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清自由皇后林香玉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蠢伎俩

第一百二十二章 蠢伎俩

  话说苏云在后宫甬道与愉嫔香玉再次巧遇,虽然苏云心中有点酸,五味杂陈,但是她已经完全地暗中疼爱香玉了,她们十几年的姐妹情,更加的自相信任,更加的患难与共。

  再说高贵妃高霁月,暗中无所不用其极地陷害诽谤威胁愉嫔香玉,但是看到自己不管怎么千方百计和费尽心机,愉嫔仍然顾盼神飞又生龙活虎,恼羞成怒的高霁月只有继续疯狂地发出噪音,干扰与破坏愉嫔正常的人生。

  嘉妃暗中对愉嫔香玉十分的知晓,知道愉嫔是她以后在后宫最大的后患,所以为了四阿哥永城,也为了她以后的荣华富贵,她必然要先未雨绸缪。

  高贵妃与嘉妃对愉嫔香玉暗暗的恐惧与担忧,让这两个日后的对手,又重新串通一气,她们要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地把愉嫔香玉推入皇宫的风口浪尖,让香玉迅速变成后宫的众矢之的,为了故意遮盖真相,并遮其丑行,高贵妃嘉妃竭尽全力地暗中掩盖与封锁宫内外的真相与现场,企图对愉嫔香玉进行漫山遍野的所谓立体攻击,让愉嫔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被攻击,只有她一个人被围攻,最后变成众矢之的。

  但是,不管高贵妃怎么鼎沸嘈杂,延禧宫仍然是淡定静谧,高贵妃的走狗与爪牙不管怎么辱骂愉嫔,也在后宫无济于事。

  今日,高贵妃高霁月还暗中发现,愉嫔香玉似乎与纯妃苏云已经公然的冰释前嫌了,这个恐怖的消息,让高贵妃高霁月大动肝火。

  再说在后宫传播谣言,日夜四处搬弄是非的高氏奴才,虽然已经制造出最逼真的假象,让延禧宫以为自己已经众叛亲离,山穷水尽,但是高霁月这些特别拙劣的诈骗伎俩,却仍然在聪颖过人的香玉心中,了如指掌又破绽百出。

  高霁月害怕愉嫔香玉的聪明与精明,害怕香玉已经对自己这特别拙劣的诡计彻底的洞悉,就在后宫索性威胁愉嫔,到处大声地叫嚣,要把愉嫔的延禧宫全部封杀,要毁掉愉嫔的文集,毁掉愉嫔的名誉,逼愉嫔与她的娘家走投无路。

  “香玉妹妹,高家是有权有势,高贵妃的阿玛高斌是翰林院大学士,虽然李绂已经被皇上撤职,但是肃亲王,康亲王,礼亲王,怡亲王等亲王,都暗中与高家串通一气,企图在朝廷恢复圣祖时的议政王大臣会议,所以我们现在完全不能与高家金佳氏,叶赫那拉家对峙。”延禧宫,纯妃苏云来到书房,语重心长地对香玉劝道。

  “苏云姐姐,高霁月故意把后宫的事,暗中牵连到了前朝的朋党斗争中,还到处传播谣言,说我暗中干预朝政,教唆皇上废黜议政王大臣,擢升汉人官员,这些皇亲国戚都暗中对本宫恨之入骨,后宫的妃嫔也都对本王心存芥蒂,所以苏云姐姐,我们是不能与高霁月对峙,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恐惧向高霁月金佳锦瑟等人乞求!”愉嫔香玉罥烟眉倒竖,那春山如黛,对苏云特别果毅地说道。

  “是,香玉妹妹,本宫也不会向这些在后宫每日搬弄是非,搞风搞雨的小人们屈服,但是香玉妹妹,你也要暗中防备,自己保护自己!”苏云凝视着香玉那清澈又神伤的明眸,十分温婉又十分温馨地劝香玉道。

