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908章 没关系
  姚微微是在顾密旗下的酒店某房间内醒来的。

  身体动辄之间的酸疼感使得她再度响起昨夜疯狂、进攻、一步步被逼上陷阱的场景。

  “醒了?”

  顾密从容不迫地推门进来,连门都不敲。

  姚微微如是想,转念又想道:这里是他的地盘,自然是他想怎么样都行了。

  “早上好。”

  顾密单膝跪在洁白的床单上,撩开她额间的碎发,送上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深情款款。

  随即用疏离又客气的语气问她:“我找人送你回去。”

  姚微微无措,短暂的沉闷后,同意了他的建议。

  “好。”

  她在刚才的吻里体会到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瞬间被他打回原形。

  不行!这样不行的!

  姚微微,若是你在这段感情里一直保持这种感觉,那便是万劫不复。

  “我们谈谈吧。”

  顾密顿住脚步,略微转头,“有什么想说的?”

  姚微微被单下的手抚上尚在平坦的小腹,装作无所谓道:“我想了很久,顾老板,我们结束了。”

  她一次又一次地刻意严谨地叫他:“顾老板。”

  顾密积压已久的怒气顷刻爆发,快走几步到了床边俯身下来看着她。

  渗人的眸子里,他满腔的怒火昭然若揭。

  顾密道“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过你,你的事情我不干涉。但是有一点你不要忘记了,我没说结束,你就别想逃脱。”

  姚微微震惊在床上,不可置信,这个男人的变化得如此之快?

  “你说过不会干涉我的?”

  “我现在又改了。”

  顾密突然耍起无赖,姚微微答不上来话,剩下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你说了不算。”

  算是最后倔强一番,姚微微垂下头,她鹅蛋脸上血色全无。

  顾密在猜想他是不是做得太过分。

  明明昨晚他把她带回来的时候,心里是高兴的。

  不,不对。正是这种高兴,他想延续下去这种感情,起码现在不能断。

  可对她来说又不大公平。

  “薇薇。”他试着用昨天那种语气来说好话,但愿她能忘掉了刚才发生的事情,重新回到她依赖,或者是离依赖还差那么一点的感觉。

  总之是,需要他顾密的就行了。

  不过显然不大可能,姚微微双手激烈地拍打着被子,因为生气而脸染上怒色的红。

  “我要等到你厌倦我,拖垮我,才能理直气壮地离开是吗?”

  孕期的情绪不稳定使得姚微微做出了许多与之前跟顾密相处时,大相径庭的举动。

  归根到底,她是想顾密认下这个孩子。

  不够,她内心又清楚地知道,这不可能。

  他不会。

  “我是那种你招收就来,挥手就走的女人吗?”

  姚微微与他对视,逼问他:“是吗?”

  顾密说了一句全世界女人最不愿意听的一句话,“你愿意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姚微微奔溃,她抱住头,默默地忍受着疼痛。

  他实在太不可理喻了。

  “你先休息休息,待会儿我再来看你。”

  姚微微又一次睁大眼睛,“你是想囚禁我?”

  “你现在的状况不适合出去。”顾密揽过她的头,下巴蹭了蹭,“你好好休息,我让人给你送饭菜来。”

  不发生一些事情,你是看不清楚身边人是什么模样。

  顾密关上门,隔绝了他和姚微微,同时在心中涌现出一阵难言的感受。

  正如他所想的,她能走,但不是现在。

  起码,没有人能比她更像林盈。

  顾密难得一次回家,顾盼盼在饭厅里坐着刷美剧吃早饭。

  一见是他,小小的诧异了一下。

  随后叫来管家,“老五,你叫厨房多做一份早餐。”

  “老板,您吃什么?”

  老五原先也是顾密手下的人,顾密转型洗白做生意,也就叫老板了。

  顾密瞥一眼桌上摆的五六个小盘子,全是重口油亮的菜。

  “你早饭不知道吃的清淡点?”

  顾盼盼赶紧拿掉了耳机,吞一口肉饼道:“谁惹你了?”

  顾密皱眉,他一向不在女儿跟前发脾气,怎么就让她看出来了他心情不好?

  “你别想了,我连吃什么早饭你都要说一句。我从前肯坐在家里吃算不错了。”

  顾盼盼一看表情就知道,准不是下属惹的祸。

  他多少年没因为下属犯错发过火了,准是哪个后院着火了。

  “难道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不听话吗?”

  顾盼盼对于她爸爸的魅力仍是有自信的,不可能是因为他,肯定有其他外在因素。

  “你说——”“打住!”顾盼盼竖着一只手掌对着他,“我连恋爱都没谈,不清楚感情纠葛,换一下。”

  顾密想了想对着老五道:“煮碗面条。”

  上了年纪,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不如年轻人了。

  一想这儿,顾密的心情越发阴郁。

  顾盼盼瞧见他的转变,闭上嘴,继续看剧。害怕他把目标再次转移到她身上,吃完了还是赶紧走吧。

  “我昨天碰到个人。”

  “老情人?”

  顾盼盼点了一下暂停,即使是戴着耳机,调整了音量,她能听到他说话。

  “行行行,你说你遇到谁?”

  顾盼盼本来想炸他一下,引诱他说出他心情不妙的原因。

  顾密板起一张脸她就晓得该换话题了。

  “你喜欢跟着她玩的。”

  “宁姐姐!”顾盼盼裂开嘴笑,补充了句,“不对,她该是厉夫人。”

  “你以为那个厉少城很好?”顾密双手环胸,严肃地问道。

  顾盼盼一时语塞,她该怎么回呢?看样子,她是必须要想一个答案出来的。

  可她想的是,难道人家不好,把宁千羽嫁给你吗?

  不可能呀!顾盼盼深深感到悲催,偏偏是顾密心情不爽的时候回家遇上她。

  “老板,面来了。”

  老五把面端上来,顾盼盼心底对他感激不尽。抱着平板和肉饼,指示老五,“管家,我回房间吃,你快给我拿杯牛奶!”

  话都没说话,人都到楼梯口了。

  老五端着牛奶,左右为难,“这……”来回看了看爬楼梯上去了的顾盼盼,和正在拿筷子准备吃面的顾密。

  “听小姐的。”顾密大方地摆手让他走了。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