稍稍的矮了一小截。
清风拂过湖面,荡漾细小的水纹。
微风轻轻吹打着有一些骚动的湖泊,湖泊上泛起阵阵涟漪。有时狂风大作,湖泊翻江倒海,掀起了阵阵波浪。一浪推着一浪,打湿了岸边。
有时狂风呼啸过后,风停息了一会,这湖泊也是缓慢的恢复的。湖泊还平缓过来,又是阵阵风吹过去。原本还没有平静的湖泊,在小小的微风吹过时,也是掀起阵阵波浪。
湖泊“噗通,噗通”的拍打着。
狂风“呼,呼”的叫嚣着,好像胜利了一般。
湖边的草地上也是一片狼藉……
一场风雨过去了,王恒也是抱着一头散发的梧羽,温存着。
摸着她有一些发烫的肌肤,比平时更软,很舒服。
梧羽靠着王恒的手臂上,找了一个舒服的角度,说道:“少爷,我真的会有一个孩子吗?”
王恒摸着她的秀发,说道:“现在还不想有个孩子。”
梧羽听到这话,也是有一些失落。说道:“是吗?”
王恒也是察觉到梧羽的失落,说道:“不要担心,现在我们都还很年轻,再过几年,我们就要个孩子,好不好。”
梧羽点点头。
王恒说道:“不要多想,现在我们都还很年轻,而且,我们现在也不是普通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程要走,这孩子不会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
“嗯。我知道了,少爷。”
……
杜弘楚说道:“这王恒传信过来说。在三天后,在外面家的酒楼也是要开一家酒楼。”
杜申说道:“族长,因为,我们杜家没有这雪盐,食客也是少了近三成。其他的都是为了这杜清酒来的。万一,他们真的有比杜清酒还要好的酒,我们这酒楼也是开不下去了啊。到时,我们的利益就损失了一大半,对于其他族老就不好的交代了。”
杜弘楚怒道:“就是这个小儿,害得我们这盐现在就是只能够烂在家中。不得不低价出售,损失惨重。我还就是不信了,他这个新出的白酒,能够有我杜家的胜清白酒好。他既然想要如此,那我们也是推出我们的新酒。你下去办吧。”
杜申说道:“是。”
……
仆从说道:“少爷。孔府的来信。”
王恒说道:“给我。下去吧。”
“是。”
王恒说道:“备马车,去孔府。这几天没有去老师那里,看来老师也是有一些生气了。”
王恒来到孔府,孔婉蓉和小翠也是在这里等候着。
孔婉蓉看着王恒,脸上也是露出笑容,说道:“师弟,你可算是来了,现在爷爷可是很生气呢?说着还要处罚你呢。”
王恒笑道:“真的。”
孔婉蓉点点头,认真道:“真的。”
小翠说道:“王少爷,是真的。”
王恒看着孔婉蓉可爱的样子,也是伸手捏了捏。
孔婉蓉也是睁大眼睛,脸色羞红起来,这个动作,太亲密了。孔婉蓉也是后退一步,一个不慎就是撞到身后的小翠,一个不稳,也是倒了下去。
小翠也是张大嘴巴,也是不敢相信,这王少爷会在大门口做出如此轻薄的事情。
王恒也是拉住孔婉蓉,说道:“没事吧。”
孔婉蓉结结巴巴的说道:“没……事……的。爷爷,还在等我们,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三人轻车熟路的来到孔老的住处,不过,孔婉蓉脸上的红晕,可是没有消除过。虽然唐朝的女子风气是很开放,可是如此举动,也是只有家人和夫妻之间才能够做的事情。还有人看着,羞死人了。一个人走在最前面。
王恒老师跟在后面,看着孔婉蓉如此可爱,心中更是喜欢了。
小翠的目光,也是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来回看着。
王恒也是行弟子礼,说道:“学生王恒拜见老师。”
孔颖达看着王恒,也是有一些生气。说道:“你来了。”
王恒说道:“老师,最近学生有事,所以没有时间来听老师的课,望老师体谅。”
孔颖达说道:“婉蓉,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红,是不舒服吗?”
孔婉蓉说道:“没有,只是这天色有一些太炎热了,可能是上火了。”
孔颖达也是点点头,说道:“嗯,王恒,这几天,我也是我也是知道。你现在又和杜家对上了,想要对他们的酒楼出手。”
王恒说道:“是的。”
孔颖达问道:“你手上真的有胜清白酒,比他们的杜清酒更好。”
王恒说道:“是的。”
孔颖达又问:“你想击垮着杜家?”
王恒答道:“是的。”
孔颖达说道:“这杜家,没有你王家的雪盐。他们手中存的那一些盐全部都是被低价出售,利益损失了近两成,已经是对你怀恨在心。若不是因为看在你是王家的子弟,其中的牵扯利益太大,他们早就对你出手了。他们的酒楼也是因此少了几成的客人,现在,你又想对他们的酒楼出手。那时,他们的利益怕是会损失一半,会使他们疯狂。可是不会在意你是什么身份了,就是想要杀了你泄恨。”
王恒无所谓的说道:“对谢老师对学生的关爱,不过,这杜家还奈何不了学生。”
孔颖达见王恒如此态度,也是有一些怒火,说道:“王恒,为师可是为了你好。而且,这杜家在这京城扎根已久,在朝堂之上,势力也是庞大。就算是现在损失的利益很大,可是,对于他们而言,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只要他们还在,杜家也就是还在。就算是要对付这杜家,也是不能够急于这一时,要缓慢的进展。这杜家背后可是还有盟友的。”
王恒看着孔颖达生气的模样,也是顺着他,说道:“学生知道了。”
孔颖达也是气顺了,说道:“好,就开始今日的授课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