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186章 我管的就是你

第186章 我管的就是你

  “我向你保证,那两个人绝不是我叫过去。”

  厉少城俯身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着。

  “你放开我!”宁千羽这个时候似乎已经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一双乌黑的眼睛里盛满了对他的恨意,看得厉少城心里狠狠地疼了起来。

  “我会放开你的,不过得等到了地方。”

  “你!”宁千羽虽然生气,但是却又无可奈何,这个男人的力气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挣脱的。

  “你现在是在坐月子,我不许你这样乱跑,也不要再化妆了。”

  “我还轮不到你管!”

  “宁千羽,你是我的女人!我管的就是你。”

  “你若是真的管我的话,为什么我在被她们打得流产的时候你没有出现?”宁千羽恨恨地看着他。

  厉少城默了默。

  前面的陈衫忍不住叹了口气。

  唉,厉总为什么不能说出来他可是抛下了百亿美元的单子过去找宁千羽的啊。结果路上竟碰到了仇家,好不容易才躲过去奔向咖啡厅的。

  “我保证下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听上去格外的有力。

  “下一次……”宁千羽呢喃了一句,忽地一笑,“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厉少城未说话,只是紧紧握住她的手。

  医院病房。

  走到了病房里,一个人突然扑了过来。

  “千羽,千羽你没事吧?”慕洛染看着面前的人,眼底浮现出一片的担忧。

  “我没事。”宁千羽轻轻摇摇头,随后说道:“你怎么还没有回去?”

  “我在等你。”慕洛染说完,便看见了站在宁千羽身后的男子幽深的眼眸,尽管他很不想承认,但是却还是有些忌惮。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现在有时间我请你去你最喜欢的那家餐厅吃饭。”宁千羽对他笑笑,完全不像是在厉少城面前的小刺猬。

  慕洛染点头:“我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那我们就先把衣服换回来吧。”

  宁千羽说完,厉少城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才知道原来宁千羽身上穿着的衣服竟然慕洛染的,眼神又再度阴暗了几分。

  等两个人把衣服换回来之后,他才稍微收敛了那种罗刹一般的气场。

  这时候,外面走过来了一个厨师打扮的男人。

  陈衫接过来厨师手上面的汤,走进病房,放在床头柜上,对着宁千羽恭敬的说:“宁小姐,这是我们吩咐食尚的人特意做出来的红枣莲藕补汤,对你的身体很有帮助。”

  宁千羽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开口的声音全然不像是刚才对慕洛染那般的温和,“我不喝。拿回去吧。还有,以后都不要再给我送这些东西了。”

  陈衫说道:“宁小姐,这个是多少人就算是想买也买不到的补汤,您现在身体虚弱,多喝一点也能让你身体好的更快一点。难道你想要在这里躺着十天半个月,等到出院了之后,甚至还给身体留下来的病根。”

  “陈助理,如果是一伤害了你的孩子的人给你送过来了这些,那么你会怎么想?”宁千羽的声音冷漠。

  陈衫终于忍不住开口:“宁小姐,其实当初厉总正在跟外国客户谈一个百亿美元的单子,但是在接到了你的消息之后,我们就立刻开车前往那个地方,甚至放下了单子……”

  “陈衫!”厉少城冷声制止。

  陈衫不得不截住话头,“抱歉。”

  宁千羽抿了抿唇,忽地想到了,当初她在跟厉少城发消息的时候,厉少城似乎是说过了,他没有时间……难道,他是真的正在谈合作的?

  百亿美元,对于宁氏集团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你先出去。”厉少城走过去,对陈衫说。

  陈衫点点头,很快离开。

  他坐在床边端起了碗,拿着勺子轻轻勺了一勺,放在唇边轻轻吹了一下,才递到了宁千羽的嘴边。

  若不是眉目间的贵气与冷漠,宁千羽真的会怀疑自己面前的男人是不是变了性?

  宁千羽别开脸,低声说:“厉少城,我是很感谢当初你救了我。但是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办法忘记,我受不了。所以我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每当晚上睡觉的时候,宁千羽都会梦到自己的孩子,她梦到自己的孩子在哭诉着对她说,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

  他没有立刻回答,补汤的浓香却不油腻的味道沁入她的鼻腔。

  她知道这补汤一定是极好的,但是她还是没有那个心思。

  “你现在补,才能够尽早出院,如果你的身体一直都这样脆弱,就算是在医院呆上一个月也是有可能的。”厉少城淡淡说道。

  “我自己有钱。”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要了?”

  “我不要。”

  厉少城的黑眸深深地凝视着她,仿佛是要将她吸进去一般,最后他才缓缓开口说道:“宁千羽,你是不是要这碗汤了,还是不要我了?”

  为什么要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我都不要了!”宁千羽抿了抿唇,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好。”

  他忽地一笑。

  厉少城是很少笑的,他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看见他笑过几次。但是这一次的笑,却让人感觉到一种危险,仿佛是有什么事情就要破尘而出。

  “宁千羽,你不要我。那我就让你想要我!”

  厉少城危险的眯眯眼睛,狭长深邃的眼眸里是她的倒影:“今天如果你不喝,那么我就在这里坐到你喝为止!”

  宁千羽几乎是要吐血了。

  这个男人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

  “厉少城,你真是个疯子!”

  “看来我是要做一些疯子应该做的事情,不然还愧对这个名字了。”

  这个称呼他并没有很生气,反而是将汤重新放在了桌子上,凑到了她的面前,扣住宁千羽的下巴就立刻吻了上去。

  厉少城的吻带着淡淡的薄荷凉味。他似乎是很长时间没有抽烟了,那种烟草的味道也消失的没有踪影。

  宁千羽下意识地想到,他难道是担心她受到烟的影响吗?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