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神帝归来 > 第八百零三章 有苦难言。

第八百零三章 有苦难言。

  艾伯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让金斯莱先回去,他明天约谈秦牧之后再给他一个交代。

  金斯莱只能黑着脸走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一个佣兵协会的弟子便在门口候着了。

  “找秦朗,他还没起床。”大团长面无表情的说道。

  大团长等人自从知道艾伯特的歹毒心思之后,对佣兵协会是恶心到了极点...若是以前,甭说佣兵协会的长老,就是一个弟子他们都会笑脸相迎。但是现在连装都装不出来,面对要杀自己的人,谁能客气的起来。

  佣兵协会向来高高在上,掌控着所有佣兵团,所以佣兵协会的弟子也就自然而然的觉得高人一等,毕竟宰相门前三品官。

  这个佣兵协会的弟子满脸倨傲的昂着头,不屑的看着黑熊佣兵团的居住环境...没想到还有这么穷的佣兵团?

  “我是奉艾伯特长老的命令前来请秦朗过去的,若是耽误了艾伯特长老的事,你们可担待不起。”

  来人只不过小小一品人皇,但是说话间的神态比玄仙境的强者还牛逼的多。

  大团长不屑的冷笑,“说了,秦朗在睡觉,你等着吧?”

  “你知道我是谁吗?”佣兵协会的弟子大怒,“艾伯特长老邀请,秦朗还敢拒绝不成?”

  大团长指指一个房间,“秦朗就在那个房间,你自己去叫吧,反正我们是不敢叫。”

  来人满脸阴沉,狠狠地看了一眼大团长...心里已经记恨上了。

  大团长满脸无所谓,谁会对要杀自己的人笑脸相迎,这得多贱啊?

  来人冷哼一声,大步来到秦牧的房间门口。

  “秦朗在吗?”

  没人回答。

  来人脸色一沉,“秦朗,我是奉艾伯特长老之命前来,快跟我回去。”

  结果,秦牧的房间里还是没动静。

  “秦朗,艾伯特长老公事繁忙,可没时间等你...我再说一句,立刻跟我回去。”

  “滚!”

  突然间,秦牧的房间里穿出一声淡淡的低吼声,顿时外面空气暴动,砰的一声,这个佣兵协会的弟子如同被大锤击中,直接大口咳血横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百米外开。

  大团长张了张嘴,没想到秦牧这么猛...嘴角露出笑意,真解气啊。

  佣兵协会的弟子吓坏了,脸色惨白,浑身的骨头都跟散架了似的...正准备张嘴威胁几句,结果一张嘴涌出的全是鲜血,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句话都没敢说踉跄着逃走了。

  “都别看了,赶紧训练去!”

  大团长驱散那些目瞪口呆的弟子,看了一眼秦牧的房间,悄悄竖起大拇指。

  .........

  佣兵协会的弟子一路逃回佣兵协会。

  “长老,你可得给我做主啊。”佣兵协会的弟子瘫在地上哭诉,“那个秦朗实在太嚣张了,我只是说了两句,他便将我打成这个样子。”

  艾伯特皱眉,看着血染衣襟的弟子,佣兵协会的弟子娇纵跋扈他是清楚的。

  “你见到秦朗了?”

  “没有,他们的人说秦朗在睡觉,我便亲自到门口去请,结果才刚开口就被他一声振飞了...这个秦朗太不识好歹,根本没把长老你放在眼里。”

  艾伯特微微皱眉,心里思索着秦朗到底是什么意思?

  “长老,我看这个秦朗就是根本没把您,还有我们佣兵协会放在眼里...必须给他一点教训,让他清楚这希望镇是谁说了算?”

  “今天他敢对我动手,明天就敢对长老你动手...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纵容,否则我们佣兵协会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艾伯特淡淡的说道:“你先下去吧。”

  “长老,秦朗把我打成这个样子,难道就这样算了?”

  艾伯特皱眉道:“要不你带几个人去找秦朗报仇。”

  “多谢长老。”这个弟子大喜。

  “蠢货......”艾伯特一声怒吼,“秦朗刚刚杀了狂狮佣兵团的副团长博德,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去找他报仇。若非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觉得你能活着回来,还想去报仇,我看你是去送死还差不多。”

  这个弟子顿时吓呆了,秦朗杀了狂狮佣兵团的副团长?他怎么不知道这件事?连博德都敢杀,他算什么?先到这儿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下去疗伤吧,这件事我会找秦朗问清楚的。”

  “是,多谢长老。”这个弟子急忙跑了,报仇...不存在的,这种事还是交给长老去烦恼他,他是绝对不会去找秦朗的。

  艾伯特皱皱眉,这个秦朗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说好的事情,他为什么还要抢劫狂狮佣兵团的猎物,还有为什么要打伤前去邀请他的人?

  难道秦朗变卦了?

