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1016章 出事
  “行啊!跟你们回去吧,也没什么好玩的了。”张昊知道了陈衫来这儿的原因,是因为厉少城的指派。

  不是由宋默尔单独联系而来的,成见放下了许多,对陈衫也没有第一时间见的时候的敌意。

  “我们怎么回去?我平时骑的摩托车在朋友那儿。”

  宋默尔想想道:“你去接我的时候,不是开的有车吗?”

  “那辆车不是我的,是我们一进去酒吧,跟我们打招呼的那个朋友的。”张昊双手揣兜,早晨雨露重,空气格外的潮湿。

  “我开车来的,坐我的吧。”

  车是男人的玩具,张昊一下来了精神,“特助开的什么车啊?是不是限量版呐?”

  陈衫微微一笑,不可置否,“也不是什么最新款了。”

  张昊略挑眉,还真是限量版呢。

  当一看到车的时候,骂了一句表示感叹的脏话,“我的天。九一一!哎哟,特助,你钱不少啊!”

  跟着厉少城,难道是在老大身后负责捡漏?

  倒是跟陈衫说的,不是什么最新款,但是在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一代顶配啊!

  张昊突然好酸,他都开始仇富了,虽然他也不是什么缺钱的人,但是钱都在他老爸那儿,要想花,还得自己挣。

  所以说,住得起宋兰芝设计的别墅,却要在厉氏当一个普通的财务人员。

  “你要是喜欢,你来开吧,我累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精神?”

  看得出来张昊是真的喜欢,陈衫就成人之美了,把车钥匙找出来,递给他,“你开慢点。”

  张昊明显的开心,还是假装客气了一下,“这多不少意思……”说着不好意思,拿到钥匙了,又爱不释手。

  宋默看他的样子,比女人还要口是心非。

  先坐上车了。

  “走吧,司机。”

  满足了张昊驾驶的梦想,就算是叫司机,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走着!”

  嗖地一下,车以流畅飘逸的线条型轨道出去了。

  “我不是让你开慢点吗!”陈衫怒斥,他发觉兴奋状态的张昊是有点得意忘形了。

  张昊自知抱歉,“对不住,我慢点儿开,慢点儿……”

  倒是把速度真的降下来了,但是陈衫想要在车内打盹儿的想法破灭了,因为刚才这么一吓。他睡意全无。

  三人不约而同地没说话,一直沉默。

  宋默尔坐在后排,来回反复地调整坐姿,她坐不住,心里老是火急火燎的。

  “你怎么了?”

  一直都在关注她的陈衫,忍不住问一声。

  “我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往家里,我就越是心慌……”

  张昊哈哈大笑,“当然慌了,宋女士还不得骂你吗?”

  宋默尔根据他的话一想,倒是这么回事。

  “可能吧。”

  “闭上眼睛,先不管这么多,有了困意就不会心慌了。”陈衫建议道。

  骊山上人烟稀少,风景秀美,初生的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竟有红艳如虾色的光。

  张昊把天窗放下来,“多美啊。”

  一边开车,一边在欣赏视线所及之处的景色。

  陈衫没说话,却也默认了张昊说的。

  但是宋默尔绞着手,心急如焚。

  “我们还有多久到家?”

  “四十分钟吧。”张昊估算了一下。

  陈衫提议道:“你要是担心宋女士的话,你打个电话?”

  听取了陈衫建议的宋默尔给宋兰芝打电话,贴在耳边一分钟不到,她焦急地放下,“关机。”

  “是不是睡了,这会儿还没醒?才六点五分。”张昊顺带看了自己的手表。

  “有这种可能,别太担心了。”陈衫也在跟着安慰她。

  宋默尔一时心暖烘烘,他们跟她是朋友关系,也能在这个时候体会到来自亲人般的温暖。

  张昊因为宋默尔归心似箭,加快了速度,比预想的早到了。

  既然是到家,宋默尔就不慌了。

  “谢谢你们。”

  陈衫倒是不居功,“他开车辛苦,谢他吧。”

  张昊轻松一笑,“顺路而已,没多大事情,就这样吧。我改日再来拜访宋女士。”

  “好。”

  陈衫道:“我陪你进去。”

  宋默尔在包包里摸钥匙,“幸好是带出来了。”

  推院子里第一道铁门进去,宋默尔高喊:“姑姑!我回来了!”

  凭借着这个音量,在楼上睡觉的宋兰芝一定能听到。

  宋默尔还是专门仰头朝楼上喊的。

  张昊为了洗澡,跑到家的,在二楼卧室打开窗户,大喊道:“你们家隔音这么好吗?”

  宋默尔顿觉不对,“为什么你都听到了,姑姑还没听到?”

  此言一出,陈衫脸色立马就变了。

  张昊思考了两秒钟,“你们等我,我马上下来。”

  陈衫拉着宋默尔站到自己身边,“我们等着他来吧。”

  宋默尔浑身打了一个颤,张昊腿长,跑得快一会儿就下来了。

  “走,我们进去看看。”

  宋默尔到了门口,拿钥匙的手不听地抖,几番钥匙要对准锁芯的时候,滑落下来。

  “我来吧。”陈衫接过宋默尔手中的钥匙。

  张昊把宋默尔双肩按住,“别自己吓自己,不会有事的。”

  门推开的瞬间,三人一同屏住了呼吸,空荡荡的房间,一切照旧。

  宋默尔松了一口气,率先走进去,看到桌上的放着的电话,拿起来按了一下,“没电了。”

  “宋女士去哪儿了?”

  “要么在楼上睡觉,要么是出去跑步了。”宋默尔放下小包包,“你们坐一会儿我上楼去看看。”

  “需不需要我们陪你去?”张昊四处打量,他比看自己家里,还要喜欢这儿的摆设。

  “不用了。”

  宋兰芝毕竟是单身女士。

  “等着我啊。”宋默尔扶着扶梯上楼了。

  陈衫四处观察,看到桌山的水果刀只剩下刀套,果盘里的浅黄色的梨被沾上了点点血点的瞬间,他大喊:“默尔!”

  “啊啊啊!”惨绝人寰的叫喊声,张昊和陈衫一同跑上楼,在拐角处,宋默尔惊慌地捂住眼睛缩在一角,尖锐地高声呼叫。

  张昊和陈衫不约而同地看向上一楼楼梯,宋兰芝坐在血泊中,背靠着墙,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们……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