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430章 宁千羽昏迷

第430章 宁千羽昏迷

  宁千羽身体好似喝醉了一般,支撑不住的朝着前面的过去。

  这些天以来,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多。而由于她每天都必须要早早的去打扫别墅,等到工作完早餐也都已经没有了,身体明显地消瘦了几分,又因为那些恐怖快递的事情,晚上没有睡过一次好觉……

  直到这一刻遭受了雨林,终于再也承受不住了。

  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了墓园的门口,厉少城下车,他身穿一件黑色中长款风衣,单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一张俊美矜贵的脸庞在黑夜里显得越发的妖魅,宛如墨玉一般的黑眸,阴冷的扫过门口。

  司机立刻下车举着一把黑伞站在他的身边说道:“这就是当初宁小姐父亲下葬的墓园。”

  这个墓园很大但是找到她却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

  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女人的身上,他的眼眸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闪过了某种光亮,但是下一秒就看见女人的身影宛如枯萎的花朵一般倒了下去,他的眸色瞬间深沉。

  一个箭步过去。

  人被搂入他怀里。

  “宁千羽?”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急切。

  怀里的女孩脸上是不自然的潮红。

  “现在立刻去医院!”

  经过了一番检查之后,医生眉目之间带着一抹疲惫的对他说道:“小姐只是发烧了而已,现在已经打上了吊针,过不久应该就会醒过来。”

  厉少城的眸子冰冷的看不见底。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牵住她柔软的小手。

  从前他最喜欢牵她的手,她的手格外的柔软,但是此刻却因为消瘦只剩下了骨头。

  “宁千羽……”三个字从他形状完美的薄唇里溢出,他的眼眸里带着一种温柔的眷恋,仔细的看着女孩的脸庞。

  宁千羽安静的躺在那里,不要看上去格外的乖巧,只是嘴唇因为生病,看上去有些苍白。

  他的耐心在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告罄。

  “为什么她还没有醒过来,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

  医生被他吼的吓了一跳。

  厉少城平日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阴阴冷冷的看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然而此刻一暴怒就吓得整个医院的人都不敢说话,医生擦着额头的汗水:“这……这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不是很清楚?我每年给你们花费那么多钱投资,就是为了让你们连一个小小的发烧都治不好的,嗯?”

  “厉总,小姐不管哪里看上去都很正常,只是因为疲累过度在外面淋雨着凉了,所以才会发烧的,至于为什么醒不过来……”医生颤抖着擦了擦脑门:“有可能是小姐没有求生意识……”

  “没有求生意识?你在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能会想死?”他声音里的怒火已经掩饰不住了,眸子里沸腾着火苗看向床上的女孩。

  如今她就那么乖巧地躺在那里,他却有一种她有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的感觉,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冻结成了冰霜,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快要消失……

  “一天的时间,一天的时间让她醒过来!”

  厉少城的眸色冰冷阴鸷。

  医生不敢反驳,唯唯诺诺的点着头。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原本只是简单的发烧而已,但她就是躺在那里,一直沉睡着。厉少城好几次都认为她是在跟自己赌气,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女孩的脸庞,声音清雅迷人,温声道:“乖,是我错,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凶你。”

  “……”

  “你要是现在醒过来,我就带你去吃小龙虾。”

  他低声诱惑着,声音是任何女人也无法拒绝的温柔。

  可她依旧躺着,秀气的睫毛安静的覆盖在白皙的皮肤上,好似一个随时会破碎的瓷娃娃一般。

  医生的话再一次萦绕在耳边:“世界上有两种病,宁小姐这种病就是心病,我们可以治得了发烧,但是心病需心药治,不然世界上也不会有心理医生存在了。”

  他骨节匀称的手指蓦地紧握。

  接着,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他好似有些不耐烦的拿起电话按下了接通键,轻轻淡淡地嗯了一声,那边传过来保镖恭敬的声音:“少爷,你让我们查的东西,我们已经查到了。这些东西似乎是在网上买的快递。”

  “什么时候送过来的?”

  “每天下午会送过来一个,今天我已经在保安处看到了,上面写着的是宁小姐的名字。里面放着的是一些恐怖玩具。”

  厉少城的眸色微沉,轻启薄唇:“把那些东西拍个照片发给我。”

  每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的都是一些极其恐怖的玩偶,就连他这个男人看到,都不由觉得有些厌烦,更何况是像宁千羽这样的女人。

  可她为什么不说呢?

  他的目光再度放在床上的女人身上,看她此刻脆弱的模样,胸口微微发闷。

  “宁千羽,你不要以为你走了就可以一走了之,如果你敢就这样离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所有朋友……”他的薄唇一张一翕,清冷迷人的声音慢慢的溢了出来,目光紧紧的看着她苍白的脸庞。

  随后,厉少城颀长的身影从椅子上缓缓站了起来。

  宁千羽,究竟为什么要离开公司?

  她是那样在乎自己的爸爸,绝对不会把公司拱手让给其他人的。

  这件事情,他要一点一点地查清楚。

  宁千羽在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身边有人在对自己说话,一字一句吐气如魅,那种带着诅咒的话,让她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睛。

  接着宁千羽便忍不住睁开了眼。

  入目一片的洁白。

  她看见身材颀长的男子,闲适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刀法熟练削着苹果,宁千羽看了一会儿他,转过头,裂开嘴,苦笑。

  “原来,我还活着。”

  “想死?那很简单。”他说:“活着才是最不容易的。”

  尽管这个男人说的话很讨人厌,但是宁千羽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对。

  他直起了身体,牙签插着一块苹果,便递到了她的嘴边,嗓音清雅迷人:“张嘴。”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