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866章 那边有事

第866章 那边有事

  过了片刻,顾密一挥手,道:“你们去吧,安排人去查跟这个人有关的所有消息。另外,给这次受伤的弟兄们一些补偿,该放假的放假,该治疗的治疗。”

  “是,老板!”

  ……

  办公室里重归寂静。

  顾密道:“厉总,让你看笑话了,这次是我的疏忽。”

  “顾老板多心了。这个人既然是有备而来,那么就算换了其他任何人,他也一样有把握逃得掉。”厉少城平静的分析着事实。

  与此同时,城市另一边。

  “哥们儿,欢迎你回归。”马丁亲自为费罗开门,笑嘻嘻的露出一口大白牙,做着一个请进的手势。

  费罗翻了一个白眼,满身晦气的走了进去。

  一看见他进来,欧阳立马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戏谑道:“失败了的勇士也是勇士,你大可不必自责。”

  随后进来的马丁也跟着附和,“是啊,哥们,人生难免经历滑铁卢,一次又算得了什么?哦,不对,对你来说应该是两次了,嘿嘿……”

  他比着一个二,道:“两次都栽在同一个人手里,哥们儿,你可真是好运气。”

  费罗正浑身不自在,听见这两个人阴阳怪气拿他取笑,心里越发不痛快,一脚就将马丁喝光了也不扔进垃圾桶的易拉罐一脚踢飞。

  无辜的易拉罐发出铛的一声。

  然后,大家不约而同瞪大了眼睛。

  费罗自己也惊了一跳,看向落地窗那边的方向,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抱歉,K,我真不是故意的。”

  那个易拉罐正被K拿在手里,被他一捏,瞬间扭曲成麻花,然后,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稳稳落进了垃圾桶。

  费罗浑身如同被抽走了气力一般,整个人瘫在沙发上,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半晌,他认命道:“这次是我疏忽了。下一步怎么玩儿?我当排头兵。”

  栽在一个蠢货兼长着路人甲脸的人手里,真是人生的巨大耻辱。

  费罗深受打击。

  马丁和欧阳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起来。

  马丁的大嗓门儿响彻在整个房间,“哥们儿,别急着证明自己。当什么排头兵?叫声哥哥,什么活我都替你干了。”

  欧阳紧跟着说:“是啊是啊,咱们几个干什么分得这么清楚?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只要你求助,我说什么也会帮你的。”

  费罗倏然坐起,湛蓝色的眼睛发出利剑般的冷芒,恶狠狠道:“你们两个蠢货,给我闭嘴!谁用得着你们帮?”

  “嘿嘿嘿……这位哥们恼羞成怒了。”明明是在说是非讲小话,可马丁的音量一点都不小。

  欧阳点头,满脸诚挚的奉劝道:“不是我说,费罗,你好歹也是医生,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气炸了肺,得不偿失。”

  两个人一唱一和,把费罗气得仿佛头顶都要冒烟了。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看向窗边的少年,询问道:“K,你说下一步怎么玩?告诉我,我一定要让这两个蠢货把他们今晚说的话都给吞回去!”

  “回去。”

  K的声音沙哑无比,说出来的两个字却简单清晰。

  费罗错愕了一瞬,不解道:“什么?回去?这边的事不是还没完吗?怎么现在就回去?”

  K没有答话,一个人远远的坐在那边,表情冰封千里,似乎要将房间的温度都给降低好几度。

  马丁走过去拍了拍费罗的肩,好心的给了他一个提示,“那边有事。”

  不用他细说,费罗也知道他说的是哪里,不过这倒是更加让他疑惑了。

  “有事?怎么了?”

  马丁看了K一眼,见他没有制止的意思才继续说下去,“老的身体出了点问题,小东西就开始不安分了。”

  原来是这样……

  费罗冷笑一声,“还以为他有多沉得住气,不过才过去了六年,竟然就又开始忍不住兴风作浪了。看来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欧阳啪啪鼓起掌来,调侃道:“大医生,你的用武之地来了,这次就请让他好好疼一下,免得他动不动闹幺蛾子出来。”

  费罗冷哼一声,不搭理他,转而问道:“什么时候回?”

  “就是今晚。”马丁露出一脸的遗憾,“说起来我还没玩够呢。”

  费罗踢了他一跳,笑骂道:“就你这头蛮牛,天天去那几个地方浪,我听说那里的女人们都怕了你了。”

  欧阳跟着帮腔,“这事我也听说了。”

  马丁立马叫嚷起来,“谣言,这是谣言!我对女人一向是温柔似水。”

  费罗和欧阳同时切了一声,明明白白表示着质疑和鄙夷。

  ……

  研究所。

  顾盼盼又背上了她那个超大的背包,兴冲冲道:“千羽姐姐,我要出远门了,短时间内大概是不能回来的,你好好生宝宝,到时候别忘记了给发我照片。”

  宁千羽奇怪道:“你就算是要出远门,也犯不着这么大晚上的出吧?”

  “没办法,时间不等人。”

  宁千羽又问,“那你爸爸他们知道吗?”

  顾盼盼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道:“当然不知道,大晚上的我就不去打扰我家老头子和他的小女人了,免得影响他们给我生弟弟。”

  “你怕打扰你爸他们,那就不怕打扰我们了?”宁千羽脱口而出,等到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差点闪了舌头。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到了有两道目光同时向自己聚集过来。

  一边是厉少城的意味深长。

  另一边是顾盼盼这个始作俑者的嘿嘿嘿。

  宁千羽恼怒的辩解道:“我是说时间很晚了,会影响睡觉,瞧瞧你们那眼神……没一个纯洁的!”

  两道目光渐渐撤开,她松了一口气。

  这时,顾顾盼盼看了看腕表,急匆匆道:“我爸那里,千羽姐姐你帮我说一声。我时间来不及了,再见!”

  说着,一阵风似的就消失不见了。

  宁千羽瞠目结舌,道:“又是一个奇人……奇怪的人。”

  翌日,趁着顾密和姚薇薇来探望的时候,宁千羽将顾盼盼大晚上出门的消息告诉给了顾密,本以为顾密会吃惊,甚至骂骂咧咧两句。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