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极修 > 第两百三十八章

第两百三十八章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是我,韩姐。”

  是赵健。

  她打开门,问:“有事吗?赵先生?”

  “韩姐……”赵健像是犹豫了很久,才将一本笔记递给她,说:“这是我写的……根据我这一段时间内的经历和我从公寓其他人那里得来的经验总结的一些规律。你可以看看,参考参考。”

  韩月微微一愣,接过笔记,略微翻了翻,神色起了一些变化,随后她问:“为什么帮我?这对你有好处吗?”

  赵健有些尴尬,但迎着韩月的目光,他还是回答道:“就是……想帮助你……就那么简单。当然,笔记上的内容你也只能参考,不一定完全是会按照笔记写的规律展。”

  “不,我感觉很有价值。”韩月合上笔记,说:“很谢谢你的笔记。”

  “如果能够帮到你……就好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在市郊的张开,一个略显破败的洋房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的确算得上一座别墅,有两层楼高,占地面积很大,银色的外墙,尖顶式的西式建筑,外面围了一圈铁栏,院落内,也的确有着三棵枫树。

  就是这里!

  张开立即停下车,心里开始紧张起来。毕竟……距离鬼屋太近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刚才还感觉明媚无比的阳光,忽然变得阴晦黯淡起来,周围,也多是些枯萎的花草。

  此时他的车子,距离别墅,距离大概有一百多米。

  他已经,不敢再继续接近了,甚至还把车倒回去了一点。

  拿起脚下的一个黑色公文包,他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望远镜来,开始用其观察起那座别墅来。

  先他是拿出一本植物图鉴,和院落内的枫树进行对照,确定那的确是枫树无疑了。随即,他把望远镜移动向了一楼的窗户。

  今天晚上午夜零点以前,就要住进去……

  从窗户里看,似乎是一间卧室,因为隐约看到里面有一张床。

  接着张开把望远镜又移动向了二楼的窗户。

  而他看到的是……窗户前站着一个身着黑色衣服,长披肩,面目腐化溃烂,下巴完全断裂,仅仅靠嘴下面的一根根筋连着的……人!那张脸上,一双血红的瞳孔,正死死注视着前方,仿佛就在看着张开!

  张开的望远镜猛地掉在了脚下。

  即使距离有一百多米,可他还是恐惧到无以复加。

  再拿起望远镜一看……二楼的窗户前,已经没有人了。

  要住进这么一个鬼屋里去?还要去把这个鬼魂找出来?

  纵然是张开,此刻也觉得,要他那么做,还不如去自杀更好。在那个地方住一分钟都是巨大的折磨!而公寓要他们住整整五天?

  他开始后悔提前来这里了。

  想也不想,张开开始倒车,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找出些线索来,好知道这鬼的真面目!

  这次的血字指示,除了张开和韩月外,还有两个人参加。那两人就是住在4室的日本女留学生田瑰子和住在55室的赵健。

  毕竟,在这公寓内,能够活到第五六次血字指示的,实在太过罕见了。而韩月是刚刚入住公寓,田瑰子,则是公寓的老住户。这组合实在古怪。

  三人是由赵健负责开车,前往市郊。

  车后座,韩月和田瑰子坐在一起,两个人都是性格很内心的人,坐在一起,给人的感觉非常古怪。韩月是一种浑然天成的知性美,而田瑰子则是一副少女般含苞待放的柔弱姿态,可以说各有千秋。

  赵健原本认为,这两人都是沉默寡欲型的人物,尤其田瑰子,那就是张标准的万年扑克脸,韩月的个性也是如此,二人坐在一起,估计根本不会说话。

  但实际上……她们两个居然很谈得来。

  田瑰子很罕见地没有捧着那本厚厚的源氏物语翻看,倒是对韩月这个新住户非常感兴趣。而韩月,对这个日本女孩,也感觉到她的举止仪态之间,不像一个普通人。

  田瑰子用双手托住下巴,继续说道:“我,一直在对这个公寓进行研究。究竟公寓和鬼魂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我依旧不清楚。我在想,是公寓制造了鬼魂,还是那些鬼魂本身就存在,只是公寓利用它们来虐杀我们?公寓和鬼魂,你认为是否是创造者和被创造者的关系?”