  “嘉妃,我们一定要迅速把愉嫔这个不要脸的狐媚子逼死,搞死,若这个狐媚子还在延禧宫每天忍辱负重,和纯妃安太嫔宁贵人等人垂死挣扎,日后我们一定都是养虎遗患!”高贵妃高霁月在钟粹宫,一本正经地对嘉妃锦瑟说道。

  “贵妃娘娘,皇上宠爱愉嫔,虽然我们在外传播谣言,暗中收买喉舌,制造舆论,但是皇上不痛恨愉嫔,我们也无法扳倒这个狐媚子,这愉嫔在后宫这几年的势力,也是盘根错节,嫔妾左思右想,只有先砍断愉嫔香玉在后宫的左膀右臂,才能最后逼这个贱人穷途末路!”嘉妃锦瑟对高贵妃高霁月又出了一个更卑劣歹毒的坏点子。

  延禧宫,香玉觉得自己的耳边,好像有无数的敌人,在对自己嘲笑与诅咒。

  “主儿,高贵妃这个毒妇为了让我们每日惶惶不可终日,故意在后宫虚张声势,装神弄鬼,这几日拼了命给主儿找一些虚构的所谓仇敌,但是她的这种诡计,却在紫鹃的眼中,也是漏洞百出,所以主儿现在不用担心!”紫鹃见愉嫔香玉,抑郁寡欢,失神落魄,又凭栏空对窗,就意味深长,苦口婆心地劝慰香玉道。

  “紫鹃,连你也看出了破绽,本宫看这高霁月,真是自以为是!她这般的千方百计威胁骚扰我们,就是想把我们最终逼死,但是我已经十分清楚地看出,这个夜郎自大又自作聪明的高霁月,竟然在钟粹宫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外强中干的一个大草包,现在她仍然重复地用着猥琐还自相矛盾的诈骗伎俩,躲在阴暗处反复的威胁恐吓,骚扰破坏,本宫看她已经是黔驴技穷了,所以紫鹃,我们不用恐惧高霁月,但是要对那个嘉妃金佳锦瑟,有备无患!”愉嫔香玉眉尖若蹙,一脸的淡定与婉约,对紫鹃笑容可掬又推心置腹道。

  养心殿,弘毓正在专心致志又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地批阅奏折,现在的弘毓,已经继位了快六年,从昔日的气宇轩昂,风华正茂,变成了一名不苟言笑又沉默寡言,暗中工于心计的君王,现在,弘毓在养心殿,每日面对议政王大臣们故意的勾心斗角,面对后宫妃嫔与前朝八旗亲贵的沆瀣一气,他一直委曲求全,暗中忍辱负重,一边保护着愉嫔香玉,一边对前朝暗中狼子野心的皇亲国戚,进行统摄与控制。

  夜,皇宫冷风送爽,已经月上梢头,皓月当空,弘毓在总管太监李盛的搀扶下,一直背着手遛弯,突然悄无声息地,就到了延禧宫的书房。

  这时,正巧帘卷西风,弘毓看见眉尖若蹙,孤标傲世的愉嫔香玉,正在神采奕奕又怡然自得地看着自己的文集。

  弘毓不由得暗暗地噗嗤一笑,进了书房:“兰儿,又在看朕的文集?”

  愉嫔香玉故意白了弘毓一眼,弱眼横波,步到弘毓的面前,一脸的娇嗔:“臣妾这是第一次看皇上的文集。”

  “朕写的不好吗?兰儿你才第一次看?”弘毓含情目,凝视着香玉那十分清澈又特别可爱与亲切的明眸,欣然一笑道。

  “这书是才印出来的,但是嫔妾可以看出来,这些书全部是为嫔妾一个人写的,以后,如果嫔妾可以流芳百世,那一定要感谢皇上了!”香玉凝视着弘毓,不由得抿着嘴一笑。

  “兰儿,只有你,才能与朕弘在这个世间这么的默契!”弘毓忽然执着香玉的柔荑,含情目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香玉。

