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修真四万年 > 第1173章 吕醉的传承者

第1173章 吕醉的传承者

  过春风傻眼,用了足足十秒钟,慢慢、慢慢张大嘴巴。

  他的每一颗牙齿包括扁桃体,都散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芒,这些光芒凝聚在一起,化作一个简短的问题:“激将法?”

  “是的。”

  吕醉坦然微笑,“对丁铃铛这个被妖族称为‘爆炎魔龙’的女人,还有什么方法比‘激将法’更有效?”

  过春风硬生生闭上了嘴,眯起眼睛,冷冷道:“我会告诉她的,她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让你如此愚弄她。”

  “无所谓……”

  吕醉似乎在蛊惑丁铃铛的过程中耗尽了所有精气神,像是一截烧尽的火把,身形进一步伛偻下去,黑斑渐渐覆盖全身,正化作一缕缕黑气朝脑袋蔓延。

  他眼底的最后一缕光芒都消失殆尽,瞳孔完全融化在眼球里,过春风甚至分辨不出他是否已经失明,却隐隐觉得,自己的老上司反而获得了一种既空洞又深邃的可怕眼神,能够一眼看穿人心。

  吕醉即将崩溃的身体,支撑不住斗大的头颅,摸索着墙壁爬了几步,将自己固定在墙角,嘴角往上勾了勾,微笑道,“这次失败之后,我就意识到,对于一局长达百年的较量而言,一切阴谋都会出现漏洞,失败都是大概率事件,在这样的棋局里,真正有效的,只有阳谋。”

  “刚才我和丁铃铛的对话,不怕被你听到;现在我和你的对话,同样也不怕被丁铃铛听到!激将法本身就是阳谋,中了激将法的人,就算一时能挣脱出来,但最终还是会深陷其中!因为被激发出来的那些愤怒、不甘和野心,都是早就存在于目标心底的,一旦被唤醒,就绝不会再轻易睡着了!”

  “愤怒和仇恨一样,都是无比强大的力量,都能凝结成摧枯拉朽的刀剑,刚才我已经在丁铃铛眼底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愤怒,这远远比送她一枚不匹配的灵种要有用的多,多得多!”

  “你太……卑鄙了。”

  过春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原来,你并非因为丁铃铛是李耀的女人才选择她,你选择她当‘执剑之人’,的确是因为她本身的潜力和能量!”

  “又错了。”

  吕醉脸上,如爬山虎般,爬上了一道道黑纹,黑纹深处闪烁着一点点的光斑,仿佛他的大脑正处在一场无比辉煌的燃烧当中。

  他的声音低沉到不可捉摸,像是从九幽黄泉深处传来,需要过春风俯身过去,仔细聆听,才能勉强分辨,“丁铃铛并不是我选择的‘执剑之人’,她是铁帅周横刀的选择,我只是代死去的周道友,点化她一下而已。”

  “只有周横刀这样的赳赳武夫,才会喜欢丁铃铛这种传承者吧?我怎么可能欣赏这种一言不和就上蹿下跳的母猩猩!”

  “至于我心目中最理想的传承者……还用问吗?在‘隐星号’上时,我就说过了,当然是你啊,阿风!”

  过春风身形一僵,表情顿时变得无比古怪。

  吕醉喉咙里传来一阵“呼噜呼噜”之声,就像是周身经脉中的几条,甚至所有经脉都统统烧焦、断裂、粉碎,混合着血水,一起涌上喉咙口。

  过春风竭尽全力,才从杂音中拼凑出了他的话:“谁说只能有一个‘执剑之人’的?既然过去的‘爱国者组织’拥有两个首领,未来的‘爱国者阵线’当然也可以有两个!”

  “由我一手创造的‘爱国者组织’,是注定要毁灭的,连一点残渣都不应该留下,这一点从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对自己的同胞举起屠刀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

  “但我还是希望,它的精神内核能够传承下去。”

  “正因为要将它的精神内核传承下去,所以在表面上,新生的‘爱国者阵线’才更应该和旧的‘爱国者组织’彻底切割干净,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一定要正大光明,纯洁无暇,经得起最猛烈的阳光照射,才不会授人以柄,才能以崭新的面貌,堂堂正正登上未来的战场!”

  “这,就是我和丁铃铛说那番话的原因,至于效果,你也看到了,相信她的‘爱国者阵线’一定会打开一番全新的局面吧?”

  “但——”

  吕醉这个一世奸雄的生命列车正在滑向终点,以双眼为中心,他脸上的最后几道光芒飞快褪去,就像是逐渐化作了一尊惟妙惟肖的石雕。

  “但”字之后,停滞了很久,“石雕”深处才发出微弱的声音,“光靠丁铃铛一个人,或许是不够的,阿风,既然你深深爱着联邦,爱着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所有同胞,那就尽到自己联邦公民的责任,成为另一名‘执剑之人’,用你的方式去监督妖族,守护联邦吧!”