  韩月摇摇头说:“目前数据和情报都不足够,我也无法断言什么。也无法证明,血字指示中出现的鬼魅,是否属于公寓所造。”

  “公寓的谜团还多得很呢,”田瑰子继续分析道:“例如你……刚进入公寓就接到血字指示,而且还要和张开执行同一个血字指示。恐怕,公寓开始生某种变化了吧……”

  田瑰子的话,确实有道理。

  “对了,有件事情你还不知道吧?”田瑰子忽然对韩月说:“第六次执行血字指示开始,只要期限一到,从任何地方都能够打开通往公寓的通道。也就是说,只要活到指定期限结束,就几乎等同于过关了。”

  韩月的眼睛眨了一下,点点头,说:“还有这样的事情?那么,张开就很有利了。他这是第六次执行血字指示了吧?那他肯定更加希望找出那鬼魂的化身。不过我想他不可能直接进入那鬼屋去,毕竟那太过危险,他现在估计在别墅附近打听消息,看看那里是否死了什么人,或者有什么传说吧?”

  田瑰子冷冷一笑,道:“你和我想的一样呢。不过……既然你想到了这一层,应该也知道,张开其实是个老狐狸吧?他能活到今天,肯定也牺牲掉了不少和他一起执行血字指示的人的生命。他比谁,都来得危险。说是提前去探查,但我看……恐怕他就算现了什么线索,也未必会告诉我们吧。人心险恶,不可不防啊……”

  “这我知道。”韩月把头向后仰了一下,说:“不过,我想他是打听不到什么的。如果那么简单就能够找到线索,公寓不可能给出如此优厚的条件。我没有打算去做徒劳无益的事情。”

  “你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田瑰子越来越疑惑,韩月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新来的住户。

  韩月则把头转向了窗外。

  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吗?

  车子到达市郊的时候,刚行驶到琢峰路,赵健就看到了张开的车。

  “楼长他已经在路口了呢。”赵健踩下刹车,看到张开走下车向他们走来。

  赵健探出头,问道:“张楼长,有没有找出什么线索来?”

  张开看起来脸色很是苍白,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说道:“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吧。要活过这五天,绝对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张开完全没有和他们提窗户前的那个鬼怪的事情。

  两辆车子行驶到那个大别墅外的时候,赵健也感觉到了那股阴森萧瑟的气息。确实……相当适合鬼屋的舞台啊。

  “你大概不会有事吧。”忽然田瑰子对韩月说:“毕竟你是第一次执行血字指示,所以你的危险会比我们很多。第一次执行血字指示就死掉,是很少有的。”

  韩月忽然莞尔一笑,说:“承你吉言。幸子姐……希望你也可以活下来,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和我很谈得来的人。”

  四人下了车,走到别墅前。

  围栏上的锁已经是锈迹斑斑,没几下就轻松弄开了。

  接着,四人就坐在车内,静静等候午夜零点到来。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天就黑了。

  “这附近几乎没什么住家啊……”赵健一边嚼着自己家冰箱里自动变出来的披萨,一边操作着手提电脑,说:“我查过了呢,没有任何这个别墅闹鬼的资料。看来又是个查不出来源的鬼魂。”

  韩月此刻则在思索着……

  她很清楚,如果有人现了鬼魂化身,绝对不会把秘密说出来,也不可能给其他人提示,而会直接溜走!