  “但是皇上,嫔妾却把刚写的诗烧了!”香玉瞥着那蜡烛下的信笺灰烬,粲然一笑道。

  “兰儿,你把诗烧了,这是为何?”弘毓惊讶地凝视着香玉询问道。

  “这个世间,那些幻影一样的名与利,真的对一个人那么的重要吗?皇上昔日做荣亲王时,不是也被小人嫉妒迫害,到处造谣说你的文章是偷盗的吗?但是这文章只要写出自己的初心与灵魂,不就成功了吗?为什么一定要到处流传呢?皇上,昔日那禅宗大师有一首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我冥思苦想,这人,只要高兴开心,一直坚持自我,自由自在就行了,人的人生又何必要这么争夺那些幻影又幻境无常的所谓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呢?”香玉罥烟眉颦蹙,一脸的豁然开朗,和宁静淡泊。

  “兰儿!”弘毓不由得泪眼迷离,情不自禁地把香玉又紧紧地搂进怀里。

  “这个贱人,又要在皇宫造反了!”钟粹宫,听说皇上昨晚一直在延禧宫,高贵妃高霁月气得大为光火,大动肝火又面色铁青。

  太监永禄与宫女梅香,迅速在后宫,进行了日夜的辱骂与报复,这群狗腿爪牙,已经全部疯狂了。

  长春宫,皇后富察宝卿趁高贵妃来寝宫请安,把高贵妃高霁月斥责了一顿。

  “霁月,这皇上在前朝,励精图治,殚精竭虑,我们这些妃嫔,在后宫唯一的责任,就是让皇上高兴和安心,让后宫太平,我们都是从皇上在潜邸时,就嫁给皇上的人,所以我们在这后宫,不但身份是最华贵的,这在后宫的责任也是最大的,而且我们在这皇宫的资历也最老,所以更应该在各宫姐妹的面前,能以身作则,所以霁月,你也知道,这皇宫的东西六宫最近不是很静谧,所以本宫请妹妹你,也要帮助本宫,在后宫顾大局,识大体!”富察宝卿语重心长又循循善诱地劝说高贵妃高霁月道。

  延禧宫,纯妃苏云带着三阿哥永璋,欢天喜地地来到寝宫,但是她正巧在那细帘子外,似乎朦朦胧胧地看见,皇上与愉嫔正缠绵徘恻,情投意合又莺声燕语。

  “额娘,皇阿玛喜欢愉嫔娘娘,不喜欢额娘了,我们回去吧!”三阿哥永璋已经在苏云身边站得不耐烦,拉了拉苏云那衣袂,小声对苏云说道。

  “永璋,你皇阿玛本来最喜欢的就是愉嫔娘娘,愉嫔娘娘是额娘的朋友,不是坏人,我们回永和宫,额娘给你喝茶,再让额娘与麝月姑姑给你做好吃的!”纯妃苏云虽然这时痛彻心扉,心中伤心,但是她仍然对永璋温柔地嘱咐了几句,拉着永璋的小手,黯然回到了永和宫。

  躲在阴暗处窥视的高霁月,看到了苏云的神伤与矛盾。

  “嘉妃,本宫今日也在延禧宫外看出了,纯妃好像与愉嫔仍然暗中心存芥蒂,但是本宫却不能挑拨她们姐妹反目,你给本宫想一个法子,能挑拨愉嫔与纯妃,皇上的关系,这次一定要对愉嫔与皇上的感情彻底釜底抽薪!”回到钟粹宫,高霁月秘密与嘉妃锦瑟,在寝宫秘密密谋,高霁月目视着嘉妃,双眉紧锁地问道。

  “贵妃娘娘,嫔妾现在只有一计,美人计,一定要让愉嫔怀疑皇上,然后有每日猜疑,暗中吃醋!”嘉妃对高霁月一脸的阴险道。

  次日,弘毓的身边,竟然多了一名掌案宫女,墨云叠鬓又面若桃花,腰如束素,弱眼横波,似乎有点像昔日的林香玉!

