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1007章 发现钥匙

第1007章 发现钥匙

  厉少城在楼上透明落地窗前,看着他久等不来的宁千羽从一辆他不认识的车上下来。

  房间内的书桌上放着一叠资料,封面便是一张个人资料,蓝底一寸照片上的男人面无表情,却也耐看帅气。

  姓名一栏写着:顾泽之

  他掌握了他从出生后被记录下来的经历,同时也知道了,他是被吊销执照的‘庸医’。

  “先生在等你,说是让你回去之后,去卧室找他一趟。”宁千羽回荡着管家说的这句话。

  主观上不想来,但是她脚不听使唤地站在卧室门口,她敲了敲门。

  没人搭理她。

  正欲回去,谁知下一秒门开了,厉少城站在黑暗出,楼道上透进去的光照到他半遮半掩的身子。

  他的眸子,深沉如黑幕。

  宁千羽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他强力地拉近了房间。

  抵在门板后,身高优势和力量悬殊直接彰显了宁千羽反抗后的结果,她直直地看着他。

  没在怕的。

  怕的只有厉少城一个,他隐忍着问:“你去哪儿了?”

  “朋友家吃饭。”

  “什么时候去的?”

  “不知道。”宁千羽话语平淡,她不是不愿意透露,而是她晕倒了,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去的顾泽之家。

  “说话。”厉少城逼近了一点。

  呼出的热气一顿一顿,灼热地打在她脸上,宁千羽偏开脸,“我说不知道。”

  “呵,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吗?根本不需要顾及我的是吗?”厉少城冷笑了两下。

  宁千羽觉得他无理取闹之余,还有沉甸甸的疲惫感,“你要是不信,你就去查,反正你钱这么多,有的是为你卖命的人。”

  “但是你别把时间浪费在审讯我身上,没什么价值。”

  “所以说,连骗都舍不得骗我一下。”厉少城鼻尖抵上她的脸,呼吸可闻,“你是不是感觉我太爱你了,所以舍不得伤害你?”

  宁千羽顿时感觉好笑了,看着他,“你伤害我的还少吗?”

  “我每天在外头奔波劳碌,赚来供给这个家的钱都是拿来看的?”

  “你赚你的钱,我不反对;我交我的朋友,你也别多管。”宁千羽现在就像是一朵被冻在冰里的玫瑰,艳丽无情。

  厉少城猛地使劲儿,把她拉到怀中,一把捞起来,放到床上。

  再次欺身而下,利用身长的优势,牢牢地将她禁锢在身下。

  “我的忍耐是有底线的,你出去问问,哪个丈夫看着自己的妻子跟在别的男人身后跑?被那些无良媒体拍到了,我有面子吗?”

  宁千羽疲惫,“说到底,你在意的是你的面子、公司、钱和这个房子。”

  厉少城像是重复了上千遍一样重复,“我在意你,我在意的人是你!“

  宁千羽蹦不住地流泪,“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说,你在意我,那么跟……也是在意我的表现吗?”

  “那是个意外!”厉少城怒吼出声。

  “你终于承认了,说了这么多次,终于有句实话了……”

  厉少城放开她站起来,走到书桌前掠过桌面,抓过文件举高在她面前,“你想听实话是吗?你的‘三无’医生是不是也在跟你说实话?他连最基本的执照都没有!”

  “而且,他涉嫌职业欺诈,我随时有办法揭发他。你不是喜欢听实话,这些你满意吗?”

  厉少城一把将资料丢出去,纷纷扬扬地落在了床上。

  宁千羽没有半点情绪上的波动,她更像是被封闭了的布娃娃,没有起伏,没有思想;不懂思考,不懂得哭闹。

  她坐起来,眼神疏离,脸像是泥塑般僵硬,“你查我,你满意了吗?”

  厉少城显然没想到她是这种反应,她以为她会生气,会发怒,但是她通通没有,她纯碎是个被施了咒般反常。

  厉少城蹲在她面前,“千羽,你能不能别这样,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在一起,你辛苦为我生下安安,注定这辈子我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就算是逢场作戏,我也不会有,你能不能听我劝,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宁千羽半晌都没有反应,厉少城挫败地坐到地上,“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能爱这个家?”

  宁千羽不顾他是什么反应,走到了门口,关门离开前,说了一句话,“少城,我爱这个家,但是,你不爱我。”

  厉少城如遭雷击,愣在当场。

  少时读书,他在一个女同学抄写上的笔记本上看到过一句话,当时不以为然,却也记了很多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活到今天,他也有要经历生活碎成渣滓的一天。

  要是当初多关注她一点,多听她说一句话,放下那些不自在,抱一抱她就没有了今天的事。

  一切的后果,都有前因,

  超过这么一架,厉少城在家里即使是和宁千羽遇上,也视而不见,擦身而过是二人像是已经形同陌路。

  眼神短短交汇的几秒钟,纵使心头有千言万语,都不会有一丝表露。

  宁千羽在经历了五天,把自己锁在家里哪儿都不去,每每吃饭扒拉两口,瘦成了别人眼中‘皮包骨’。

  这天,天朗气清,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

  她打了个眼罩,挡住了光线。

  “夫人,我为你撑把伞来。”

  “不用了,我要出门,帮我叫车吧。”

  管家想了一会儿,提议道:“要不我让先生送你吧。”

  “那我自己打车走。”宁千羽在院中躺椅上躺着晒太阳,说完穿上鞋要进去房里。

  “我马上叫司机回来送你。”

  “有劳了。”

  宁千羽去收拾准备出门了。

  她变得冷淡疏离很多,坐在一个安静的地方望着虚空中的一处发呆,谁的话也不搭理。

  爱德医院。

  接待的护士热情跟她打招呼,“宁小姐,你来了。”

  宁千羽戴着一副墨镜,冷艳疏离,“帮我查一下顾医生在不在。”

  “好的。”虽然奇怪,平时平易近人的宁千羽为什么会如此,但是护士识相地没有多问,赶紧在电脑里搜寻。

  “他在办公室,你可以直接上去。”

  “谢谢。”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