  艾伯特决定亲自前去黑熊佣兵团,找秦朗问个清楚。

  半个小时后,秦朗来到黑熊佣兵团。

  大团长等人全部迎了出来...就算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但是艾伯特毕竟位高权重,面子上还得过得去。

  “秦朗呢?”艾伯特没看到秦朗,下意识的问道。

  大团长道:“艾伯特长老,秦朗还在睡觉。”

  艾伯特怔了怔,看看时间都快中午了,还在睡觉?等会...一个强者,确定不是修炼而是在睡觉?

  “去将他喊起来,就说艾伯特拜见。”

  大团长等人面面相顾,迟迟不动。

  “怎么了?”艾伯特皱眉。

  大团长道:“艾伯特长老怕是不知道,秦朗这个人平时性格很好...但是起床气很大,谁要是敢在他睡觉的时候打扰,不管是谁他都会翻脸的。我们是真的不敢去打扰,要不艾伯特长老自己去...或许只有这样秦朗才会不生气。”

  艾伯特怔了怔,起床气?这是个什么玩意...身为武者,还有起床气?那个武者不是在争分夺秒的修炼,谁还有时间睡觉?

  “算了,我......”艾伯特本来想说我去叫他,结果话到嘴边临时一变,“我还是等等吧,不着急。”

  艾伯特就坐在秦牧的房间门口等着。

  结果,这一等就是近三个小时...茶水都喝了两壶了。

  终于,秦牧房间门打开了。

  秦牧揉揉眼睛,张嘴打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还不忘伸个懒腰,结果伸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了艾伯特。

  “艾伯特长老,你怎么在这里?”秦牧好奇的问道。

  艾伯特满脸懵逼,没想到秦牧竟然真的在睡觉...他不禁郁闷,这样一个懒惰的人,是怎么修炼到现在这一步的?

  “我已经来了很久了?”艾伯特笑着说道。

  秦牧走过来,在艾伯特面前坐下,有人拿来一只杯子,秦牧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下去。

  “这些人太不像话了,你来了也没人通知我...怎么没人陪着你说说话?”

  艾伯特嘴角抽了抽,黑熊佣兵团的人真的是没规矩...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坐了半天,他可是佣兵协会的长老,走到哪里都是座上宾,被人丢在一边还是第一次,心里颇不是滋味...一群蝼蚁,马上就让狂狮佣兵团的人灭了你们。

  “对了,艾伯特长老来找我有事吗?”秦牧问。

  艾伯特道:“其实我之前是让弟子前来请你去佣兵协会的。”

  秦牧微微一怔,“你派人来过了?”

  艾伯特诧异,“你不知道吗?”

  秦牧苦笑,“我还真不知道...阿尔洛。”

  阿尔洛闻声跑了过来。

  “阿尔洛,我问你,之前是不是有佣兵协会的人来过,怎么不通知我?还是你们不礼貌,将人气走了?”

  阿尔洛怔了怔,小声道:“是你把人打伤了。”

  “我?”秦牧满脸惊讶,突然间一拍额头,“是不是那个在我门外叽叽喳喳乱吠之人?”

  阿尔洛心里好笑,你就装吧...但还是点点头。

  秦牧满脸尴尬,“艾伯特长老,这个实在对不起,我这人最烦的就是在我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人打扰。”

  “不过说真的,这件事我得说你们佣兵协会几句。”

  艾伯特刚要张嘴说没事,结果听到秦牧这话,顿时愣住了。

  “你们佣兵协会掌控所有的佣兵团,算得上的一方之主...但是你们门下的弟子可太差劲了,这教育不到位啊?你是来请人的,不是来抓人的,往别人门口一站,嚷着赶紧跟我走,不走我打死你,我们艾伯特长老叫你那是给你面子...你说这样的货色不是找抽吗?”

  “艾伯特你好好想想,连你们门下的弟子都这么飞扬跋扈,那你们长老团呢?知道的人说这是弟子自己骄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长老团是些尸位素餐,连自己弟子都教育不好的酒囊饭袋呢?这丢的可不是自己的人,而是你们整个佣兵协会的。”

  “艾伯特,也就是我脾气好,当时以为是我们黑熊佣兵团的人,这才小惩大诫...若是化作脾气不好的人,直接给你宰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艾伯特满脸呆滞,心里那个别扭...你打伤了我的弟子,现在还翻过来教训我?还一副为我好的姿态,你贱不贱?

  不过他想了半天,秦牧的话还真的没法办反驳,只能满脸别扭的说道:“秦朗道友说得对,我们对门下的确疏于管教,是我们的错。”

  “没事没事...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件事我就不计较了。”秦牧大方的挥挥手。

  艾伯特的脸色跟吃了死苍蝇似的...心里的别扭就别提了。

  阿尔洛在边上差点笑出声...这个艾伯特也太傻了,被秦牧几句话就忽悠瘸了。殊不知,艾伯特也是有苦难言。

看过《神帝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