  “你叫什么名字?”弘毓不由得一脸和蔼地询问这名花季宫女道。

  “启禀皇上,奴婢姓富察氏,命唤荣儿。”那宫女特别窈窕地向弘毓欠身,轻启丹唇道。

  “富察氏?你与皇后同姓?”弘毓不由得喜不自胜,询问荣儿,那荣儿果然不但十分的伶牙俐齿,还特别的善解人意,弘毓大喜过望,喜出望外,命荣儿在养心殿帮助自己批阅与整理奏折。

  “主儿,大事不好,宫里到处有人传说,说皇上身边竟然一夜之间多了一名宫女,名叫荣儿,听说她不但知书达理,还善解人意,皇上十分喜悦,竟然今日任命荣儿为女官了!”延禧宫,紫鹃忧心如焚地进了书房,月悠打了细帘子,紫鹃跑到香玉的面前,战战兢兢地向香玉禀告道。

  愉嫔香玉手中的一本书,竟然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

  香玉有些害怕了,这几年她心里最担心的一件事,终于慢慢的成了现实!

  又来了一名与皇后同姓的宫女,而且她是韶华少女,自己却已经徐娘半老,弘毓会因为那名宫女年轻,而专宠她,最终真的对我香玉也始乱终弃吗?

  香玉不由得思绪万千,又心生涟漪。

  “主儿,昔日那琼花公主,也不是高贵妃的美人计吗?但是最后,琼花公主却成了主儿与皇上的义女,这次,奴婢想,皇上只是很赏识她的才华,不会对主儿始乱终弃的。”月悠温柔地劝慰香玉道。

  再说弘毓每次在乾清门辰时御门听政,或去养心殿,身边都跟着总管太监李盛与宫女荣儿,有几次,愉嫔香玉暗暗来到养心殿,看见弘毓的身边,果然是站着一名娉婷袅袅的宫女,不由得心中六神无主,像是又被打翻了一瓶醋,特别的酸。

  “哈哈哈,嘉妃,这次你推荐的荣儿,与皇后同姓,皇后不会对荣儿有什么十分的厌恶,而且这荣儿正是花季韶华,每日跟着皇上,我们再暗中派人传播谣言,那愉嫔一定暗暗吃醋,对这个荣儿切齿痛恨,只要我们顺利挑唆这愉嫔对荣儿暗中下毒手,我们就可以在这后宫名正言顺,顺理成章的攻击愉嫔,煽动各宫妃嫔,替天行道,搞死这个不要脸的妒妇!”看见皇上身边跟着宫女荣儿,又听到妃嫔们议论纷纷,交头接耳,高贵妃欣喜若狂,对身边的嘉妃金佳锦瑟赞不绝口道。

  “贵妃娘娘,这次我们一定要让愉嫔吃醋愤怒,若愉嫔被我们真的激怒,向荣儿下毒手,我们就能理直气壮又顺理成章地攻击陷害愉嫔!”嘉妃凤目一挑道。

  再说后宫,从今日的拂晓,到处有人议论纷纷,七嘴八舌,以讹传讹,说皇上今日要册封宫女荣儿为荣答应。

  香玉一个人弱柳扶风地靠在树边,暗暗地凝视着这些人的议论与对她的冷嘲热讽,不由得眼泪汪汪,暗中伤心欲绝又潸然泪下。

  “弘毓,你真的”愉嫔一个人,失神落魄,落落寡欢,回到了延禧宫。

  夜,愉嫔香玉现在才似乎如梦初醒,原来这世间最真挚又最纯的爱,竟然是这么的让人痛不欲生,心如刀割,她已经不知道,爱情真实的味道,是苦,还是甜?

  但是,现在她就算是险象环生,在后宫就步步惊心,她也要去拼死地爱,因为,这是她的憧憬和尊严,是她的自由和灵魂!

  愉嫔又在延禧宫,变成了一个珠泪滚滚的爱哭鬼,但是半个时辰后,她又觉得心里温暖,佳期如梦,柔情似水。

  因为,她又在弘毓那温暖的怀里,延禧宫,仍然暖意融融。

  延禧宫,愉嫔香玉嫣然一笑。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大清自由皇后林香玉》的书友还喜欢