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1009章 追求
  “从现在开始,我正式追求你!宁千羽!”顾泽之疯狂的想法如同风暴席卷了他的理智,素来不碰医生和病人爱恋这条高压线的他,首次打破了习惯。

  要是其他的类别,倒还好。

  心理医生和病人是不对等的存在,病人很容易在心理医生的控制下感受不到威胁。

  顾泽之对他的医术相当有自信,也需要更多的试验品来不断寻求进补和突破。

  一直都没对病人产生过其他想法,这回不一样了,他要换一种模式。

  “顾医生,你是脑子受刺激了吗?”宁千羽咬牙切齿,“你把我放开!”

  “不放!”

  宁千羽虽然没有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他变化迅速,但是她不得不提醒他。

  “我结婚了!我是有妇之夫,你懂不懂?”

  “我懂!但是你有选择幸福的权利,你跟你老公可以离婚。”顾泽之说话随便,好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宁千羽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因为在开放式的教育下,连礼义廉耻都忘记了。

  坐在车上好久,她都在想这件事情。

  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顾泽之被她传染了吗?

  可是,她是情绪上发生了障碍,不是脑子坏掉了!

  思及此,又是一阵疲累,宁千羽手肘卡在车窗上,扶着额头,想不明白。

  去而复返的宁千羽在院子里遇到了朱嫂,她在前头两手搭在安安的手臂下面承受着她的一部分重量,引导着她走路。

  绿茵草地上,蹒跚学步的安安‘咯咯’地笑。

  “安安,加油!我们要走到那边。”朱嫂指给安安看,围墙的那一栏大概有百米的距离。

  厉少城站在起点,一直关注着他们。

  宁千羽静静地站在原地,恍若隔世。

  安安起步是她教的,几个月前的事情,厉少城因为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忙着团团转,不回家,她请假在家,闲着的时间多数都贡献给了安安。

  她的想法非常简单,父母一方缺席了孩子成长,另一方就要负起责任来。

  记忆里的画面接踵而来,宁千羽红了眼眶。

  不忍心打破这片宁静,宁千羽悄悄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先生,夫人回房了。”

  “我看到了。”厉少城毫无动作。

  管家一时拿不准他的心思,要说是夫人和先生冷战了这么多天,她不会主动来道歉求和的。

  只得看着先生的意思。

  但是到目前为止,好像他没有任何要表示的。

  “先生,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厉少城心知肚明,“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知道。放心,她一直都会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不会变的。”

  不知道她愿不愿意罢了。

  宁千羽回房后一呆便是一整个下午,什么事情都没做,坐在飘窗上望着别墅外的高山绿树,画地为牢,为自己设置了一个圈,出不来。

  在宁千羽找过顾泽之之后,他回去,办公室就遭到了突袭。

  先是有两个黑衣人闯进来控制住他,把他的头按在桌上不动,堵住了嘴巴。

  再是有陈衫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一声令下,“找。”

  几个人进来翻箱倒柜,有一个在顾泽之右手边的抽屉里拿到了一叠文件。

  “特助。”

  陈衫翻开来看,神色凝重,走到顾泽之面前用资料拍打他的脸,“你居然调查我们夫人的背景?”

  “你不过是个心理医生,什么时候成偷窥狂了?”

  他手上拿着资料里详细写明了宁千羽联系方式、住所、在世或者不在世的亲人情况,甚至是连她所在公司的概况一一写明。

  真是可怕。

  “走。”陈衫来去如风。

  顾泽之咬着牙,阴毒的眼神势要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讨回来!

  厉少城,等着瞧。

  陈衫遣散了一众帮手,第一时间把资料整理好发给了厉少城。

  在宁千羽回家之前,就已经全部完成。

  当厉少城看到中度抑郁那一栏,不由得心抽痛了几下,他发誓要让她在身边快快乐乐,结果造成她痛苦的也是她。

  “你跟踪顾泽之,还有写一封举报信给协会的人,要他们来处理。”

  “好。”

  对付这种垃圾,他不想脏了手。

  本来他以为顾泽之只是个庸医,没有真材实料,直至看到了这份报告。

  每次宁千羽约见她,在上头都有记录,只是一些数字他看不懂。

  “帮我找一个新的心理医生,为夫人做辅导。”

  “是。”

  夏日的午后闷得像是在蒸笼里,心烦气躁,抬头看乌云密布,好像是要塌下来似的。

  看来有场大雨。

  陈衫开车去酒店找宋默尔,她在搬进家里的当天晚上和宋兰芝吵了一架。哭着给他打电话。

  他提议去他家里住,好有人照顾她。

  宋默尔婉拒,“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定关系,你要这么说的话,我更不好意思跟你来往了。特助,我们还是上下级的关系好些。”

  吓得陈衫不敢再提这件事情,把她安排在了酒店。

  坐在驾驶座上,陈衫望了一眼副驾驶座位上,包好的便当,特意去北海园点的菜。

  她应该会喜欢吧。

  怀着这样的心情,陈衫提着便当,像是一个西装革履送外卖的,进入了华顿酒店。

  这家酒店,厉少城也有参股,所以陈衫在里头认识几个管事的经理。

  “陈特助。”途中遇上了一个跟他打招呼。

  “经理好。”

  酒店经理瞥见他手上拎着的盒子,道:“来给女朋友一起吃饭?”

  “不,不是,她没吃,我是给她送来。”

  “噢,之前看宋小姐出去,以为是去用餐去了。”经理随意道。

  电梯停在了陈衫要到的楼层,酒店经理热情地跟他道别,“回见,陈特助。”

  陈衫来到宋默尔门前,按下了门铃。

  宋默尔精心打扮了一回,开门的时候,心情不错。“你来了。”

  他们之间的称呼逐渐从特助、部长,到默尔、陈衫,再到现在的你和我。

  关系亲密起来。

  “好香啊!”宋默尔惊喜道。

  “你隔着袋子都能闻到。”陈衫揶揄她。

  宋默尔调皮一笑,“特助这么有眼光,带来的东西一定好吃!”

  :。: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