  因为如果说出来,那就是四个人一起逃出别墅,鬼魂自然会追来。张开则可以马上逃回公寓去,但是,另外三人都需要再开车回到市区去。这段路上鬼魂追杀的话,实在很危险。聪明人都会留其他人继续待在公寓内,拖延时间。

  当距离午夜零点,只有不到五分钟的时候,四人都下了车,走向别墅。

  沿着院落内石子铺成的道,四人逐渐走到别墅的前门。那门上已经是灰尘密布,满是裂痕,很轻松地将弄开了。

  穿过一条长廊,走到了一间巨大的客厅内。那客厅贯通两层楼,前面的左右两方都有通向二楼的楼梯。

  虽然很陈旧,但看得出别墅很是奢华,不知道为何现在没人住了。

  客厅内放着好几张沙,地面上铺着一张大大的红色地毯,天花板上有两三个巨大吊灯,在房间各侧都有一个衣架。墙壁上挂着一幅幅画,而墙角下摆放着一株株观赏植物。

  认为那是观赏植物的理由很简单……如果是真的植物,那么久没人照料早就枯死了。

  画……沙……茶几……吊灯……楼梯……地毯……墙壁……观赏植物……

  哪一个,都可能是鬼魂的化身。

  “总之……”张开说道:“大家先把灯点起来吧。”

  这个时候,韩月忽然按了一下吊灯的开关,结果……灯居然亮了!

  “居然还给我们准备了电啊,公寓还真是考虑得周到。”韩月看向那几盏吊灯,默默地说:“嗯……左侧第一盏吊灯和第二盏吊灯的距离大概是三米,第二盏灯和第三盏灯大约是……”

  “记住这个干什么?”张开不解地问。

  “如果这些吊灯是鬼变的,那么如果下次距离生变化,就代表它们可能移动过。”韩月一边说着,还拿出手机来将吊灯的位置拍摄下来。然后,再去拍那些画和观赏植物。

  韩月这一做,田瑰子和赵健立即开始效仿起她来。

  韩月的手机像素非常高,所以拍摄得很清楚。不过她不认为这么做就能够轻易找出那鬼魂来。

  接着沿着楼梯,开始走向二楼。似乎这里真的很陈旧,每踏上一级都会出声音来,扶手也是摇摇欲坠了。越是接近天花板,韩月就越是认真地观察。

  地毯上没有图案,难以寻找参照物。所以韩月从背包里取出美工刀,每走到地毯旁的某样家具前,就会在地毯上割一道口子,如果将来家具前的地毯上没有割开的口子,就代表地毯移动过。

  “我提醒你们,绝对别去移动地毯啊。”韩月在割开口子的时候还特别声明:“否则,也许会令我误判的。”

  韩月确定那三人不会那么做,毕竟他们也想知道鬼魂的化身。

  而走到二楼时,忽然像是现新大路一般,张开死死盯住了眼前的……一尊雕像!

  那是尊石膏像,雕刻的是一个赤裸的外国女子。

  “难道……”张开慢慢走向那雕像,说:“这就是那个鬼?”

  “应该不会那么简单。”田瑰子摇摇头说:“直接变为雕像?那太明显了点吧。”

  “不一定。”韩月走到那石膏像前,说道:“可能是公寓会利用我们这样的心态吧。”

  后来……二楼的许多房间里,也找到了石膏像,大多雕刻的是人物。

  于是,韩月提出了建议:“赵健,张开,帮忙把这些石膏像移动到客厅去,把它们横躺着,压上一些东西,然后拍照。”

  二人连忙帮忙开始搬动这石膏像。最后,客厅里摆满了石膏像,看起来甚是有点诡异。

  “每个石膏像,各个部位都要拍照。”韩月一边拍照一边说:“表情、动作有轻微变动都说明石膏像可能移动过。”

  工作全部完成后,开始分配房间。自然是张开和赵健一个房间,韩月和田瑰子一个房间。而且选择的是隔壁的两个房间,每个房间住的两人轮流守夜。

  关上门,韩月也算是松了口气。

  “你还继续去找吗?嬴姐?”田瑰子问:“又或者先睡一觉?”

