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1049章 送货人
  宋默尔住进来寥寥几天时间,要说收拾东西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一个大尺寸行李箱就能全部塞满。

  下楼办理退房的时候,前台的人告诉她:“你的房费已经有人付过了。”

  陈衫和宋默尔心知肚明,应该是张昊给的。

  “可是他好像不知道我会住多少天?”宋默尔还是想自己把钱给了。

  她不想欠别人的。

  前台说:“是预付的,多退少补,一次付够一个周的房费。”

  到这儿,宋默尔知道这笔人情债是还不回去了。

  陈衫拉着她的手,“我们走吧。”

  宋默尔好像心情不佳,陈衫想着法子跟她说话,“家政给我打了电话,说把卫生打扫完了。以后她每一个周,都会去一次。”

  “好。”

  跟事无巨细,把事情安排的有条不紊的陈衫比起来,闲适的宋默尔除了赞同的表示一个,好,没有别的话可以讲了。

  到了小区,陈衫把车停在外面。

  下车把后备箱的行礼搬出来,“走吧。”

  宋默尔跟在陈衫的身后,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进电梯到楼层,再跟着进入打扫好的房子,焕然一新的环境,地中海式的风格。

  全落地窗俯瞰城市风景。

  宋默尔走到中间去忍不住转了一个圈,发出赞叹,“好漂亮。”

  陈衫在后面用心地注视着她,“你喜欢就好。”

  “我超级喜欢!”宋默尔补充一句。

  “既然你满意,我就先走了。明天准时打卡上班。”陈衫抬手看了眼时间,“待会儿你可能要自己摆放那些东西了。”

  “有问题吗?”

  “没问题!”

  陈衫走后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人打电话问宋默尔在几层几号,帮着送他们选购的商品过来。

  宋默尔直觉电话里的人说话,她在哪里听到过?

  不得不说,她不过怀疑了这么一会儿,门铃就响了。

  然后开门一看,宋默尔惊呆了。

  “咦,你不是上次的那个宋小姐吗?你搬到这儿来住了吗?”热络跟宋默尔套近乎的人是胖哥。

  上次搬家公司的人。

  不出意外,那个染着头发的猴子也来了。

  他在胖哥的后面,把打包好的箱子,一箱一箱往屋子里搬。

  宋默尔惊诧完,恢复了平静,“你们也帮着商场送货吗?”

  “为了生活嘛!”胖哥呵呵笑两声,“又不是所有人都跟宋小姐你一样,生得好看,还这么有钱。”

  胖哥打量了一下,啧啧两声,又想起道:“怎么不见你男朋友呢?”

  “他出去了,待会儿回来。”

  “你男朋友人很好,上次不仅没有扣我们的钱,反倒把原先定下来的尾款也付了。”

  宋默尔亦是被提醒,“我要不要给你们钱?”

  胖哥摆摆手,“不用,商场已经给过我们钱了。”然后指着地上的箱子,“你检查一下封条和签字,要是没有问题,就在收货单上签字,我们好回去交差了。”

  “好。”

  猴子摸了摸屁股后头的兜,在胖哥的旁边耳语几句。

  胖哥看了他一眼,问宋默尔,“不好意思,宋小姐,你能不能让我兄弟上个厕所?”

  宋默尔指了一个方向。

  猴子去了,两分钟就回来了。

  “我检查完了,没有什么问题。”

  胖哥把收货单递给宋默尔,指了一个角,“你在这儿签上名字,然后写上一句,包装完好无损就行了。”

  宋默尔一一照做。

  “好的,谢谢你宋小姐,我们就不打扰了,再见。”胖哥一直是半鞠躬向后退,直至把房门关上。

  宋默尔驻足原地好久,一切都很正常,那个能引起宋默尔梦魇的猴子,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她蹲下来开始拆封箱的胶带,只需要用小剪刀剪开一点,再整条崩开。

  她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没事的,只是巧合而已。

  可能是她过度紧张了。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

  宋默尔洗了一个澡,过着齐胸的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

  可能是第一次住进来的关系,她总是觉得变化了些什么。

  她觉得自己神经质了。

  正好陈衫打了一个视频通话过来,宋默尔循着声音在沙发上找到自己的手机,因为她现在不方便,所以没有接受,换成了语音通话。

  “发生了什么事吗?”陈衫又开始担心她了。

  宋默尔摸摸脸,“没什么。就是……刚洗完澡。”

  陈衫沉默了好一阵。

  “你都洗完澡,就,就早点睡,我明天去接你上班,反正不远。”一通说完,陈衫就道晚安,把通话挂了。

  宋默尔头上竖起好几个问号,她好像就只说了一句话?

  管他的,先睡觉再说。

  因为是临时搬进来,每一家房她都有看过。

  人家的地盘,她没有选择主卧。而是在旁边的一间房。

  关上门,反锁,抹脸睡觉。

  在关上的同时,另外一间房,有双眼睛伸出来,直勾勾地盯着刚关上的这道房门。

  确定了她不会出来后,他站出来,打开大门走了。

  正在敷脸的宋默尔听到了动静,感觉外头有人。

  她胆战心惊,背后一阵虚汗,像是有双手在随着颈椎向上爬……

  宋默尔慌似的站起来,想叫人,但是电话在客厅,沙发上。

  她越来越紧张,站住的这块地方,仿佛是有种吸引力把她牢牢地吸附住,甚至她怀疑,床下,衣柜都有人。

  宋默尔哭了,无声无息地掉下泪来。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她听到的是关门的声音,声音不大。

  那个人应该走了。

  她要出去看看,不能一直留在房间里。

  怀着这样的疑惑,宋默尔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四室一厅,除开宋默尔房间,每一件房门都是敞开的。

  扫一眼就能看到里边。

  宋默尔揪着睡衣,飞快地跑到沙发上把电话拿到了,然后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三十一分。

  陈衫应该睡着了。

  宋默尔安慰自己不要怕,电话已经在拨打的页面上了。

  她走到正门前,踮起脚,透过猫眼,想看外面有没有人,当对上的一刹那,她僵住。

  是一只人的眼睛。

  :。: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