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1070章 欺骗
  撒谎的滋味并不好受。

  一同坐在后座的张昊余光瞄着宋默尔,她全神贯注地望着窗外,任由风吹进来,吹乱她的发丝。

  张昊给张立达发了一条信息。

  张立达在红绿灯处看了,然后车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开,而张昊坐的车是直走的。

  宋默尔也注意到了,目光跟随过去,是张昊说的,他们不跟他们一路。

  为了防止宋默尔问太多问题,张昊闭上眼装睡着,心里却期盼着快点到,快点到!

  此去是去的大舅舅家,也就是张立群,在江城政坛数一数二的人物。

  父辈早前参加过抗战,自己也入了军队,一腔热血都给了部队。

  锻炼出来之后,回家乡投入建设,出自己一份力量。

  他们是真真切切地在这个地方做事情。

  可是,低调的他们,也禁止家人在外透露跟他们的关系,利用他们的名声来为自己谋便利。

  尽管是张昊也在厉氏打过工。

  没人知道他有这样的背景,而他的家业,也是因为张立先善于经营才有的今天,保证了其他两位兄弟和自己家的物质生活。宋默尔不知晓这么多,没有张昊跟她说话,无聊地撑到了目的地。

  她出门的时候忘记充电,电话已经关机了。

  车停在一个郊外别墅前。

  “下来吧。”张昊一到目的地就醒了,扶着宋默尔下车。

  看着眼前这栋,宋默尔想到了自己住的地方,生出几番好感来,可是,外面没有大片绿色爬山虎,是城堡式的建筑。

  “我爸爸早年间从一位要移民的朋友手上买下来的,还不错吧?”张昊对于张立先是崇拜的。

  他眼光独到,看到了不少商机,赚的金盆满钵。

  “很漂亮。”

  自带的花园也是种满了各色花卉,因为有人打理的缘故,看上去井井有条。

  “走,我们进去。”

  进入内里也是一派豪华,成套木质家具,闪闪发亮的吊灯,空中墅有三层,空间感超强。

  大厅一条幽暗的过道厉,佣人推着坐轮椅的中年男人出来,他略带沧桑,可依旧严肃,下拉的嘴角彰显他的老年感更强。

  “舅舅,这是我跟你说过的宋默尔。”张昊率先道。

  宋默尔目瞪口呆,不说的普通聚会?

  在犹豫要不要叫人的时候,门又开开了,张立达的声音,“大哥,买了你最爱的芙蓉糕,那家店好难排队。”

  宋默尔看了一眼张昊。

  张昊心虚地给了她一个歉意的眼神。

  仔细看张立达和张立群眉宇之间是有相似之处的。

  宋默尔动不想动一下,怎么就稀里糊涂地来了他们家庭聚会?

  张立先也从书房关门出来,“既然都到了就坐下吧。”“好的,爸。”

  “小宋跟昊昊也过来坐。”

  “好的舅舅。”宋默尔无奈跟着张昊一起坐下。

  张立先要尤其是精神一些,“这位就是你嘴里念叨的宋默尔?”

  “是的,爸。”张昊暗暗地瞄了一眼她。

  佣人给一人端上了一杯茶,“我们家没人喝咖啡饮料,你要是喝不惯可以换成白水。”张立先道。

  王艳艳看她就不发言,却有嘲笑之意。

  “怎么连人都不知道叫?”宋默尔低头,心头咯噔一下。

  张立达为她解围,“这儿坐着我们几个长辈,二嫂你倒是好,就叫你阿姨了。但是我们三兄弟,就不好叫人了。”

  张立先倒是同意,“说的也是,你跟昊昊一般年纪,就让按照他的叫法,叫舅舅好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地聚向她。

  “叔叔,阿姨,大舅,三舅舅。”宋默尔挨着喊人,喊完如释重负。

  她都不想追究张昊欺骗她了,就想早点结束,早点回去。

  “好!这小丫头还是很乖的。”张立达不管怎么看宋默尔都满意。

  张立先也点头。

  “大嫂去哪儿了?”张立达看人不在。

  “她去后花园摘花,说晚上放到小姑娘睡的房间去。”张立群做主。

  宋默尔却不依了,“我晚上不住这里,我想回自己家。”

  张立群眼神扫过来,宋默尔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你是昊昊的贵宾,也是我们家的贵宾,所有人都会对你尊敬的。”张立群有意无意地说了这么一句。

  好像是有针对性,譬如王艳艳的脸色就变化了一下。

  宋默尔纠结着,她不想住在这里。

  张昊却以为她是习惯了,不爱说话而已,第一次来他家害羞是正常的,反倒是放心跟长辈们谈起话来。

  他们的对话当中谈到张昊要继承张立群仕途了。

  张立群说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拿给别人他不放心,但是他的身体必须要静养,不能再像之前一样奔波劳碌了。

  张昊作为三家唯一的儿子,自然是不二人选。

  相信要不了几年,他就能发挥作用了。

  张立群目光长远,对于未来的事情都在掌握之中。

  立业成家是要并在一起谈论的,张立群就说到了娶妻的事情,张昊显然也是有打算的,只是暂时不说而已。

  “舅舅,你放心吧,我还没能证明自己,就先不说这个问题。”

  张立群难得笑一笑,“你要关注人家,要是喜欢就先解决个个人问题也不迟。反正我还有好几年的活头。”

  “舅舅!”“大哥!”除开王艳艳和宋默尔其他三人一同道。

  他们兄弟三人的感情极其好,张立群尤其安慰,“我不怕的,我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要休息也可以休息了,钱,有你们在赚,我安然无忧没什么好怕的。”

  张立群指指张立达,“就是你,你侄子都要娶妻的人了,你还是孤单一人,整天拉着昊昊在外头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要是你有个什么合适的,也带回来我见见,我们家什么都好,就是不热闹,没几个小孩子在旁边围着转。”

  说的意有所指。

  张立达无话可说。

  “听到没有?”

  “听到了大哥!”张立达对个人问题避之不及。

  “在说什么呢?”一位风姿绰约的妇人走来,身后跟着一位捧着花束的仆人。

看过《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