  过春风纠结到了极点。

  他原本已经将吕醉的灵种紧紧攥在掌心,但听到吕醉的这番话,却又不由自主地松开,犹豫了几秒钟,还是一咬牙,将灵种推了回去。

  “我……拒绝!”

  过春风声音沙哑,痛苦道,“老局长,你不知道,我不可能成为‘执剑之人’去监督妖族的!那将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还是另外选一个‘执剑之人’吧,我会帮你把灵种转交给他!”

  “呵呵……”

  吕醉石化的胸膛深处,发出了低沉的笑声或哭声,那对明明已经淹没在死亡泥沼中的双眼,却是最后一次绽放出了洞悉一切的锐利光芒,从内而外燃起黑色火焰的枯萎双手,轻轻捧起了灵种,再次推到过春风怀里。

  吕醉的目光逐渐变得柔和,看着自己用几十年时间精心培养起来的最优秀下属,就像是一个严父看着自己最优秀的孩子。

  他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用轻如鸿毛的声音道,“没事的,拿着吧,或许……我已经知道了呢?”

  最后一个“呢”字吐出的那口气,再没有被吸回去,吕醉的双眼重新沉入了深不可测的泥沼。

  这一次,再没有浮起来。

  那道神秘的微笑,永远残留在嘴角,吕醉的脑袋渐渐往一边撇去。

  和死不瞑目的周横刀不同,他的双眼很快就闭上了,好似迫不及待要去和冥府之中的老妻相会,只是双手交叉放在胸口,身形缩成一团,像是犯了错误的孩童,大约是吃不准自己在人间的所作所为,会不会遭到老妻的痛斥,甚至被老妻拒之于门外。

  只留下过春风一个人,以“嗔目结舌、惊骇欲绝、遍体生寒、五内如焚”的状态,抱着他渐渐冷却成一堆炉灰的身体发呆。

  过春风的脑域深处,瞬间响起了一万个雷霆!

  “他知道?他知道!他究竟知道什么,什么时候知道的啊!”

  无论如何,这个问题都不可能得到答案,注定要纠缠过春风整整一辈子了。

  原秘剑局局长,爱国者组织的缔造者、第一任和最后一任首领,联邦广场爆炸案和刺杀江海流议长一案的策划者,元婴期高阶修真者,不知是真是假的爱国者吕醉,终于燃尽生命,烧透神魂,彻底了断!

  白银堡之外,夕阳正在山脊之上做最后的挣扎。

  或许就像丁铃铛说的一样,随着吕醉之死,一个旧的时代正缓缓落下帷幕。

  属于新一代修真者和爱国者的新联邦时代,即将到来!

  ……

  三天后,天元界外围星域,一艘小小的星舰正朝花卫三飞去。

  花卫九是天元星系第五颗行星“花神星”的第九卫星,也是最小的一颗卫星。

  这里没有大气层和液态水,无法供普通人生存,资源也相当贫瘠,没有大规模开发的价值。

  又被花神星的波澜壮阔的超大星环所遮蔽,一般人极少知道它的存在。

  所以,是一处人迹罕至,极为清静的所在,连修真者到星海中进行强化真空修炼,都不会选择这里。

  比游艇大不了多少的星舰在花卫九表面缓缓降落,舰首之上,一个斗大的“李”字,在星海中熠熠生辉。

  事实上,这艘来自飞星界的小型星舰,原本就是超高性能的超豪华星海游艇,是飞星界的富豪阶层休闲度假时使用的。

  听说李耀回归天元界的消息,他在飞星界的“耀世集团”赶紧调拨了一艘最高级别的游艇过来,方便他在星海中的修炼。

  “哧……”

  星舰刚刚降落,就自动激发出了一道覆盖方圆一平方公里范围的灵能护盾,形成人造立场,开始往里面灌注氧气,营造模拟重力。

  李耀和丁铃铛身穿超薄芥子宇宙服飞了出来。

  他们都是资深修真者,就算没有氧气和重力,光靠“内呼吸”,在宇宙真空中也可以生存,甚至剧烈活动很久。

  三天前,吕醉燃尽生命而死,传给过春风的灵种中却是蕴含着“爱国者组织”的大量机密,包括一封镌刻着他神魂秘纹的******。

  在这些机密信息和******的帮助之下,爱国者组织的最后一点残余力量,终于土崩瓦解,整件事得到了圆满解决。

  李耀和丁铃铛终于能忙里偷闲,出来喘一口气,小小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了。(未完待续。)

  :。:

看过《修真四万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