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1010章 等一下
  “要是不好吃该怎么办?”陈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故意问她。

  宋默尔朝他眨眨眼,撒娇道:“肯定是拜托你给我吃光光了。”

  就像是烟火绽放的瞬间,陈衫全部意识都被她勾引住,抱住了宋默尔。

  眼神灼热地望着她。

  宋默尔有没来得及的慌乱,“特助……”

  她具有受伤小鸟迷离怜意的眼神了,陈衫唇凑近了她,“我好喜欢你。”

  距离在不断缩近,且快要碰到的时候。

  宋默尔挣扎了,力道加大,把陈衫推开,“我们不能这样。”

  “默尔!”

  宋默尔看了一眼他,控诉道:“你来看我,就是为了……那个吗?”

  她羞的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陈衫顿时感觉自己刚才的行径跟禽兽没什么区别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听我解释,不,我是真的喜欢你,就像是情难自禁。”

  “你明白吗?”他用祈求的眼神。

  宋默尔眼珠转了转,为了尽快避过这个话题,她把视线投向桌子上。“我饿了。”

  陈衫赶紧地把吃的摆在她面前。

  在她大快朵颐,塞得一张小嘴满满的时候,陈衫想到经理告诉他的。

  “今天出去了吗?”

  “是啊!”宋默尔含糊不清地点头。

  陈衫看到了地上放着几个购物袋,里头满当当的物品,多是衣服包包一类。

  她从宋兰芝那儿出来的时候,就背了一个小包包,用陈衫的话来形容,目测还没有她在吃的饭菜盒子大。

  “你买这么多,是不打算回去住吗?”

  宋默尔放开了筷子,这么多美食因为他的一句话,变得食不知味了。

  “我回去姑姑肯定是要说我……”

  “她毕竟是你姑姑,而且我很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吵架?”陈衫试探性地问道。

  宋默尔瞪着一双眼睛,“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不是说了,就是一点点简单的小事情而已,你这么问来问去有意思吗?”

  宋默尔折转身子坐到另外一边,她心中恼火,为什么一定要打探她呢?

  她这一处来得莫名其妙,更是让陈衫好奇了。坐了一会儿,觉得尴尬,“你心情不好,我就先走了。”

  自他走后,宋默尔赌气地把饭菜都倒进了垃圾桶,坐在床边,百无聊赖地刷手机。

  张昊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候她:“你在哪儿?”

  “酒店。”

  “方便出来一趟吗?”

  “去哪儿。”宋默尔发问的时候,已经坐在镜子前,摆弄她的瓶瓶罐罐了。

  挂了电话,张昊给她发了一个定位,是在一家新开的酒吧。

  宋默尔开心地拿出她下午去逛商场的时候,买的新衣服。

  在试衣镜前比划了两下,轻松地出门了。

  张昊到了酒店不远处的一家便利店等她,顺便买一包烟。

  宋默尔扭着腰一摇一摆地走过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张昊看过去,拿的姿势都停顿了。

  “姐姐,你今天够漂亮啊!”

  宋默尔摆着一张脸,“你别油嘴滑舌,我心情不好。”却也勾了一下高跟鞋的小脚。

  甚是撩人。

  张昊揽过她的肩膀,“走走走,带你放松带你飞!”

  属于城市年轻人的夜生活,宋默尔去了才晓得,原来这家店是张昊和朋友合开的。

  “嘿,哥们儿,这妞不错啊!”一个装束偏嘻哈风的年轻男人凑过来。

  宋默尔瞥一眼,继续玩她的手。

  “心气儿还挺高。”

  张昊出来打圆场,“她今天心情不好,你别招她,去找你的人玩。”

  “行!”

  待人走远了,张昊跟宋默尔悄声道:“你是出来玩的,又不是来得罪人的。我对你有意思,让着你,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该让着你。”

  “让着我?我需要你让吗?再说了,不是我非要你出来陪我的。”

  本就憋着气,加之闹心事一堆,说话就没什么分寸了。

  “你这话说的就没良心了。”张昊凑上去,狗皮膏药一样地粘着她,“默尔,我们去跳舞吧。”

  宋默尔看舞台上的那么多人,扭着腰,挥着手,看似很陶醉的样子。

  她没来过,不知道高如何融入他们。

  “可是我不会跳……”宋默尔想投入那种什么事情都可以不想,放空自己的状态。

  “来,我教你!”

  张昊拉着她上去,“来吧,今天让你体验什么叫疯狂!”

  音乐炸裂式地响起,灯光五彩随处扫射,人们在贡献他们的生命,贡献他们的时间和理智。

  大约是在这样疯狂的夜晚,宋默尔抛掉了一切杂念,沉浸在群魔乱舞中。

  骊山别墅。

  宋兰芝一人在客厅来回踱步,握着电话,喃喃自语,“怎么不接啊?”

  又重新拨打了一次,还是无人接听。

  宋兰芝的心揪成了一团,她太不放心一个女孩子在外头,抬头看钟表,凌晨一点。

  没办法,她现在唯一能寻求帮助的,便是厉少城了。

  “喂?厉总裁,我是宋兰芝,对不起深夜打扰你。”宋兰芝忧心忡忡,使得她病态的身子更加羸弱,说话中气不足。

  “默尔上次跟我吵了一架,离家出走了,之前陈特助告诉我,他接到了默尔。”

  “但是,今晚上我打了很多次电话她没接,我很担心她,一个姑娘家,要是在外边,谁来保障她的安全……”

  宋兰芝断断续续的话,被楼上一双眼睛盯得死死的。

  “行,没有问题,要是找到了默尔,你找个人帮我把她送回骊山别墅好吗?谢谢你,谢谢你厉总裁。”

  宋兰芝犹豫了几秒钟后,又接着道:“还有一件事情,我是非常难以向你启齿的;但是,我没有办法。”

  “那天默尔跟我起争执,便是因为我责骂她对你怀有幻想,她是个倔脾气,可内心善良的孩子。我相信她不是故意有这样不好的念头,而且,说实话,要是厉总裁没有结婚,在我作为一个长辈看来,是非常希望你和我成为家人的。”

  “可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默尔,很坚持自己的想法。我想,是不是该拜托你,不让她继续在你公司上班了。”

  宋兰芝靠在沙发上,“好,谢谢你,麻烦你了,我很感激你,再见。”

  :。: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