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990章 陪床
  宋默尔失魂落魄地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

  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宋兰芝不要得癌症,从小跟她相依为命,宋默尔已经把宋兰芝当做母亲。

  “爸爸妈妈,你们保佑姑姑不要离开我好吗?”宋默尔双掌合十,祈祷着。

  她紧闭着双眼,好像就能回到骊山别墅,宋兰芝背光而立,轻声问她:“默尔,晚上想吃什么?”

  一睁开,没有在天堂父母的显形,没有骊山风光秀丽;有的是来往匆匆形色各异的家属和病人,和刺鼻难闻的消毒水味儿。

  宋默尔缴纳完住院费,待在宋兰芝的床前。

  她低声哭泣,攥着一张报告,结果出来了,宋兰芝肺癌晚期,没多久的日子了。

  “宋小姐,我们要为宋女士换药了。”

  宋默尔说了一声抱歉,出去在外头等着。

  她也想不哭,但是泪水根本止不住。

  “默尔。”宋默尔诧异地抬头,“特助?”她上下打量了他,“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父亲在这儿的医生。”陈衫手里提着饭盒,“我是来给他送汤喝的。在那边,我看到个人像是你。”他指着走廊对面的一个科室。

  “没想到真的是你。”

  陈衫拉着她重新坐下,“发生了什么?需要帮忙吗?”

  “我姑姑得了癌症,晚期。”宋默尔泪眼婆娑,脑子里都是宋兰芝晕倒在地上的情形。

  陈衫把随身带的手帕递给她,“要坚强,你姑姑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宋默尔接过手帕,低头道谢,擦了擦眼泪,道:“我没有什么亲人了,姑姑她就是我最后的家人了。”

  “你姑姑最放心布下的就是你,你不能让她看到你这么憔悴的模样。”陈衫低缓的嗓音在她耳边萦绕,倒是起到了一定作用。

  换完药的护士出来,“宋小姐,你可以进去了。”

  “护士姐姐,你等一下!我想知道我姑姑什么时候会醒来?”宋默尔赶紧叫住她。

  “这个要看病人的情况了,她有轻微脑震荡,但是不构成生命危险。”护士说完就推着换药的车走了。

  陈衫扶着宋默尔,“我们先进去看看好不好?”

  宋兰芝在床上平静地睡着,宋默尔抬起她的一只手,靠在脸颊,“姑姑,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陈衫看在眼里,很是心疼。

  宋默尔还在尝试着跟宋兰芝谈话。

  陈衫估算了时间,打断了她一下,“默尔,我们先出去,这个时候也该是病人休息的时候了。”

  “但是我姑姑万一要是醒过来怎么办?”宋默尔纠结道。

  她不想再重复在家里的悲剧。

  宋兰芝的出事的时候,身旁一个人都没有。犹想着,心中的自责和难过更甚,宋默尔声泪俱下,“是我害了她的……我要是不闹脾气去睡觉,姑姑就不会晕倒了;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好几个小时,她一个人躺在地上……”宋默尔双手捂着脸,发出难以抑制的呜呜的哭声。

  陈衫把饭盒放在床头,蹲下来把她手解放开,抱住她无处依靠的人,“都过去了,你姑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她最疼的就是你,你不能有任何事。别自责了,乖。”

  陈衫抚着她的后背,像是在安慰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动作极其温柔。

  “我陪你守在这儿,你就不怕了。”陈衫要求与她对视,宋默尔逃不开他镇定迫切的眼神,点了下头。

  算是同意。

  陈衫给家里的老爸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在手机上发了宋默尔给他的资料,照的图片。

  宋默尔看在眼里,感激道:“谢谢你,特助。”

  发完消息的陈衫偏头劝她,“都不在公司,你可以叫我名字。”

  话音刚落,二人同时有了一个想法,异口同声道;“之前是不是说过这个话?”

  而后,又一同笑了。

  宋默尔的笑里带着愁容,就算是开心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

  陈衫都看在眼里,道:“我们要相信医学,某些癌症患者也活了十多二十几年,不能看到癌症我们就怕了。”

  宋默尔凄惨一笑,“我很怕我姑姑离开我。”但是她同时也心领陈衫安慰她的好意。

  早六点,陈衫醒来。

  昨晚上他睡在一张伸缩的座椅上,拉长了是一张一米八的‘床’,针对他的身高十分不友好。

  他有接近一米九的个子。

  宋默尔依旧是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一望见他醒来,道:“你再睡会儿,这会儿还早。”

  “护士来过没有?”陈衫边问边看了时间,确实还早。

  “来了三次,换药,医生早上来查房,检查了一下。”宋默尔有气无力,说话和眼神都透着深深的疲惫。

  陈衫心疼她,一个人坐在寂静的夜里,守着昏迷不醒的宋兰芝,既害怕又担忧。

  “我去洗手间洗漱一下。”陈衫去了洗手间。

  昨晚上决定了陪着宋默尔守房之后,他就去买来毛巾、牙刷和漱口杯等等的用品。

  倒是衣服没换,他不习惯。

  洗完后出来,陈衫对宋默尔道:“你进去洗漱一下。”

  宋默尔费力地站起来,熬了一夜,精神发昏,虚晃了一下;幸亏陈衫眼疾手快,拉住她,“你怎么样了?是不是不能坚持了,休息一下快点。”

  宋默尔脸色煞白,几秒钟后,道:“我可以的。”松开陈衫的手,“我也想去洗漱。”

  陈衫同意了,但是还是不放心地扶着她到洗手间门口。

  “你有事就敲敲这个玻璃门。”陈衫演示地敲了两下,发出‘坑坑坑’的声音。

  “你要记得啊!”陈衫再三打招呼。

  女生收拾一般比较慢,进去了半个小时,要不是听到断断续续的流水声,陈衫都要以为她在里头晕倒了。

  爱孩子的陈父来上班之际,还不忘记给陈衫带早饭。

  “开门!”陈父在外头喊道。

  宋默尔正好从洗手间出来,给陈父开了门。“请问您是?”

  陈父指着宋默尔进去,“这是你的同事是吧?”

  “爸。”陈衫没想到他老爸来得这么早。

  把手上拎的罐子放下,对着宋默尔道:“你好,我是陈衫的爸爸,你叫我陈伯父就好。”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