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848章 老男人真呆板

第848章 老男人真呆板

  夜深。

  宋默尔带着一身醉意离开了“与君会”。

  姚薇薇直接上楼,回到了和顾密同居的套房。

  “过来,送你一件礼物。”一见姚薇薇进门,顾密含笑朝她招手,丝毫没有对她的晚归表示任何责怪之意。

  姚薇薇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酒意微醺,眉眼染上丝丝媚意,“又要送我礼物?看来顾老板最近心情的确是很不错嘛。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现在我是信了。”

  这段时间,顾盼盼在家晃悠的时间多了,顾密吹胡子瞪眼的次数也多了。表面看起来是鸡飞狗跳,可姚薇薇知道,他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血脉相连的情感,是其它任何一种都比不了的。

  顾密一边将一张黑卡塞给姚薇薇,一边道:“你是在跟一个黄毛丫头吃醋?”

  姚薇薇不答话,目光溜过那张黑卡,看向顾密的眼神很是复杂。

  “怎么?不喜欢?”顾密挑眉。

  姚薇薇啧啧两声,道:“这世上谁会不喜欢钱呢。只不过……”她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

  姚薇薇十足认真的模样,仿佛很是感兴趣地问道:“顾老板,请问你从前也是用这种方式讨女人欢心的吗?你……难道就不会觉得这样……不是那么浪漫?”

  姚薇薇觉得自己的说法真是相当的婉转了,她这番话翻译成直接一点的说法,那就是——老男人真呆板!

  “老男人”一点也不介意浪漫不浪漫,但就另一个问题还是为自己正名了一番,“其他女人啊?其他女人也会从我这里得到钱,不过都是阿杰去处理的。这张卡独一无二。”

  姚薇薇将卡拿在手里随意把玩着,那卡在她手里就像是一个再是普通不过的小玩意儿似的,一点都没呈现出一张黑卡该有的价值感。

  她似笑非笑:“顾老板这是要包我了?”

  顾密眉一挑,道:“你也可以用里面的钱来包我,如果是薇薇你,我是不介意钱多钱少的。”

  姚薇薇肆意大笑,“顾老板啊,你大概是已经忘了一件事。”

  “你说。”顾密顺势将笑倒的姚薇薇搂进怀里。

  姚薇薇抬手抚摸他已有岁月痕迹的眉尾,戏谑道:“以顾老板如今的资质,怕是空有一颗甘做小白脸的心了。”

  顾密丝毫不觉得冒犯,反而顺着姚薇薇的话接了下去,道:“要是薇薇你喜欢那样的,那我只好抽空让月笙来一趟了。”

  “齐医生?你让他来做什么?给你拉皮?”姚薇薇笑得停不下来。

  “为了迎合你的审美么,能有什么办法。”顾密捏了捏姚薇薇高挺的鼻梁,把玩笑话说得浑然天成,跟真的似的。

  要不是深知他这个人的本性,姚薇薇只怕都快把他的话当真了。

  不过,大概是女人爱美的天性所致,她对另一件事倒是真的产生了好奇,不自禁追问道:“难道齐医生真的还会医美?”

  “月笙那个人,不会的很少,最重要的是,即便有什么是他真的不会的,他也会让自己学会。”说着,顾密又转而问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哪种人最可怕吗?”

  一般会问这种话的人,心里其实都已经有了答案。

  姚薇薇眸光流转,笑眯眯道:“请顾老板赐教。”

  “一根筋的人,还有情感缺失的人。”顾密道,“月笙就是前一种人,一根筋到底。至于后一种人嘛,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有真正遇见过。”

  姚薇薇微感意外,脱口而出道:“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是有很大可能性会遇见你说的那种情感缺失的人的呢。”

  “我这样的人?”顾密尾音上扬。

  姚薇薇毫不避讳,“嗯哼,从社会背阳面混出头的人,难道不是比一般人见识过更多穷凶极恶的事吗?”

  顾密在黑白之间游走,是公开的秘密。

  顾密粗略回想了一遍往昔的峥嵘时光,道:“你说得对,不过,再是穷凶极恶的人,也有他的软肋,真真正正情感完全缺失无坚不摧的人……还是罕见的。”

  闻言,姚薇薇心头蓦地一挑,情不自禁道:“想必顾老板如今是越修炼越厉害了,毕竟,如今你的软肋也就只有盼盼一个了。”

  至于另一个……已入黄土。

  四目相接,只剩彼此欲言又止的沉默。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打开,顾盼盼一阵风似地跑了进来,直奔到顾密和姚薇薇面前。

  “盼盼?”顾密不知道这风风火火的女儿又是在闹哪门子怪,以致深夜闯门。

  姚薇薇则下意识地从顾密怀里挣开,坐直了身体。

  顾盼盼却早已见怪不怪,道:“抱着抱着,不用分开!”

  顾密脸色一僵。

  姚薇薇:“……”

  “哎呀,看看你们,被你们一闹,我连正事都忘记了!”顾盼盼猛地一拍脑袋,丝毫不理会面前两个人呈现出某种神奇变化的脸色,急忙道:“老头,把大齐借我用一下。”

  顾盼盼很小的时候,齐月笙就已经跟顾家有联系了,恰好,他比她大个十来岁,又比顾密小个十来岁。

  是以,她既不愿意叫他“叔叔”,也不愿意叫他“哥哥”,就自顾自叫他“大齐”了。

  在这些事情上,齐月笙一向不怎么留心在意,随便被叫什么,他都乐意。

  顾盼盼一向是个不怎么在意自己身体的人,平常有个小病小痛小感冒什么的,压根儿就是直接忽视。

  顾密正是因为深知她这一点,所以瞬间心急,“找月笙?你怎么了?”

  他一把将顾盼盼拉了坐下,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个遍,“你是哪里不舒服了?”

  顾盼盼不耐烦地推开他的手,道:“老头你别管,我好得很,总之你把大齐叫来就是了,就是现在,让他直接去我那里。我还有事,不打扰你们卿卿我我了,晚安!”

  话音刚落,她又一阵风地跑了出去。

  顾密目光追寻着自家女儿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说话做事总是这样没头没尾,肆意妄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