  “别墅所有地方我都拍过照片了。明天早上我就会一一核对,现在不急。”韩月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说:“你先睡好了。现在还好是夏天,房间里没被子也无妨。我来守夜。”

  “你……不担心你坐的椅子是鬼变的吗?”田瑰子语出惊人。

  韩月点点头,说:“有道理啊。不过……你就不担心这张床是鬼?一个个都去害怕担心,我们怎么住五天啊?我也不可能站着守夜,那样绝对会累到睡着。没关系,我不是第一次执行血字指示吗?那应该不会那么背吧。”

  夜深了。

  田瑰子已经在床上陷入沉睡,而韩月则丝毫没有睡意。

  窗户不时被风吹打着,韩月的双手握拳,目光始终盯着门外。

  “‘它’到底会藏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候,忽然楼下传来一声巨响。随即,巨响声不断出,田瑰子也惊醒了。

  韩月在听到第一声巨响,已经疾冲出房间,来到楼梯口,冲了下去,打开吊灯开关。

  所有的石膏像,全部都在地上被打碎了。

  “这……”韩月慢慢地走向这些石膏像,忽然,她感觉到一阵恶寒!

  在那一刹那,她只感觉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为了血红色!

  一双邪恶的瞳,正在这个别墅的某处注视着她!

  韩月立即左顾右盼,但是,她找不出那视线的来源。

  张开、赵健和田瑰子都从楼上跑了下来,惊愕地看着这一幕。

  “这……这是……”赵健看向地上破碎的石膏像,说:“难道这是……”

  这些石膏像都横躺在地面被固定好,不可能倒下来碎裂。也就是说……这只能是外力造成的!

  而韩月感觉到,那双邪恶的瞳眼,不断地向着她出汹涌无比的恶意!

  “你在哪里?”韩月不断地注意着四周,不放过丝毫蛛丝马迹,拿出手机来,根据照片对照房间的变化。

  她很清楚,必须尽早找出那双邪恶瞳眼的主人。

  否则……恐怕自己将成为第一个牺牲者!

  “立即去查看所有的家具!”韩月当机立断,她没有把精神继续集中在这些破碎的石膏像上,而是立即叫张开他们去查看家具。她也用蓝牙把手机内的照片传给另外三人,要他们仔细核对。哪怕照片的情景和现实有一点差错都会有误。

  虽然张开才是楼长,但韩月始终镇定自若的气势令三人佩服不已,所以也就按照她的吩咐行动了。毕竟能够活下去的话,谁会计较被谁命令啊。

  田瑰子先去查看的是画。挂在这个别墅的画多数集中在一楼的墙壁上,数量大概有十几幅,都是西洋画。这些画作,画的多数是景物、房屋、水果等,只有两幅是人物画。但是田瑰子并没有第一就去查看人物画,在她来看,人物画会是鬼魂化身的可能最低。

  而韩月本人,则注视着一楼客厅内的任何风吹草动。

  “你在哪里?”

  她很清楚,再不及时找出来的话……她可能会成为位牺牲者!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把目光看向了地上碎裂的石膏像!

  “难道……”

  她立即蹲下身,开始将这些碎片集中起来。虽然已经很难分辨,但她还是努力根据手机上的照片分析着。

  “这块是……女人像的右臂吧……这块是……”

  韩月现在在恐惧着某个可能。如果那个可能是真的,那么或许就能够找出那鬼魂化身。事实上,她认为,这些石膏像的破碎不单单只是为了将自己等人陷入恐惧那么简单。

  而她最警惕的就是张开。一旦被他发现自己的意图,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她虽然在拨弄着石膏像碎片,嘴上却是说:“不行呢,得把这些石膏想办法拼起来,否则就没办法知道这些石膏像会不会有可能是鬼魂化身了……”

  最后,三人都回来说,没有现异常。房间内的所有摆设都一如之前。

  果然如此吗?不,也许是隐藏得很深……

  做不到啊!

  一连忙活了两三个时,天都快亮了,可是还是无法将破碎的石膏像重新拼起来。

  韩月无法证实自己的假设了。但是如果假设是对的,就绝对不可以丢弃这些石膏像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展。最后,韩月亲自在别墅的各处,开始查看有没有生变化的对象。

  又过去了一个时……

  还是没有进展。

  怎么办?

  怎么办?

  困倦的感觉,也开始明显起来。如果事情就这样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那对破碎的石膏像,她也开始一筹莫展起来。

看过《极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