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754章 世上仅有一个厉少城

第754章 世上仅有一个厉少城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仰头低头的瞬间,姚薇薇微微有些裂痕的笑容又修复得完美无瑕,只是再开口,语气里却多了丝丝她自己都未曾注意到的酸意:“厉总和厉夫人感情可真好,难怪别人都说,生而为人,当只羡鸳鸯不羡仙。像我这样的孤家寡人,真的是只有白白羡慕的份儿咯!”

  宁千羽闻言,视线复又落回她身上,笑道:“姚总这样能力卓越、美貌出众的人,还怕没人追吗?”

  姚薇薇不知想到什么,竟然回了一句:“可世上也没有第二个厉总啊。”

  言下之意,她只看得上厉少城这样的人。

  这话本能地激起了宁千羽那颗“护食”的心,她紧紧抓着厉少城的手,与他十指相扣,道:“是啊,世上仅有一个厉少城,已经是我的了。”

  言下之意,也就是没你姚薇薇的份儿。

  被人宣誓了所属权的厉少城眸底渐渐有了融融暖意,直盯着那个说“占有”他的女人,眼里再看不进其他任何。

  眼前的画面有些刺眼,恰好这时又有其他嘉宾进入,她借机道:“厉总厉夫人自便,我去别处看看。”

  说着,分别和厉少城、宁千羽碰了碰杯,然后绕过他们离去。

  这边,姚薇薇刚走,就有侍应生上前给宁千羽递上鲜榨果汁,礼貌道:“厉夫人好,这是姚总吩咐特意为您准备的鲜榨果汁。”

  “谢谢!”宁千羽放下没有动过一口的酒杯,换上了果汁杯。

  侍应生离去,宁千羽转动着手中杯子,嘟囔道:“她还真是个细致入微的人呢。”细致到连她怀孕的事都知道了。

  厉少城低头看她,唇角挂着莫名的笑意,“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你急什么?”宁千羽也用类似的神情看他,“还是说你怕什么?”

  厉少城浅笑里透着几分戏谑:“第一个问题,我倒是不急,只不过某人想看到的人也看了,难道还想继续待下去?第二个问题,我怕我老婆累到。”

  “我才不是为了来看她呢!”宁千羽气恼不已,无论何时,她的心思总是逃不过眼前这个男人的那双眼睛。

  “噢~”厉少城将语调拖得绵长,“看来是我想错了?”

  宁千羽越发气恼,伸手偷偷去掐他的腰,“让你得意!”

  厉少城也不动怒,任由那双小手在他身上作乱,笑意反而越发浓烈了起来,薄唇凑到宁千羽耳畔,呵出温热的气息,“据某人说,我已经是她的了?”

  宁千羽停下动作,想起自己刚刚冲姚薇薇放的话,赧然之色爬上眉宇。

  “嗯?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再说一遍我听听。”厉少城嗓音如琴音,透着莫名的蛊惑。

  她才不是占有欲那么强的人呢!

  宁千羽羞恼不已,道:“有什么好说的,只要是我的东西,就算只是阿猫阿狗,任何人也不能随便打主意。”

  厉少城:“……”这女人真是反了天了,竟然说他是阿猫阿狗!

  他长臂一伸一揽,就将长了一张利嘴的女人拉进了怀里,要不是顾及着她肚子里的宝宝,他还会用更大的力。

  眼看着那薄唇就要压下来,宁千羽脑袋连忙往后仰,小声道:“厉少城,你停下!这么多人呢!”

  “别人是别人,跟我们有什么相干。”薄唇吐出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字眼,紧接着就抵达了目标。

  “唔~”宁千羽轻轻嘤咛一声,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不远处的人堆里,姚薇薇跟人碰杯完,正仰脖喝酒,抬眸就撞见了那缠绵火热的一幕,心里的异样感觉越发明显,她索性将酒杯里的酒一口给喝了个精光,原本,只用礼节性地轻抿一口的。

  “姚总爽快!真是女中豪杰!”见她喝酒如此豪爽给面子,围在她周围的人都兴致高昂地发出了赞美恭维声。

  换了一杯酒,姚薇薇回头,又是笑容满面的样子,道:“我初次踏足江城商界,以后还有很多事要仰仗诸位呢,比起诸位对我的关照,小小一杯酒算得了什么。”

  众人知道了她的背景履历,此刻见到真人,又见她态度谦恭,于是更加好感倍增。

  “以后姚总有事,只需带一声话,我别的不说,一定略尽绵薄之力。”

  “是啊,是啊,姚总以后就是咱们江城商家的人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一家人!”

  ……

  听着这些虽然不知道有几分真假却实打实顺耳的言辞,姚薇薇刚刚心头的那阵不悦感总算是有所消减。

  果然啊,世上还是好话中听。

  与最后一拨进入会场的人寒暄交际完,姚薇薇终于有了一丝空闲的时间。避人眼目的角落里,她伸手拉住一个侍应生,低头附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侍应生怔楞了一瞬,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去吧!别犯怂,有事还有我呢!”姚薇薇在侍应生肩上鼓励性地拍了拍。

  侍应生硬着头皮朝前方走了过去。

  砰!

  “啊,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侍应生端着杯倒酒洒的托盘,一个劲儿地鞠躬道歉,不敢看被冒犯之人的脸色。

  厉少城冷冷地看了一眼眼前莽撞的侍应生,视线又回到自己被酒水染污的衣服上。

  “这可怎么办?”宁千羽知道厉少城一向有洁癖,容不得自己衣服上有任何污渍,一时不由得也有些着急。

  “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侍应生还在不住地鞠躬,却丝毫没有提及挽救的做法。

  让他赔?可能么,他一个侍应生得攥多久的钱才能赔得起厉少城的一件衣服?

  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谁都有失神的时候,宁千羽对着侍应生道:“你自己去忙吧,这里我们自己会处理好的。”

  侍应生得了“特赦”,又深深鞠了几个躬才端着放着东倒西歪的托盘飞快逃离了现场。

  这边,宁千羽掏出手巾将厉少城衣服上的水渍反反复复地擦了一遍又一遍,可是酒水的痕迹到底还是留了下来。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