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342章 安辰
  盛蓝儿愣了愣,慢慢低下头。

  实际上,她很清楚为什么他要跟她结婚。

  “盛蓝儿!”见她不说话,慕洛染的心情变得越发的烦躁起来,有些口不择言地说道:“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会放过你了吗?”

  盛蓝儿刚准备说什么就被人拽到了怀里,炙热的嘴唇立刻吻了下来,与其说是文倒不如说是咬,盛蓝儿的嘴唇一阵的疼痛,血腥味很快就在他们的口腔里蔓延了起来。

  吻完,慕洛染心情才稍微愉悦。

  男人嘛,一般生气都是因为欲火不顺。

  欲火顺了,那气自然也就消了。

  他顿了顿,忽然问道:“你现在还有百分之几喜欢我?”

  盛蓝儿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之后才慢慢回答:“百分之……”

  慕洛染似乎是有些紧张的样子,但是声音听上去完全没有紧张的意思:“这两个月我可帮了你不少事情,盛蓝儿,你应该不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吧?”

  盛蓝儿本想说百分之一的,到了嘴边又只好改口说道:“百分之二。”

  实际上,不管是百分之几,也都没有用。

  毕竟,她到底有多么喜欢他,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听见这个回答,他心里稍微有些不满。

  他都努力了这么久,才只增加了1%。

  这么一算,一年就只能增加6%。

  所以,要十几年才能加到百分之百了。

  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但是一想到反正他们两个人都快结婚了,慕洛染的心情又慢慢安定了下来。

  等他把好感度增加到百分之百,再好好的欺负她!

  隔日,盛蓝儿就收到了林然的短信。

  ——我帮你约好对象现在就在咖啡厅等你哦,记得要过去。

  盛蓝儿本想要拒绝的,但是一想到昨天林然说的话,又只好打了个嗯过去。

  这里的咖啡厅装潢十分的简洁银白色低调又不失贵气。

  此刻一个身穿着白色休闲装的男子坐在靠窗户的位置,盛蓝儿连忙朝着那边走过去,有些抱歉地说道:“让你等很久了吗?”

  他的目光从窗外转移到了她的脸上。

  在看见了男子的脸庞之后,盛蓝儿顿时愣了。

  “啊……安辰。”

  “蓝儿?”安辰有些意外,却很快微笑了起来:“没想到原来林然说的那个女孩就是你。”

  “嗯,可是,安辰,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当初他们两个人在上学时是很好的朋友,只是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面。

  “最近公司放假了,所以就回来玩玩,没想到你也会在这里。蓝儿,过去这么长时间,你长得还是这么漂亮。”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你都已经步入社会了,还长得那么好看。”

  盛蓝儿说的话并不是假话。

  早在上学的时候,安辰就已经是学校里的校草。

  这几年的时间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甚至让他出落的更加成熟稳重,带着一抹成熟男人的味道。

  因为是往日的同学,两个人聊的,还算是和谐。

  就在街道对面一辆银白色的保时捷停在路边,车内的女人看着咖啡厅里两个人侃侃而谈,眼底闪过一道冷意……

  若不是因为想要牵住这个女人,她又怎么舍得把这么优质的男人介绍给她认识呢?

  “蓝儿,要是有时间,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好吗?”

  “明天晚上吗?”盛蓝儿说:“明天晚上我有事,可能不能去了。”

  实际上是每天晚上慕洛染都有要求她回家的时间,要是她回家晚了,到时候又免不了被他一阵责怪。

  “真的吗?”安辰看上去十分失落:“好不容易可以见面,看来,你很忙呢……”

  盛蓝儿将来是比较心软的类型,看见他这么难过,连忙说道:“后天吧,后天我有时间就联系你!”

  “嗯,好,会等你的电话的。”

  两个人聊的正嗨的时候,盛蓝儿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她接通电话就听见了,手机那边传来男人有些低沉的声音:“盛蓝儿,你去哪里了?”

  “……怎么了?”

  “我在问你问题。”

  盛蓝儿下意识地隐瞒了真相:“我和客户出来吃饭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直接挂断了电话。

  安辰可真是一个温柔的男人。

  下班的时候,盛蓝儿忍不住这样想着。

  离开公司,她就看见一辆熟悉的豪车停在他们公司门口。

  她的眉目微动,走过去打开车门。

  身材高挑的男子坐在车内,双手环胸,修长的双腿就那样随意叠加着,毫不介意向别人展示自己完美的身材。

  一路上,慕洛染都没有说话。

  盛蓝儿好几次都想问她发生什么事了,话到嘴边想起他恶劣的态度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回到家里,慕洛染直接拉着她走进了卧室。

  “慕洛染,你想干什么?”

  “反正我们两个都快结婚了,早点生个孩子也好。”慕洛染邪魅地挑眉。

  盛蓝儿一愣,突然有些慌张起来:“不要,你,你不要这样……”

  “为什么我不要这样?”他冷笑:“盛蓝儿,不给我生孩子,难道你还准备给其他的男人生孩子吗?”

  说完,他就立刻撕开了她的衣服,堵住了她的嘴唇。

  整个晚上她都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一条船上面一般浮浮沉沉的。

  慕洛染的动作十分的粗暴,相比于做那种事,不如说是在泄愤而已,而她就是他泄愤的工具。盛蓝儿手指紧紧抓在一起,拼命忍住痛苦,没有让自己发出声音。

  感受到盛蓝儿毫无反应,慕洛染便更加怒了起来。

  动作也变得越来越粗暴。

  完事后,她的脚步有些跌跌撞撞的走进了浴室。

  他走进浴室之前,听到了有人给慕洛染打过来了电话。

  女人的声音听上去格外的娇媚:“洛染,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觉,在做什么呢?”

  她漆黑深邃的眸子看了一眼盛蓝儿,随后压低声音邪魅的说道:“当然在想你。”

  声音比对待她的时候,温柔了不知道多少倍。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